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柏生创作的未删节《虎过山冈》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作品
独资小说网
独资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独资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虎过山冈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19  时间:2019-9-9  字数:15835 
上一章   第十二章 骗得一身傲世功    下一章 ( → )
  黄昏时分,封条一返西湖庄院附近,便发现慈母在庄院右前方一带散步,他立即上前低声道:“娘辛苦啦!”

  “你怎回来如此早?”

  “返庄再叙吧?”

  “好呀!”

  二人便联袂离去。

  不久,二人一入庄,便见封柳正在厨内炊膳,封条摘下面具道:“爹也下厨啦!辛苦矣!”

  封柳含笑道:“一切顺利吧?”

  “是的!孩儿有不少事禀报哩!”

  “逐条报吧!不过,免报金槌帮那一段!”

  “好!孩儿就先报告入大内之事吧!”

  他便轻声叙述着。

  封柳含笑道:“吾另作代吧!”

  封条便续述着。

  当他道完会见皇上之经过后,封柳便笑道:“有否被皇上吓到?”

  “没有!不过,湘妃母女神色连变哩!”

  “当然!皇上杀儆猴矣!”

  “爹认为皇上利用孩儿向湘妃母女施威乎?”

  “正是!汝出宫就沿山区赶返此啦!”

  “不!孩儿被前古家堡之二位管事率人拦住!”

  封条便叙述会见霍天兄弟之经过。

  封柳不由哈哈笑道:“时候到啦!汝同意了吧?”

  “是的!孩儿已把九公主所赠之—百万两黄金交给他们!”

  “很好!此乃吾之主要目标,云烟二女已获赦,吾二人也可以公开现身啦!汝目前尚须办最后一件事!”

  封条问道:“让二女知道孩儿之身世吧?”

  “是的!技巧些!知道吗?”

  “知道!近必可搞定!”

  雪红低声道:“多灌些汤吧!”

  封柳笑道:“听汝娘的话,准没错!”

  “是!”“去吧!祝汝顺利!”

  “谢谢爹娘!”

  封条欣然行礼离去啦!

  不久,他刚掠入庄,便见二女抱子由厅内出来。

  他暗感诧异,却立即含笑前及搂着她们。

  他们一入厅,古云烟便低声道:“:方才那人是谁?”

  “汝瞧见我回来啦?”

  “我凑巧瞧见!那人在这段时经常在这附近出现哩!”

  “我托他代为照顾你们!”

  “果真不出我们所料!”

  “一切安好吧?”

  “是的!哥入大内啦?”

  “是的!皇上已赦免你们,公文近便可昭告天下!”

  二女不由大喜!

  封条问道:“尚未炊膳吧?”

  “嗯!”“我去买回酒菜,我们好好庆祝一番!”

  “好呀!”

  封条放妥包袱,立即离去。

  不久,他一到楼外楼,便见它已经关门大吉,他便进入另一家酒楼买妥丰盛的酒菜。

  他拎食盒一返庄,便与二女取用着。

  二婴已睡,二女便欣然陪他饮酒。

  封条有心拢络二女,便频频陪她们取用酒菜。

  膳后,他立即道出霍天已在建堡之事。

  二女不由大喜啦!

  他搂着她们编织美好的未来啦!

  古云烟道:“哥若缺资金,我们…”

  “谢谢!我先前由黑道人物手中挖出不少,目前皆以化名存于官方银庄内,我可以放手经营堡务啦!”

  “哥真是高瞻远瞩!”

  他印上她的右颊道:“好甜的嘴呀!”

  她不由羞喜一笑。

  封条便搂她起身。

  她欣然依偎跟去啦!

  古云彩便返房照顾二婴啦!

  封条一返房,便热吻着她。

  亢奋的芳心使她也报以热吻。

  不久,二人微的分开,便各自宽衣。

  二人一上榻,他便挥戈叩关。

  关内早已一片汪洋大海,他轻易的长驱直入啦!

  两人已甚久未曾合体,便尽情玩着。

  往,她舒畅的呻着。

  他决心让她美,便续攻不已!

  又过了一阵子,她汗出如雨的茫酥酥啦!

  他又冲不久,便注入甘泉。

  “哥…妙哉!”

  “妹!你更美啦!”

  二人又搂吻啦!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步入梦乡。

  翌上午,封条陪她们叙到二婴酣睡,他便牵古云彩返房,她二话不说的立即送上热吻。

  热情奔放的她边吻边宽衣啦!

  封条亦欣然配合啦!

  不久,二人已成原始人。

  她一上榻,便趴在他的身上道:“想煞我也!”

  她一下小条便套顶不已!

  他轻抚体道:“真美!”

  她乐乎乎的畅玩啦!

  良久之后,她方始微的让位。

  封条一上马便横冲直撞着。

  她舒畅的唉叫啦!

  她热情的战啦!

  隆隆炮声回不已啦!

  此时的封柳正牵着雪红由封条的庄前步过,只听他低声道:“昔年,我曾向她提过汝!”

  雪红嗔道:“你为何没向我提过她?”

  “我暗示我将娶汝呀?”

  “鬼话!你分明较疼她!”

  “冤枉!别吃飞醋嘛!”

  “讨厌!汝若遇上她,会死灰复燃吗?”

  “要命!你不知他的老公是谁呀!”

  她不由捂嘴一笑!

  不久,两人已泛舟游湖啦!

  封条却一直将古云彩轰得死去活来及口胡言。

  他方始收兵,立见她长叹口气道:“妙哉!”

  二人便热情温存着。

  口口口口口口黄昏时分,一轮圆月迫不急待的便前来接班,封条率着二位娇以原貌抱子在湖畔酒楼用膳着。

  她们边用膳边赏夕阳,神情一片怡然。

  夕阳乍逝,明便绽放光芒。

  封条结过帐便偕二雇舟泛湖赏月。

  不久,游湖的人渐多,他们便泊舟于湖心叙及赏月。

  良久之后,他们一见二子将醒,他便泛舟泊岸。

  没多久,他们已欣然泛舟。

  二女未待爱子哭啼,便喂更衣啦!

  封条则返房沐浴更衣。

  良久之后,二婴续睡,封条便陪二女在厅中品茗叙。

  半个多时辰后,封条渐转话题,终于,他含笑道:“我该道出身世啦!”

  二女便含笑注视他。

  “我叫封条,是封柳之子。”

  二女只怔一下,并无异状哩!

  古云烟含笑道:“我幼时曾听过爹的传闻!”

  封条含笑道:“风不下吧?”

  “是的!”

  “其实,爹透过多处院名收集江湖动态!”

  二女又怔啦!

  封条含笑道:“爹掌握江湖动态后,趁隙劫为富不仁富者之财,再暗中分赠给各地贫户哩!”

  古云彩道:“爹真伟大!大家误会他啦!”

  古云烟点头道:“是的!爹好似甚久没有消息吧?”

  “是的!他在我出世前便遭人毁功及毁容!”

  古云彩啊道:“谁如此狠呢?”

  “令尊大人!”

  二女神色大变啦!

  封条便道出古追陷害封柳之经过。

  二女脸色红白不定的低头啦!

  封条搂她们入怀道:“以令尊的为人,令堂生前必然也不知此事,所以,我不会责怪你们,家父母亦接纳你们!”

  古云彩轻泣道:“此事当真?”

  “我不必骗你们!”

  古云烟咽声道:“我羞惭莫名!”

  古云彩哭道:“我何颜见你呢?”

  封条轻吻上她们的双道:“我从入堡起,便无意把上代的恩怨延伸下来,我更无意利用你们复仇!”

  古云烟点头道:“谢谢!”

  古云彩哭道:“爹娘一直在暗护我们吧?”

  “是的!”

  “我真惭愧呀!”

  她不由泪下如雨。

  封条劝道:“别如此!往事已逝,我们忘了它吧!”

  二女便低头拭泪。

  不久,古云烟道:“先祖生前曾以我的名义存一批黄金于银庄,我愿意以它略赎他们之罪过!”

  “你留着吧!”

  “不!它正可供建堡,更可令我心安些!”

  “好吧!你们别如此!我会难受哩!”

  二女便强装笑颜。

  封条又安慰她们一阵子,她们便去照顾爱子。

  封条松口气的返房运功着。

  不久,二女低声商议啦!

  翌上午,封条陪她们抱子前去拜访封柳夫妇,雪红—开门,便欣然抱过一婴道:“入厅再叙吧!”

  二女便低头跟入。

  封条关妥门便随后而入。

  封条乍见妥门便随后而入。

  封条乍见她们,便含笑端坐着。

  二女一走到封柳目前便下跪叩头致歉。

  封柳含笑道:“此事与汝等无关,汝父已遭报应,就此揭过吧!”

  二女便叩谢起身。

  雪红将怀中婴儿交给封柳,便抱过一婴。

  他们终于抱到孙子啦!

  封条便招呼二女入座。

  不久,封柳含笑道:“条儿!烟儿二人后若再生子,择一姓古吧!”

  “是!”二女感动的含泪致谢啦!

  封柳的气度深深感动她们啦!

  良久之后,封柳便赴酒楼买回酒菜。

  他们一家正式庆团圆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封条三人方始抱子返庄。

  他们又叙一阵子,方始返房沐浴更衣。

  不久,封条牵古云烟一返房,她便献上热吻。

  “哥!谢谢你们的包容,你们真伟大!”

  “自己人呀!对不对?”

  “嗯!”二人再度热吻啦!

  衣衫纷纷被驱逐出境啦!

  不久,她主动上马套顶着。

  “烟妹!为古家添一子吧!”

  “好!”她卖力的顶啦!

  他欣然把玩波霸双啦!

  良久之后,她娇的趴在榻上啦!

  封条欣然进攻啦!

  她热情的摆啦!

  往,她足的呻着。

  他又冲刺一阵子,方始舒畅的送入纪念品。

  二人绵温存着。

  此时的古追再度在前悟招,他由于上次被翠翠挤掉二成的功力,他虽猛蛇血,今天仍然落败哩!

  他自忖并无进步哩!

  他恨透翠翠啦!

  翠翠却一丝不挂的仰躺在不远处候他哩!

  他不甩的迳自悟招着。

  翠翠又候不久,倏地以双掌朝自己的脸部一阵轻,只见她的那张丑脸逐渐随薄膜消失啦!

  代之而起的是一张美脸蛋哩!

  她含着媚笑默默望向古追啦!

  没多久,古追在练招时乍瞥见她,不由一怔!

  他乍收招,她更挤出媚笑啦!

  “你…你是…”

  “好人儿!来嘛!”

  “啊!翠翠!是你!”

  “深感意外吧!格格!”

  笑中,她的双抖颤不已啦!

  她轻轻旋态更足啦!

  古追当场口干舌躁!

  不过,他立即望向他处及练招着。

  “好人儿!你上次吩咐的事有眉目啦!”

  古追一抛剑,立即掠到她的身旁。

  她便张臂闭目仰躺着。

  他会意的立即搂吻她。

  她死命的搂着。

  她贪婪的吻着!

  良久之后,她才呼呼的松

  他忙附耳道:“真的有眉目啦?”

  “我想到一招移花接木啦!”

  “移花接木?”

  “对!我明天陪他时伺机光他的功力,再送给你,如何?”

  “行得通吗?”

  “当然行!不过,你可别机害我!”

  他吻上双颊道:“大美人!我舍得吗?”

  “讨厌!”

  “翠翠!我先谢啦!”

  “讨厌!方才还不理人家哩!?

  “抱歉!我急于悟招呀!”

  “讨厌!先让人家乐一下吧!”

  “遵命!”

  他一翻身便闯入妙处。

  他挥戈猛冲啦!

  他卖力的侍候她啦!

  她笑的扭着。

  她愉快的享受着。

  半个多时辰后,他抖颤连连啦!

  为搏她的心,他咬牙续冲着。

  她贪婪的狂顶不已!

  不久,他咬叫连连的注入甘泉啦!

  她又顶一阵子,方始满意的安份下来。

  他不但暗暗叫苦道:“妈的!吾至少又耗损一成功力啦!”

  不过,他仍然抚背灌着汤。

  翠翠终于陶醉啦!

  她欣然端来酒菜陪他取用着。

  半个时辰后,她欣然端走餐具啦!

  他在河内净妥身,便再入蛇窟喝蛇血啦!

  翌晌午时分,翠翠侍候花尊用膳,酒过三杯之后,他轻她的右道:“汝怎会恢复原先的容貌呢?”

  “人家昨双十年华呀!”

  “喔!汝之誓约期啦!”

  “是呀!您喜欢吗?”

  “喜欢!不过,你怎会有夭寿相呢?”

  他便轻抚她的人中。

  翠翠急问道:“我有夭寿相呀!”

  “嘿嘿!逗你的啦!”

  “讨厌!”

  她一发嗲,便掀袍一头栽进他的间。

  她含住老,便连连!

  花尊受用的卸袍,便仰躺着。

  她便专心晶箫啦!

  不久,老已火力十足啦!

  她一入它,便套顶旋不已!

  “嘿嘿!宝贝!汝今天真够劲哩!”

  “格格!包你啦!”

  她卖力的侍候他啦!

  良久之后,她方始呼呼的仰躺着。

  花尊扛起粉腿猛顶啦!

  她叫不已啦!

  她抛不已啦!

  花尊冲刺更急啦!

  过了良久,翠翠悄悄扣出右手食指中之灰色药粉,她趁花尊转身另玩花招时,便把灰粉送入口中。

  她便趴地合花尊的冲刺啦!

  又过了一阵子,花尊改玩童子拜观音啦!

  她已将灰粉润成唾,只见她一吻上他便探舌连扫,一口口唾便由花尊笑呵呵的咽入口中啦!

  不久,花尊全身一畅,便—阵颤抖!

  他猛顶啦!

  她轻搭他的促及左肩啦!

  当老注出甘泉时,她的双掌使使劲一拧。

  花尊一阵酥麻,甘泉便不已!

  他骇然挣扎啦!

  翠翠立即扣住他的麻及吻住他。

  花尊挣无力,甘泉却加速出!

  不久,他的最后一滴功力已被榨光啦!

  她只觉全身,立即抛尸叫道:“‘好人儿!来呀!”

  人影一闪,古追已疾掠而入。

  “快躺下!”

  他迫不及待的仰躺着。

  她捏小追数下,它便立正啦!

  她张腿入它道:“准备运功!”

  “好!”他气不久,功力已可运转。

  一股股热注入他的下体啦!

  他欣然运功着。

  不久,他的各处经脉空前啦!

  耗功而亡的花尊却不甘的七孔溢血不已哩!

  翠翠乍见此景,不由啊叫抬头。

  他却迅即吻上她及接卜她的“促

  她骇然挣扎着。

  她的功力迅即光啦!

  她终在短暂时间内遭到恶报啦!

  他一脚踢开她,便盘坐运功。

  他的全身僻骼毕剥连响啦!

  他的全身汗下如雨啦!

  功行三周天之后,他只觉—阵急,小追赫然已经立正,他口气,匆匆抱着翠翠尸体猛顶啦!

  不久,翠翠七孔溢血啦!

  古追虽骇,焰却更烈啦!

  他疯狂发良久,方始退火哩!

  他乍见翠翠脸的血,便匆匆起身。

  不久,他将二具尸体抛入蛇坑啦!

  他匆匆返内,便展开搜索着。

  不久,他由地下搜出二箱金银啦!

  他又搜出一件宽袍,便套上身。

  不久,他托两箱金银掠到河边啦!

  他—袍,便入河沐浴。

  暴增的功力使他大喜啦!

  不久,他托二箱金银飞掠向山下啦!

  刹那间,他已穿过云雾区,他立即瞧见不少苗女在远处山边唱歌采茶,他口气,便掠向别处。

  黄昏时分,他已进入云贵交接处,他把金银暂埋地下,便持二锭黄金掠去,不久,他已低头进入估衣铺。

  店家乍见发的他,不由骇诧!

  他放—块元宝在柜上,便沉声道:“三套!”

  “是!请稍候!”

  不久,店家已递出一个包袱及一把大小银块啦!

  他只取走二二块银及包袱,便迅速离去。

  不久,他—返林,便袍整装。

  店家颇有眼光,他穿妥内外衣及布靴后,居然颇合身,他满意的以指代剪,便迅速剪掉长发。

  不久,他拎包袱前往客栈投宿啦!

  他先吃一顿,再出去雇人剪发啦!

  他由镜中瞧见双颊之大疤痕,不由暗恨!

  他整妥颜面,便留下—锭银子离去。

  他顺便买四条大巾,便前往林中。

  他久,他已拎四包金银返房。

  他仔细清点后,便开始运功。

  功力乍转,小追便蠢蠢动!

  他忙收功忖道:“人以媚药出老鬼的功力,吾再入她们的功力,吾之体中一定余毒未尽也!”

  他思忖不久,便召来小二询问着。

  不久,他进入私娼寮楼一名土娼发着。

  良久之后,他,便留下一锭白银离去。

  土娼乐歪啦!

  古追返房再运功,小追居然又蠢蠢动哩!

  他火大的收功歇息啦!

  翌—大早,他便拎金银赴银庄兑换妥银票。

  他买顶白帽搭车北上啦!

  口口口口口口风和丽,封柳陪双亲及二位爱抱二子终于抵达武昌城,不久,他们已经抵达曹金成的庄院前。

  门房乍见古氏双姝,便大喜的行礼着。

  另一人便匆匆掠入报讯!

  不久,曹山泉一马当先的掠来啦!

  古氏双姝唤句舅舅便掉泪!

  曹山泉双目一红道:“他们是…”

  古云烟便介绍封柳。

  曹山泉乍见封柳,不由大诧。

  封柳含笑道:“曹兄尚记得濮一会否?”

  “啊!果真是您!”

  “不错!咱们已是亲戚啦!”

  “是的!”

  “吾介绍内人及小犬吧!”

  他便一一介绍着。

  曹山泉乍听封条,便欣然注视着。

  立见曹氏陪曹金城夫妇快步行来。

  曹山泉便前简述着。

  曹金城乍听封柳,便含笑来拱手道:“恭大善人!”

  “不敢当!打扰矣!”

  “客气矣!烟儿二人全仗汝照顾矣!”

  “谁不疼自己的媳妇呢?”

  “呵呵!说得好!请!”

  气氛倏转,众人便鱼惯入内。

  曹金城一入座,便问道:“封亲家这些年来在何处逍遥?”

  封柳摸脸道:“见不得人也!”

  “可是,敝帮弟子仍由贫户口中获悉汝之善行哩!”

  封柳含笑道:“内及小犬助吾行事!”

  雪红便与封条欠身致意。

  曹金城含笑点头道:“好一批大善士!”

  封柳含笑道:“不敢当!”

  “江湖人昔年对亲家百般误解,亲家却默默行善,佩服!”

  “不敢当!此乃先父遗示,在下勉力尊行矣!”

  “府上真是仁善传家呀!”

  “不敢当!帮主为大局忍辱负重,更令人佩服!”

  “吾声威俱坠矣!”

  曹山泉岔开话题问道:“封亲家昔年遭何人所害?”

  封柳苦笑道:“令妹婿!”

  “什…什么?”

  曹金城全身大震失声道:“当真?”

  封柳便道出受害及遭囚之经过。

  曹金城双眼泛泪的喃喃自语道:“吾错矣!”

  他暗悔昔年暗助古追逃逸啦!

  曹山泉也难过的低下头。

  古氏姐妹忙下跪代父认罪。

  曹金城摇头道:“此事与汝等无关,起来!”

  “是!”二女便低头入座。

  曹金城道:“亲家气度恢宏,佩服!”

  封柳含笑道:“吾不愿冤冤相报!”

  “的确!吾可否请教令郎几件事?”

  “请!”

  曹金城望向封条道:“汝助官方灭金槌帮啦?”

  “是的!”

  “汝正在城北建堡?”

  “是的!”

  “汝正在号召前古家堡人员?”

  “是的!”

  “汝为何要如此做?”

  “除恶!金槌帮聚众为恶,该除!现今尚有不少黑道恶势力,该除!所以,在下建堡及号召群英。”

  曹金城问道:“此举非出自大内之意吧?”

  “非也!在下婉拒大内高官矣!”

  “可是,汝建堡之金来自大内哩!

  “是的!它是大内所赐!”

  “汝当真与大内无瓜葛?”

  “是的!”

  “好!吾家大小皆投效贵堡矣!”

  “太好啦!外公可以领导大家矣!”

  “汝认吾这位不成材的外公呀?”

  “外公曾是堂堂丐帮帮主,岂是不成材呢?”

  “呵呵!汝父子皆有一哼长甜嘴,呵呵!”

  封柳含笑道:“条儿!汝仍暂任堡主,吾等居客聊地位吧!”

  “是!”曹金城含笑道:“霍家兄弟精明能干,目前已召集五千余人,新堡外壳已构成,目前正在整建内部哩!”

  封柳点头道:“快的!去参观一番吧!”

  曹金城吩咐备车不久,二车已运走曹金城父子及封柳父子。

  他们驰出北门不久,便遥见林内远处之檐角,不久,他们沿官道折入临时道路,果见大批人在内外忙碌着。

  封条一下车,便听见:“堡主来啦!”之喊声。

  封条低声道:“条儿!先去致意一番!”

  封条便快步入内。

  人影连闪之中,大批人已由各地掠来,封条遍视众人,不由感动的连连拱手道:“委屈大家矣!辛苦大家矣!”

  原来,这批人原先在古家堡只是纳福及练武,如今每人皆是布衣的干活,封条怎能为之感动呢?

  其实,这批人甘心如此做!

  因为,狄九上次他们投效时,得他们到处躲避,如今,狄九—死,他们为了自保,只有团结在一起打拼啦!

  众人立即拱手行礼着。

  封条感激的一一上前握手致意。

  良久之后,他方始介绍曹金城父子及封柳。

  众人乍见封柳,不少人为之神色一变!

  曹金城立即道出封柳不计毁谤,默默行事之经过。

  群豪释怀啦!

  立见雪红及曹氏率大批丐帮弟子送来点心及水果,封条便召集群豪及工人们——起取用着。

  良久之后,曹金城道:“各位今后移居丐帮客房吧!”

  群豪欣然点头啦!

  不久,二千余名丐帮弟子率三千余人前来协助,一万余人在内外各处同时干活,每个人干得更起劲啦!

  曹金城则与封柳及霍天兄弟边瞧各处边商量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曹金城邀来附近地主商量着。

  不出半个时辰,每位地主欣然出售土地啦!

  他们欣然取走银票啦!

  翌起,二万余名贫户青年跟着三于余名师傅开始伐林整地啦!

  因为,封柳决定在群英堡的左右及后方各建一副堡啦!

  因为,他要此四堡在后可以同时接待五万名宾客啦!

  不出十天,封柳便在城内买妥二百家店面,他除留下原先的工作人员,他更改店名为群英,更改采薄利多销的经营方式。

  他以此二百家店面的收入来维持群英堡后的开销啦!

  此外,他投资六十万两支持丐帮成立车行及船行,丐帮弟子正式由陆路及水路展开运客及运货的生意啦!

  封柳专心开疆辟土般忙碌着。

  封条则每与曹金城及丐帮三位长老拆招。

  双方每拆招及研究不已啦!

  双方的修为更进啦!

  不到一个月,便又有四千余名前古家堡高手陆续归队啦!

  不过,各派因怀疑封条的官方色彩而作壁上观。

  更有不少帮派不屑封柳之昔年作风而排斥群英堡。

  各地黑道帮派则暗中串连,俾因应群英堡的成立。

  此时的古追正躲在宜兴北方林中练剑哩!

  他已经自密道挖出七星剑,他自昨天练起,便发现修为至少增加一倍,他欣喜的一再练招啦!

  不过,最令他困惑的是,他每次运功便会有强烈的焰,他为了运功,他开始偷劫私娼在旁备用啦!

  他一直运功到忍受不了,方始搂私娼

  经此一来,他每天只能集中在某段时间运功,运功后便后再运功,他真是暗恼之至!

  他每掳一名私娼,便三天。

  三天后,他杀女灭尸,便移到别处依样画葫芦。

  如今,他的威力虽已增一倍,他明白招式若进——步合花尊的功力,威力例可再增,所以,他继续潜练着。

  第六天晚上,他潜入南昌城,便张望向四周。

  不久,他已接近五雷帮总舵主,因为,他昔年落荒而逃时,曾遭五雷帮人员之截杀,他非报此仇不可!

  一向耍帅的他便以黑巾蒙面。

  他存心试验自己的修为,所以,他直接砍杀巡夜人员。

  他只出三招,便宰三人,他满意的掠墙而入。

  惨叫声,迅即引来六人。

  那六人刚瞧见寒光,便有二人被砍成二段。

  古追闪身疾砍,迅即宰掉那四人。

  立即有一批暗器疾而来。

  古追旋剑画圈,便来那些暗器。

  他振剑——扫,那些暗器已飞向掠近之人群。

  惊呼声中,便有八人挨暗器。

  古追趁掠前大开杀戒着。

  叱喝声中,大批人已经团团围住古追。

  古追便似虎入羊群般砍杀着。

  犀利的七星剑猛削断兵刃及肢体。

  幻眼的光芒使接招之人心慌意

  寒光疾卷之下,四周已是惨叫连连!

  五雷帮帮主五雷手秦天在厅前瞧不久,便低声吩咐着。

  不久,三位堂主率大批人员赶到四周。

  叱喝声中,近千人喊杀的推挤而来。

  内围人墙不由自主的挤涌向古追。

  古追挥剑猛砍及挥掌猛劈啦!

  刹那间,他已宰掉六十余人,不过,他的左臂也挂彩啦!

  要命的是尸体及其他的人不停的被推向古追,古追除了猛砍狠劈之外,仍然是不停的猛砍狠劈着。

  惨叫声响个不停啦!

  古追的身上硬被添不少的伤口啦!

  只见他厉吼一声,便猛冲向正前方。

  五雷手立即下令堵杀啦!

  在外待命的人迅即涌去。

  古追便似钻土机般猛冲向前方。

  人墙则不停的推堵而来。

  这是一场典型的人海战术,双方全凭一口戾气互冲着,惨叫声及隆隆声音顿时震破深夜的寂静。

  不到半个盏茶时间,五雷帮便被古追宰掉八百余人,他们瞎猫碰死耗子般在古追的身上留下六处伤口。

  戾气暴发的古追厉吼连连啦!

  长期蛇血的他已经心大变的嗜杀啦!

  倏见他似利锥般乍宰掉十二人,便冲出重围,五雷手刚吼句拦住他,古追已经掠近二十余丈啦!

  五雷手身前的护卫门硬着间皮挥剑击啦!

  古追的是尖朝地面一沾,便加速掠去。

  寒光及掌劲更是先行报到啦!

  轰然巨响中,一名护卫已吐血飞退。

  其余之人刚避开,古追已近五雷手。

  五雷手自恃掌力雄劲,对方又耗功甚多,所以,他扬掌劈道:“去死吧!”二股狂劲便疾卷向古追。

  古追吼句杀,左掌已全力劈出一掌。

  五雷手狞笑道:“汝死定啦!”

  “未必!”

  轰轰二声,厅前大柱已被震断。

  五雷手惨叫一声,便连退三大步。

  他的双手沉重得抬不起来啦!

  他不敢相信的望向古追道:“汝是谁?”

  “血尊!”

  寒光乍闪,五雷手的首级已被削飞出去。

  鲜血立即而出!

  惊呼声中,不少人纷纷开溜啦!

  古追戾气正盛,立即转身扑杀人群。

  惊呼声立即被惨叫声取代。

  斗志全失的人群纷散着。

  古追却凶残的追杀着。

  他来回追杀不久,便掠入厅中。

  不久,他由书房找出灵丹便自行上药包札。

  他的伤口多在双臂及腹侧,所以,他轻易的包札完毕。

  他开始搜索啦!

  不久,他已找到密室入口,立即掠入。

  立见宽敞的密室摆放不少的大小箱子,他只瞧过三个大箱便暗喜,因为箱内皆是黄金呀!

  他正揭开小箱盖,倏听左侧远方有轻细声,他立即仗剑行去。

  他尚未行近,便见一位丽少女瑟缩在箱后。

  “汝是谁?”

  少女颤抖双却说不出话来。

  侍女主动道:“她是帮主之孙秦!”

  “很好!”寒光乍闪,他已砍下侍女的首级。

  秦啊一声,当场昏去。

  古追将尸体抛落石阶上,便迅速宽衣。

  不久,他撕光秦的衣衫啦!

  她的身材既健美又雪白,古追不由焰火大旺!

  他挥戈猛顶啦!

  立见落红益出!

  古追见血更乐啦!

  他疾顶的发着。

  不久,秦疼醒啦!

  她哭叫的求饶啦!

  “嘿嘿!汝祖之罪全由汝承受啦!”

  他加速顶啦!

  她疼得死去活来啦!

  又过一阵子,古追足的制昏她啦!

  古追服丹开始运功啦!。不久,他的火渐旺啦!

  他仍咬牙的运功着。他一直撑到受不了,方始抱秦着。

  良久之后,他一注入甘泉,便再度运功。

  盏茶时间后,他受不了的再度横冲直撞啦!

  俗之后,他便服丹再度运功。

  就在火刚燃时,他已收功整装啦!

  他持剑掠出密室,便见前院有不少人在张望,他:二话不说的疾掠过去,便再大开杀戒啦!

  那批人惊慌散逃啦!

  古追沿途追杀后,便掠到官方银庄前。

  二个守夜之人已知五雷帮惨案,他们此时乍见一人衫是血的掠来,他们二话不说的便逃逸。

  古追上前震开门,便直接冲入。

  不久,他押着掌柜他开妥十张二十万两黄金银票啦!

  掌柜为了保命,小心的盖妥印及暗记啦!

  古追沉声道:“别愁!五雷帮密室之财物足抵此数目!”

  他拿起银票,立即离去。

  不久,他已消失于夜

  掌柜和官军进入五雷帮密室,果见秦及大批金银,他们迅速的抬出金银,便由马车运返银庄。

  散逃的五雷帮众眼睁睁的瞧着,却不敢出面哩!

  他们一‘直等到官军走后,方始返帮匆匆收拾行李离去。

  他们之中,有人从良啦!

  更有不少人另立码头啦!

  古追却和衣躺在荒歇息哩!

  口口口口口口此讯迅即传遍天下!

  七星剑再度现世,立即震动天下。

  大内乍获此讯,立即再度悬赏缉拿古追啦!

  昔年参加截杀古追之人暗暗紧张啦!

  封条乍获此讯,仍平静的练武。

  古氏双姝却心情复杂哩!

  她们已再度有喜,她们原本期待能为古家留——

  线香火,如今乍听父亲再现江湖及展开屠杀,她们暗觉羞惭啦!

  丐帮弟子边经营水陆运务边探听古追之动态啦!

  五雷帮的灵丹果真不赖,古追潜息十天之后,大小伤口便已经结疤,他欣喜的准备再出征啦!

  首先,他须运功,所以,他又带一位土娼出场不久,他带她划舟赏湖啦!

  舟到湖心,他便求

  有钱可使鬼推磨,二锭金元宝便使土娼卖力啦!

  不久,古追足的啦!

  他顺手制昏土娼啦!

  他立即服丹运功。

  不久,焰倏燃,他咬牙继续运功着。

  他一直撑到受不了,便匆匆收功。

  他趴在土娼身上发啦!

  良久之后,他,便服丹运功。

  焰再燃,他咬牙苦撑着。

  不久,他又搂私娼发啦!

  之后,他便又服丹运功。。当焰再燃时,他急忙收功。

  他边整装边咒骂翠翠啦!

  不久,他一掌震死土娼,便收回那两锭金元宝。

  他瞧过四周,便以掌催舟驰向岸边。

  不久,舟一泊岸,他便反手一劈小舟。

  轰轰一声,舟破人碎啦!

  附近之人群惊呼出声啦!

  古追哈哈一笑,便掠向半空中。

  不久,他已掠落山区中。

  人群奔相走告啦!

  各种传闻纷传向四周啦!

  最刺耳的传闻便是古追先后杀一名女子啦!

  古氏双媒获讯后,暗暗掉泪啦!
上一章   虎过山冈   下一章 ( → )
江湖傻小子飞天猫霹雳先锋凌峰射雕猪哥打通关鸭霸头双峰奇谭浊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骄娃
松柏生创作的未删节版《虎过山冈》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小说,本站提供虎过山冈未删节免费全文阅读,虎过山冈最新章节第十二章骗得一身傲世功尽在独资小说网。虎过山冈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虎过山冈》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