猫小猫创作的未删节《和亲皇后》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作品
独资小说网
独资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独资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和亲皇后  作者:猫小猫 书号:42723  时间:2017-10-18  字数:5084 
上一章   第二百一十四章 禁术&隐瞒    下一章 ( →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术&隐瞒

  山间小路,马儿急急驰过,为首一人,一袭紧身黑衣,宽大的披风风猎猎作响,本就冷峻,俊美的脸上,细长的伤疤凭填了冷,双眸直视前方,一脸专注,早就身后一批人马远远甩下。

  就这么不顾一切地朝南方奔驰着,迫不及待去开始一场战争,等这一刻等太久太久了,似乎整个生命都是为它而活着的,知道那个女人偶然地闯入他单调的生命里,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然后,又再一次出乎意料地闯入,带着对另一个男人的心甘情愿。

  “少主,歇息一会儿吧。”追上来的是德公公,不再是太监的身份,而是贴身的侍卫,身后随行的大将皆是狄狨之人,南疆一切皆部署好了,就待他到达,挥剑举兵!各路援兵也多多少少有了动静,三后,便是大举迁移了。

  “加快速度,越快越好!”独孤影冷冷说罢,便是挥鞭疾驰而去了,身后众人见了,士气大震,亦是加快了速度,他们也等很久很久了…

  皇宫中,一切皆被控制住了,寒王亲自下了令,钟离朝臣皆以为是战前戒备,怎么会知道他们多年来忠于的寒王会是异族王子,没有多怀疑,只是默默守着皇城,等待着开战的消息传来。

  整个皇宫皆是安安静静。

  而晴明神殿这边却是热闹无比。

  众神教弟子皆外在祭坛之外,议论纷纷,谁都不敢上前。

  祭坛重要,祭台上,善柔直直地躺着,动都不敢动,双眸依旧是那夜的恐怖之,被吓地痴呆,几都没缓过神来。

  长老围城一圈,盘腿静坐,各个神色皆是凝重,其中一人回头扫了众弟子一眼,整个祭坛顿时安安静静了下来,谁都不敢在多吭声。

  百里瑄手里端着一清水,就立在善柔前方,隐隐猜测大祭司要动用术,却不敢多问,按照她的话做。

  气氛似乎一下子严肃了下来,只是,独孤明月仍是敲着二郎腿,一脸闲适地把玩着手中那把雕刻者古朴花纹的小尖刀,时而仰头看看天色。

  这时,容嬷嬷急急敢了过来,依旧恢复了真实的面容,是个柳目慈眉的老者。

  方才正要过来呢,就有婢女急急来报,皇后娘娘晕倒了,似乎又是那老毛病发作,亲自带了太医过去看了,熬了药伺候着喝了,这一回却似乎不是多严重,很快就恢复了体温,这会儿正昏睡着。

  “怎么去了那么久?那丫头哭闹了不成?”独孤明月不悦地问到。

  “哎呀,要是哭了闹了,我到也放心,就是不哭不闹的,什么都不说,你没瞧那双眸子,跟丢了魂似的,空地吓人!”容嬷嬷蹙着眉头,又继续道“又给病了,还以为是又发病了,幸好是受了凉,太医给看过了,这回正昏睡呢!”

  “你过去伺候着吧,那丫头轻功了得,别给出了什么差错!”独孤明月认真说到。

  “主子,你先前不是疼那丫头的吗?不待这么伤人的,少主要是知道了,回来肯定跟你急。”事情都给做了,容嬷嬷却还是劝着。

  “等他回来的时候,事实就是这样,寒羽利用了她,率兵攻打月国,然后我狄狨乘机报仇,最好是那小子回来了,亲自把萱丫头给救出来,和她从新开始,从此恩恩爱爱!这样就万事大吉了”独孤明月说得头头是道,只是眸中一丝哀伤掠过,隐隐一声,叹息,道:“这样,我也去得安心了。”

  “主子!你这是什么话!”容嬷嬷急了,扫了祭坛一眼,终是忍不住开了口“主子,少主再三待,不许你动用术,你若再犯,奴婢定是要差人报少主的!”

  “就是场祭祀,为影儿和狄狨祈福罢了。”独孤明月并不承认。

  “主子你少骗我,若是祈福,岂需以人为贡品!”容嬷嬷一脸认真。

  “你哪只眼睛见本司那她当贡品了?”独孤明月畔泛起了一丝冷笑,容嬷嬷立马警觉,只是,还未来得及退后,只觉得一阵晕眩,还未分辨清楚是什么药,整个人便直直朝独孤明月倾倒而来了。

  “来人啊,带下去!”独孤明月的声音骤冷,一旁婢女连搀扶走容嬷嬷,不敢多迟疑。

  一切有恢复了平静,只是,一旁众神教弟子皆是面面相觑,方才听的到了两个字。

  “术!”、

  大祭司要启用占卜术吗?

  这后果可是不得好死,冰雪神教里已经有数百年没有人敢提起过了。

  这并非占卜,而是以一副空皮囊召唤来世的生灵,告知未来之事,以这种方式,窃取了天机,定要遭天谴的!

  百里瑄的手突然抖了起来。

  术,若是术,若是天谴,她这个圣女亦是逃不了吧!

  所有人都胆战心惊了起来,今是十四,月快圆了,就明晚了。

  围坐着的长老仍旧是一脸肃然,口中开始念念有词,诵读着代代口传的古老语言。

  独孤明月仰头看天,缓缓闭上双眸,静静地等待,等待圆月升起。

  如果是忏悔,如何是赎罪,那么今夜她一次还个够。

  她要玉指一切,要影儿安然无恙,要狄狨顺利复兴、这样才是真正的救赎。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地过。

  独孤影离皇城越来越远,萱儿在榻上昏睡不醒,祭坛上,人人都在等着,就连善柔亦是望着已经黑下的天空,双眸的惊恐渐渐散去,意识终于有了一丝丝的恢复。

  顾不上察觉自己此时身在何处,青奴那幽怨的话再次在耳畔响起。

  “啊…”突然,一声大叫,打破了一片寂静。

  百里瑄蹙眉看她,眸中尽是厌恶,众子弟却早已盘坐了下来,如果长老们一样,一脸肃然,默默念着咒语,谁都没有理睬。

  独孤明月缓缓走了过来,畔噙着冷笑,冷冷道:“不急,你还能多活一,好好体验体验我冰雪神教的洗礼吧!”

  “你们想做什么!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要见皇上!”善柔想挣扎,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只能怒吼,刚刚恢复的双眸,又一下子布了惊恐之

  “明晚你就知道了。”独孤明月说罢,扫了众人一眼便转身朝大殿而去。

  只是,才入大殿,却见青奴急急而来,一脸墨黑的药,没有带面具。

  “谁准你入神殿的!”独孤明月骤然大怒。

  “主人,皇后娘娘出事了!”青奴眸里的泪早已落下,完全忘记了对这个主子的恐惧,和对这神殿的畏惧。

  “怎么回事?!”独孤明月骤然蹙眉。

  “皇后娘娘病发了,比上回还严重,谁都不让接近!”青奴急急解释,原本以为已经过去了,谁知不一会儿便又发作了,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只知道娘娘很痛苦。

  这话音还未落,独孤明月早已不见,青奴一愣,随即缓过神来急急追了出去,大祭司竟出了神殿!

  栖凤宫。

  卧房外,只见喜乐一人拼命地敲着门,这宫里也就留下了她一人了,其余的皆是狄狨的人。

  “皇后娘娘,你开门呀,你到底怎么了!?”

  已经不知道叫喊了多久,只有屋内传来的噼里啪啦打碎东西的声音,门依旧紧紧关着。

  “皇后娘娘,小札回来了!你快开门看看啊,皇后娘娘!”喜乐已经是用骗的了,只是依旧没用,方才被皇后狠狠推了出来,从来就没见过她那么铁青的脸色,亦从来就没触碰到过那么冰冷的手,仿佛能冻伤人一般。

  突然,声音停止了。

  依稀可见里头那单薄的身影缓缓而来。

  喜乐不敢吭声,双手按在门上,心都提到了嗓门口。

  “喜乐…”紫萱终于说话了,只是声音里的无力,很轻很轻。

  “我在,娘娘,你先开门好不好,你到底怎么了!?”喜乐急急问到,声音亦不敢太大,仿佛怕惊了主子一般

  “喜乐…小札不回来了…我去找他,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紫萱整个人都依靠在了门外,发丝凌乱,衣裳残破,处处有抓伤的痕迹,一室的摆设破碎了一地,这么熟悉的情景,幸好幸好,门外站着的不是母后。

  可是,她好想母后啊!

  “娘娘,你别说傻话,你到底怎么了嘛!”喜乐急得直跺脚,小手猛拍着门,心中那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喜乐…别闹…我就是生病了…没事了,你和我讲讲你同乐铭怎么认识的吧,主子想听。”紫萱虚弱的声音里透着了哭腔来。

  “主子你先开门,我就讲,我什么都讲!”喜乐一袭,连忙说到。

  然而,屋内却再没有任何声音。

  “皇后娘娘!”喜乐大惊。

  而这时独孤明月早已幻化成刘嬷嬷的容颜,蹙着眉快走走了过来,只是,喜乐见了她却是一脸愤怒,狠狠将她推开,独孤明月毫无防备,冷不防跌后了几脚。

  “你走开,都是你,都是你们,皇后娘娘到底哪里不好了,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欺骗她,都要害她,你们知不知道小札出天牢后,她就没有一天不偷偷哭的!这后宫里统统都是坏人!她就不该喜欢皇上,就不该和亲到钟离来!”喜乐大哭了起来,不看刘嬷嬷,而是看着窗上那单薄的人影缓缓倾倒,眼泪直,控制不住。

  独孤明月缓过神来,骤然大惊,直直一掌破门而入。

  只见一室犹如经历了一场恶战一般,没有一样东西的完整的,墙上,丝白的垂帘上,到处可见五指划过的血迹。

  而紫萱就这么静静地躺在凌乱的白纱中,小脸毫无一丝血畔噙着一丝血迹,一身是道道见血的伤痕,五指皆被抓破,整个人犹如一触即碎一般,脆弱无比。

  独孤明月正要将她抱起,却突然条件反一般缩回了手去,竟是那么冰凉,犹如寒冰一般。

  而喜乐在一旁,却是怯了,直直地盯着紫萱看,控制不住想去探她的鼻息。

  “不可能!”独孤明月狠狠地拍开了她的手便是一把将紫萱抱了起来。

  影儿待给她的,不论出了什么事,都要等他回来!

  “还愣着做什么?去烧热水来!”独孤明月厉声呵斥,抱着紫萱往榻上去,又急急亲手点燃了屋内所有的暖炉。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这丫头定是瞒下什么病情的!

  似乎身子不似方才那么冰冷了,替她掖好了被褥,这才蹙眉认真把起脉来,只是,即便再认真再用心,皆是探不出任何异样来。

  到底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药物控制了,超乎了她的医术。

  喜乐很快便把热水端上来了,独孤明月亲自喂着喝了几口,然而,紫萱竟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似乎连手都温暖了。

  一老一少就这么挨着沿看着她,安安静静的,喜乐也不闹了,静静地替紫萱拭去畔的血迹。

  “方才也是这样吗?好了又复发?”独孤明月问到。

  “刘嬷嬷,给皇上报个信吧,喜乐求你了!”喜乐说着便是跪了下来,她不管什么大战什么朝政,只知道自己生病的时候最想要乐铭陪着了,娘娘那么喜欢皇上,无论如何,病得那么重,一定也这么想的吧。

  独孤明月手一僵,迟疑了须臾,却缓缓起身来,道:“皇上亲征,岂容打扰,公主是人质,你好生伺候着,若再出什么事马上来报!”

  说罢急急便走,似乎不想再听喜乐任何劝说一般,自己心里亦是隐隐不安,有股不详的预感,过了明夜,还是让几个长老一起过来看看吧!这丫头显然隐瞒着什么!

  独孤明月走后,青奴才敢进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方才有那么大的胆子到晴明神殿去,那儿的教徒恨不得把她生活剥了。

  “青奴姐,你快坐着吧,别白费了娘娘一片苦心!”喜乐连忙拉着她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检查她脸上的药。

  “喜乐,你说娘娘这到底是什么?”青奴淡淡地开了口,视线一直停在紫萱脸上。

  “病了,一定是一直瞒着的病,从没见过这样的!”喜乐说着又轻轻泣了起来,拉着紫萱的手,小心翼翼地替她擦着血迹,十指头皆是磨破的伤口,到底承受了什么呀!

  “小札一定知道的吧。”青奴喃喃自语,小札那恐惧的眼色再次浮现在脑海里。
上一章   和亲皇后   下一章 ( → )
九岁小妖后2皇后刘黑胖错嫁冷姬:抢恶女扑郎:王情错深宫玉颜鸩赋锦绣明珠宁为下堂妃绝品贵妻鬼婚蜜宠:病
猫小猫创作的未删节版《和亲皇后》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小说,本站提供和亲皇后未删节免费全文阅读,和亲皇后最新章节第二百一十四章术&隐瞒尽在独资小说网。和亲皇后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和亲皇后》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