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柏生创作的未删节《虎过山冈》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作品
独资小说网
独资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独资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虎过山冈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19  时间:2019-9-9  字数:19360 
上一章   第十五章 枭雄惨截子孙带    下一章 ( → )
  正当中,皇族及文武百官皆恭敬入席,皇上含笑道:“众卿注意听着!朕要宣布一件本朝以来之大喜!”

  众人便注视皇上。

  皇上含笑道:“安邦侯封条先救过九公主,此次又灭古追,朕深体天意赐姻,因此赐九公主嫁予安邦侯封条。”

  众人果真深表意外啦!

  封条更是怔住啦!

  湘妃一使眼色,封条便离席叩谢。

  九公主也脸红的跪在一起啦!

  皇上含笑上前牵起他们及注视封条道:“多替朕分忧!”

  “遵旨!”

  “很好!返席吧”

  “遵旨!”

  他们一返席,皇上便带头干杯啦!

  皇族们先行前来申贺着。

  湘妃陪封条及九公主欣然致谢着。

  接着,二位皇后也前来敬酒啦!

  她们最担心湘妃母女联手,九公主一外嫁,她们当然乐啦!

  太子及公主们也来敬酒啦!

  场面更热络啦!

  一个多时辰后,喜宴方始结束。

  封条被入了公主的房中啦!

  只见房内遍贴大喜字及各种吉祥字,一对龙凤花烛更将房内照得喜气洋洋,九公主更是羞赧坐在榻前。

  宫女识趣的行礼离去啦!

  封条欠身道:“谢谢公主抬爱!”

  九公主脸红的道:“相公该改变称呼啦!”

  “哇!柳妹!”

  “条哥!”

  他牵她步到窗旁道:“我愿意意外哩!”

  “父皇骤下此决定,我也不知情!”

  “我一定不会让父皇失望!”

  “我也不会以九公主身份让哥为难!”

  “谢谢!我们何时可返堡?”

  “随时皆可!”

  “我急于助爹复功,明启程吧!”

  “好!”“爹若能复功,妹居功甚伟!”

  “不敢当!我只是向母后提及练功之经过,母后向御医请教过后,始促成此事,爹该获此福报!”

  “是的!爹一直默默行善,却遭毁功,我一直为爹抱不平哩!”

  “上天有眼!”

  “是的!”

  “我…我今不便侍候哥!”

  “别急!返堡再说吧!”

  “谢谢哥!”

  二人又叙不久,便上榻歇息。

  翌上午,他们叩别皇上及湘妃便在众人恭送下出宫,另有八位大内高手押运三车嫁妆随同出宫哩!

  立见赵提督宋道:“下官敬献—物!”

  封条忙道:“心领!”

  赵提督手捧一块金牌道:“此牌可调动各衙兵马!请笑纳!”

  九公主含笑道:“恶徒未灭,暂借用之吧!”

  封条便含笑致谢及收妥金牌。

  赵提督道:“三百名贵堡高手已候封侯二矣!”

  “啊!当真?”

  “他们在南门口恭候侯!”

  “谢谢!汝莅堡一叙!”

  “好!一路顺风!”

  “谢谢!”

  封侯二人迅即搭车驰去。

  他们一近南门,果见霍天率一批人皆牵马站在道路两侧,封条立即下车掠前道:“太偏劳大家矣!”

  霍天含笑道:“堡主如今身份尊隆矣!”

  “不敢矣!用膳否?”

  “皆已膳毕!”

  “准备启程吧!”

  “是!”封条便向那些大内高手及车夫致谢。

  不久,他们已欣然行礼恭送。

  四名群英堡高手坐上车辕,便驾车驰去。

  封条正式展开风光的南下之行啦!

  圣旨连夜疾送到各衙,北方各衙已先后在昨及今公告封条与九公主成亲之事,此事更加震惊天下啦!

  因为,封条获封为安邦侯及赐地武昌,便已经大爆冷门呀!

  他们若知道封条已杀死古追,必会更骇哩!

  大内暂隐住古追之死讯,以免黑道势力蠢动矣!

  世态炎凉,人心现实,各派纷纷巴结封条啦!

  尤其少林寺一直担心大内再追究少林六十名高手闯提督府之事,他们为自保,决心好好巴结封条啦!

  当封条一入河南地面,沿途的少林弟子纷纷送着。

  当他们近嵩山时,少林掌门人更率长老们恭

  他们殷殷相邀,封条便上山访少林寺啦!

  三干名少林弟子站在沿途路旁合什恭啦!

  封条一入大雄宝殿,便与九公主焚香膜拜。

  不久,他更添油香三干两黄金哩!

  他们入内殿接受招待啦!

  当天晚上,他们便夜宿少林寺。

  天亮后,他们用过早膳,仍由群僧列队恭送下山。

  行行复行行,他们终于抵达武昌城北方二十余里处,立见霍威率群英堡之高手们列队欣然接。

  封条立即下车和众人招呼着。

  不久,他们一上车,便驰向群英堡。

  钱可通鬼神,经过三万余人夜赶工之后,宏伟的群英堡及左、右、后副堡已经矗立的散发光芒。

  受雇的六百名贫家青年男女早已列立于正堡前,他们引颈企望良久,终于瞧见封条含笑搭车驰来。

  他们便连连欢呼恭堡主。

  封条亦沿途含笑挥手致意。

  不久,封条牵九公主下车,霍家兄弟便在前开道。

  封条边走边瞧宏伟的正厅,不由豪气万丈!

  他遥见双亲及双皆在座,曹金城夫妇及曹山泉夫妇亦在座,他立即含笑向九公主道:“‘亲人聚全矣!”

  九公主已在途中牢记这批亲人,便含笑跟去。

  他们一入厅,封条便陪九公主称向双亲下跪行礼。

  雪红上前扶起九公主道:“委屈汝矣!”

  “愚媳既傲又荣幸!”

  “很好!”封条便陪九公主一向曹金城夫妇及曹山泉夫妇行礼。

  不久,他们一转身,古家姐妹已着圆腹含笑向九公主,九公主忙道:“请二位姐姐入座,且容小妹行礼!”

  古云烟含笑道:“免此大礼吧!”

  古云彩笑道:“!”

  她们便牵九公主入座。

  封条合抱起二子,便含笑入座。

  封柳低声道:“他已受擒吧?”

  封条低声道:“是的!他身中剧毒,尸化于殿前!”

  “唉!好端端的一位人才,竟误入歧途落此下场!”

  古氏双姝立即低下头。

  封条低声道:“大内尚不愿公布此讯!”

  封柳点头道:“大内压制黑道势力!”

  “正是!段大夫呢?”

  “正在城内诊治病患,有事否?”

  “孩儿请他鉴定复功丸!”

  封柳怔道:“复功丸?”

  曹金城问道:“大内有复功丸?”

  封条含笑点头及取出小瓷瓶道:“爹只须以半碗万载寒泉和丹服妥,必可复功!”

  封柳乐得双目发亮啦!

  雪红含笑望向九公主道:“汝用心的!”

  “愚媳该效此薄劳!”

  封柳道:“喜事重重也!”

  雪红道:“是呀!条儿!城民久盼汝归来,汝先入城吧!”

  “好!”封条立即含笑离厅。

  不久,霍天已率八人跨骑护送封条搭车入城啦!

  他们尚距城一里,便见大批百姓列立于路旁,封条一站在车辕上,众人便连连挥手欢呼“恭封侯!”不已!

  城内之百姓乍闻呼声,纷纷挤入路旁的队伍中啦!

  封条一入城,便沿途含笑挥手致意着。

  霍天便按事先安排之路线,护车在各主要街上绕了一圈,然后再送封条返回堡内大厅哩!

  立见段中平来行礼道:“参见堡主!”

  “免礼!复功丸堪用否?”

  “没问题!若能于午时服有,药效更佳!”

  “谢谢!请坐!”

  “在下尚有一批病患,告辞!”

  “辛苦矣!请!”

  段中平便欣然离去。

  雪红含笑道:“条儿!汝先赶—趟落谷吧!汝爹迫不及待哩!”

  “是!”封条将怀内锦盒交给雪红,便与封柳离堡。

  不久,他已背父飞掠于山中。

  深夜时分,他们已投宿于大别山下之客栈中。

  翌天亮,他们用过膳,封条便背父上山。

  半个多时辰后,他们已坐在落谷通道中,封柳递出干粮道:“时辰尚早,听吾述几件事吧!”

  “是!”封柳含笑道:“官方已全部撤离武昌,吾已选派堡内高手人各衙执行衙务,目前已经上轨道。”

  “太好啦!”

  “官方之银庄亦已全由曹山泉经营,吾已将历年所存之黄金全部运入银庄,目前皆营运正常!”

  “皇上先后赐金三百六十万两哩!”

  “很好!可放手建设偏辟地带啦!”

  “武昌归我们管,代表何意呢?”

  “首先,我们可依朝律收各种税赋,其次,各官有土地可任由我们使用,吾计划大量出售给商人们!”

  “有人购地呀?”

  “岂止有几人购地,目前至少六千名商人在等候汝批准售地,因为,武昌有汝及群英堡呀!”

  “他们够聪明!”

  “是的!售地不但可增加财力,更可助贫民及工人们增加工作机会,不出三年,武昌必可成为全国之顶尖城市!”

  “是的!”

  “汝受封后,各派弟子来访甚勤,此乃好现象,吾计划串通各派伺机和黑道展开最后一战!”

  “有此必要!皇上最忧心此事!”

  “吾会安排的!九公主怎会嫁汝呢?”

  封条脸红的道:“孩儿也不清楚,不过,她甚心仪孩儿,湘妃又促成此事,总之,孩儿是沾爹之光!”

  封柳含笑道:“此乃湘妃之移情作用!”

  “原来如此!”

  “善待她吧!”

  “是!”二入又叙良久,封条便背父入谷。

  不久,他推动大石,凹处立现。

  寒气宣一阵子后,封条便持瓶掠入。

  不久,他已端出一瓶万载寒泉。

  封柳立即服丹端丸。

  封条便小心的斟半碗水。

  封柳便一小口—小口的喝光水。

  不久,他口气,便闭目行功。

  封条紧张的注视啦!

  一—个时辰后,封柳全身一震,眼角不由溢泪!

  他喜极而溢泪啦!

  他的“气海”徐徐涌出热啦!

  他小心的运转热啦!

  黄昏时分,他吁气睁眼啦!

  “爹!恭喜您!”

  “哈哈!吾再世为人矣!走!”

  二人便联袂掠向通道。

  不久,他们欣然掠下山啦!

  封柳活动身手半个多时辰道:“行啦!”

  封条便含笑背起他。封条似闪电般飞掠于山区啦!

  封柳沉寂多年之雄心再度复活啦!

  他眯眼欣赏沿途的夜景啦!

  封条与老父更乐的全力飞掠不已啦!

  正当中,近万名群英堡高手与二干名丐帮代表及五千余名武昌城内之各界人士正在群英堡广场聚着。

  此餐既是封条及九公主之喜宴,更是群英堡落成之宴,当然也是庆贺封柳能够恢复功力。

  封条率三位娇陪双亲逐桌敬酒着。

  黄昏时分,封条宣布二件事。—、武昌各官有土:地自明起登记出售。

  二、水运各项税赋—律全免。

  商人们暗喜于心啦!

  他们离堡后,便通知亲友啦!

  翌—大早,六处衙前已排长龙啦!

  封柳事先挑选的六百人便展开工作。

  不到—个时辰,所有的人皆买妥土地啦!

  他们大量雇工兴建店面及仓库啦!

  只要肯干活的武昌人皆有财源啦!

  大批建材分别由水陆运入武昌城啦!

  丐帮的车行大发利市啦!

  曹山泉所率领的银庄人员逐忙碌啦!

  因为,商人们开始借贷啦!

  工人们一有余钱,便存入银庄啦!

  此外,封柳雇工到处修路造桥,亦支出不少银子哩!

  整个武昌城朝气蓬啦!

  不到半个月,便又有二干余名商人迁入武昌城,他们不但买走其余的官有土地,更雇工积极兴建店面。

  由于水路免赋税,各地商人改以武昌为转运处,丐帮的水路生意更旺,陆路生意更被扩充三倍啦!

  大批贫户青年受雇于丐帮车行啦!

  武昌城几乎已无一贫户啦!

  封条完全不介入这些事务,他除了接待宾客外,便是陪子,此外,他开始传授九公主修练白云身法。

  为使她及早练成白云身法,他们一直未圆房哩!

  封柳除了作重大决策外,便夜服灵丹练功着。

  随着武昌之昌旺,古氏姐妹的哀伤也淡忘啦!

  不过,黑道势力亦已经整合完毕,四海帮亦正式成立于成都,点苍、峨嵋及青城派感威胁啦!

  因为,四海帮不但有一万七千余人,帮主仇天更是与花尊同辈之老魔头,帮中尚有二千余名高手哩!—向反对组盟的峨嵋派主动倡导组盟啦!

  点苍及青城二派更是率先响应!

  他们频频与各派连络啦!

  三派长老频频拜访封条啦!

  封条与封柳及曹金城商量后,派人送文入大内请示组盟扫黑之事,不出半个月,皇上经时谕赐准啦!

  大内亦同时把古追死讯诏告天下啦!

  此讯石破天惊般震动天下,四海帮蠢蠢动啦!

  丐帮信鸽终来回飞翔于各派及群英堡啦!

  夜寂寂,大内深宫除御林军随大内高手在各地来回巡视外,更是寂静,倏见二条人影飘闪入宫。

  此二位人影正是投效四海帮之天罡手及地煞客,他们以轻功见长,所以,仇天派他们执行此项任务。

  仇天为牵制群英堡,决定入宫劫持皇族啦!

  他们已在京城潜伏七天,他们虽已由侧面探听不少内宫的消息,他们此时仍然小心的前进着。

  半个多时辰后,他们潜入一间大殿,他们趴伏不久,便见一名侍卫由殿角行来,他们便准备出手啦!

  不久,天罡手朝左侧弹出一石,侍卫果真向左瞧去。

  地煞客倏弹二针,便入侍卫的右颈及右肩窝。

  天罡手一闪身,便挟妥侍卫。

  他们潜入殿内,便以毒药开始供。

  不久,他们已知此殿乃是太子寝殿,他们便续问戒备情形。

  不久,他们制死侍卫,便入长桌下。

  他们分工合作之下,沿途制死六人,方始逮住太子。

  他们一制昏太子,便将一函放在桌上。

  天罡手将太子绑于地煞客背上,二人便飘然离去。

  良久之后,他们一出宫,便小心离去。

  不久,他们进入京城窟。八大胡同,立见喜逢后门迅速一开,—名女子已经迅速的现身招手。

  天罡手二人迅即跟入。

  堂堂大内太子因而被藏入风化区啦!

  天亮不久,宫女们终于瞧见侍卫们的尸体,一阵惊慌之后,不少大内高手已经匆匆赶来。

  不久,他们发现太子失踪啦!

  他们乍见桌上之留信,不由大骇!

  因为,信封中央写着“吾带走他啦!”兹事重大,大内高手统领立即持信匆匆离去。

  不久,侍卫统领接信匆匆赴殿啦!

  他一至殿前,正值退朝时刻,他立即向相关官员报告太子昨夜失踪及歹徒留信之事,他们不由全身发抖!

  因为,太子乃是皇上的未来接班人,他若有三长两短,他们颈上的吃饭家伙可能会搬家,他们岂能不怕呢?

  他们边赶往太子殿边商量对策。

  不久,他们一入太子殿,便见大内高手副统领行礼道:“太子确已遭劫!来人共有二人,而且身手极为高明!”

  官员们匆匆吩赴过,立即离去。

  不久,他们跪在皇上面前报案啦!

  皇上方才刚听完大臣启奏武昌城之繁荣情形,他此时原本欣然品茗,如今险些全身发抖啦!

  皇上怒喝道:“怎会发生此事?”

  “二名高手劫走太子!”

  “大内三千名高手在干什么?御林军所为何事?

  侍卫全睡啦?提督府也垮啦?否则,怎会发生此事?“

  官员们叩头请罪啦!

  皇上又发—顿脾气,方始拆信。

  立见“九九重午时,封条携—卜张一百万两黄金角票至古北口赎人,逾时或另有他人同行,撕票!”

  皇上瞧得又急又怒啦!

  他将信抛落地面喝道:“速召封条!彻查京城!”

  “遵旨!”

  官员们头大汗的离去啦!

  他们开始大持忙啦!

  内宫之每间房及每个仓库纷纷遭检啦!

  大批军士及大内高手们亦赴宫外找线索啦!

  古北口更是热闹啦!

  此时的封条正在瞧着九公主施展白云身法,资质优异的她配合后天之进补及勤练,她已有三成火候啦!

  不久,她收招致谢啦!

  封条递巾道:“拭汗吧!”

  她接巾,便轻拭额上之汗。

  不久,她倏地送上一吻,便羞赧的返房。

  封条心儿一,立即忖道:“上午好似没有访客哩!”

  他含笑跟去啦!

  他一入房,便顺手关妥房门。

  九公主关妥窗,便大方的宽衣。

  不久,她体半的呈现啦!

  封条心儿更,便上前吻她。

  她亢奋的回吻啦!

  二人紧搂的猛吻啦!

  良久之后,他边吻向酥肩边卸下她的肚兜,立见两座浑圆又雪白的玉女峰高着。

  他立即边吻边抚它们。

  她亢奋的呼吸急促啦!

  轻抖的体散发处子幽香啦!

  不久,他抱她上榻,便含笑宽衣。

  星目半闪,她羞赧的列阵候君啦!

  不久,他褪下她的亵,立见她间之茂盛林草,他立即忖道:“爹若没说错,她一定很热情!”

  于是,他上榻搂吻她啦!

  她张腿边吻边轻扭下体。

  津开始汩出啦!

  封条边吻边挪动小条,不久,小条已滑入妙处啦!

  他一寸寸的进啦!

  不久,他已经开垦良田啦!

  些微之疼使她暗暗放心啦!

  不久,她也开始合啦!

  封条见状,立即附耳低声道:“疼否?”

  她羞赧的道:“还好!”“别用力过猛!来!”

  他立即开始指导她啦!

  她羞赧的配合着。

  她早已获慈母指导过鱼水之理论,如今又有这位温柔体贴又帅透的老公指导,她实在乐透矣!

  不久,她已进入状况啦!

  房中回隆隆炮声啦!

  她果真够劲,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她不但毫无败象,而且眉开眼笑旋顶下体,封条不由暗喜!

  他放手进攻啦!

  她果真不客气的还击着。

  房内热闹纷纷啦!

  往,她终于不支的呻着。

  他趁胜追击啦!

  他不再怜花惜玉啦!

  没多久,她已被携残得眉开眼笑啦!

  啊叫声中,她汗下如雨啦!

  柔情款注中,她足啦!

  封条倏地全身…—颤,不由暗喜道:“哉!”

  他横冲直撞啦!

  他回光返照般冲刺啦!

  她终于被冲昏啦!

  一直到甘泉入妙址时,她方始颤抖的醒来。

  “妹舒畅吧!”

  “嗯!”“好妹子!汝带给我至趣也!”

  “哥携我入仙境矣!”

  二人情话绵绵啦!

  二人温存连连啦!

  晌午时分,二人方始出来陪家人用膳。

  膳毕,二人便返房温存歇息着。

  不到半个时辰,丐帮飞鸽一送入曹金城手中,他不由骇忖道:“发生何事?怎会作用闪急红色鸽环呢?”

  他一拆信,立见“太子昨夜遭劫,皇上速召封侯!”

  曹金城立即道:“速唤堡主!”

  侍女立即快步入内。

  曹金城便与封柳会商着。

  不久,封条乍入厅,立见那张字条。

  “哇!怎会发生此事?”

  封柳低声道:“八成出自四海帮之杰作,吾会先求证,汝先入宫,记住!休慌!沿途注意暗算!”

  “是!”封条立即匆匆返房告知九公主。

  九公主急道:“一定要救回皇兄!”

  “行!汝在此候讯吧!”

  “好!珍重!”

  封条拎起包袱,便行向古家姐妹的房中。

  他向她们辞行后,立即离去。

  不久,他已飞掠于山区。

  倏见一名樵夫微微一笑,便自怀内取出一支信鸽。

  他掠到山顶,便抛出信鸽。

  信鸽盘空飞一圈,便飞向南方。

  一个多时辰后,信鸽飞入四海帮后院啦!

  不久,四海帮帮主仇天已见字条写道:“雁北飞!”

  仇天嘿嘿一笑,道:“可以行动啦!”

  二名中年人迅即应是离去。

  不久,二千余名高手已各率三人由四周疾掠而去,沿途之中,他们只要遇上谙武者,立即展开扑杀。

  事出突然,二十名群英堡高手先后被围攻而亡啦!

  一个时辰后,他们汇成二组各奔向青城派及峨嵋派啦!

  子初时分,他们已在两派外围二里处歇息着。

  丑中时分,仇天一抵达峨嵋派附近,立即仰天厉啸。

  六干余人迅即喊杀冲去。

  此刻乃是二派做早课前之沉睡时刻,二派之人乍听喊杀声立即急忙的着装及持兵刃战。

  四海帮高手们却由外杀向内啦!

  惨叫声中,巡夜人员迅遭宰毙!

  匆匆出之人亦紧跟赴鬼门关啦!

  不过,随后涌现之人群已按序敌啦!

  二派早知有此一,所以,他们已经准备多,所以双方立即展开烈的拼斗,拼斗声迅即震天。

  惨叫声中,血纷飞着。

  厉笑声中,四海帮迅占上风啦!

  双方实力悬殊,促使四海帮予取予求着。

  不久,二派掌门人先后阵亡啦!

  二派弟子忍悲展开突围啦!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二派弟子全力突围着。

  半个多时辰后,二二派各逃出三百余人,四海帮弟子立即开始救治伤者及入内搜括财物啦!

  此役,四海帮只折损二百余名高手及八百余名弟子,峨嵋及青城二派却有三千余人阵亡,可谓惨烈也!

  四海帮军威大震啦!

  天亮后,二派在嘉定城会合,迅即屠杀军士。

  不出半个时辰,军士死的死,逃的逃,各大小官衙已经全部被占,百姓惊慌的携家带小准备逃亡啦!

  四海帮弟子却封锁城门,准进不准出哩!

  此时的点苍派人员正在翻山大逃亡哩!

  仇在嘿嘿笑道:“该准备和官方谈判啦!”

  “是!”他们在各酒楼大吃大喝在功啦!

  院姑娘不论美丑皆开始加班啦!

  仇天早有规定,所以,四海帮弟子不但没有白吃、白喝及白嫖,他们更大方的给赏,因为,他们早已劫不少的金银呀!

  他们边给赏边保证给大家好日子过啦!

  此时的群英堡正由封柳紧急会议,曹金城父子及霍天兄弟皆针对四海帮昨夜行动沉痛的发言。

  不久,他们决定联合各派南下围剿四海帮啦!

  大批信鸽迅即飞向各派啦!

  各派早有此意,便纷纷覆函同意。

  华北及华中各派掌门人纷率高手出发啦!

  华南各派边会合点苍派边移向北方,以免遭四海帮追杀。

  江湖形势空前紧张啦!

  黄昏时分,皇上终获嘉定城遭四海帮占领之事,皇上急问道:“封侯为何迄今尚未入宫呢?”

  现场诸人皆沉默以待啦!

  此时的封条正在泰山顶浴血大开杀戒哩!

  原来,他在一个多时辰前掠上泰山时,他便发现自己因为沿途提防暗算而耽搁不少的时间,因而大急!

  却见一批大内高手来,他立即止步。

  再仔细一瞧便瞧见来人皆是前古家堡高手,他刚拱手,为首的二人已经含笑拱手道:“参见封侯!”

  “免礼!啊!”那二人双掌倏分,已来二蓬毒针。

  他们乍针,便掠向二侧。

  立见他们身后之六人已出飞镖及掠开。

  其余诸人迅即猛飞镖。

  双方距离甚近,封侯刚劈飞毒针,便陷入密集飞镖圈中,他一个失闪,腹部已经连挨二镖啦!

  镖身泛蓝,伤口烫麻,封条心知自己已挨毒镖。

  他尚未应变妥,那批人已猛攻而来。

  封条开始反击啦!

  只听站在外围之人喝道:“小子!咱们替古家主复仇!”

  “住口!汝等既食皇禄,岂可为虎作伥!”

  “哼!吾等为复仇而入内宫,汝既是本堡副堡主,又是先堡主之婿,汝岂可残杀堡主!该杀!”众人怒吼的冲杀着。

  轰轰声中,血纷飞!

  惨叫声与叱骂声织着。

  封条因担心镖毒扩散而不敢全力出击,他虽已宰七十三人,他的身上却已经添加三道剑伤啦!

  哇!真是祸不单行呀!

  封条出道以来,一直春风如意,如今被扁,不由急怒加,立见他怒吼一声,便全力出招啦!

  掌劲漫天,血纷飞!

  夕阳西沉,封条终于宰掉最后一人。

  他迫不及待的立即拔镖出伤口之黑血。

  不久,血转红,他便忍疼上药。

  他忙了一个多时辰,方始包妥各处伤口。

  他一看四下黑暗,立即忖道:“后天才是重,我先运功吧!”

  他便服丹入荒运功。

  此时的皇上却已经急得逢人便骂啦!

  东宫皇后因太子失踪,更是哭红双眼啦!

  只有西宫皇后在偷笑,因为,她之子乃是备取第一名呀!

  湘妃却仍然率侍卫们在内宫搜索着!

  口口口口口口黄昏时分,封条乍入京城,立即被丐帮弟子及大内高手们住,他们乍见他的伤势,不由大骇的询问着。

  封条便道出受袭之经过。

  大内高手们破口大骂那批叛徒啦!

  封条却匆匆赴提督府啦!

  他一到提督府,赵提督立即他入厅道:“封侯负伤啦?”

  封条立即概述遭那批大内高手袭击之经过。

  赵提督叹道:“真是人心隔肚皮呀!”

  “是的!可有太子之消息?‘’”没有!遍搜内宫及京城皆无所获,下官已多次挨责矣!“

  “古北口呢?”

  “空无一人!该处乃是边关哨口,劫匪不可能在该处人呀!”

  封条稍忖道:“我先面圣吧!”

  “好!皇上自昨便等候封侯哩!请!”

  不久,二人已搭车驰入宫中。

  马车沿途疾驰,封侯已入宫之讯立即传开。

  赵提督刚陪封条接近内殿,立见东宫皇后及六名侍卫站在前方,他们立即下车及前行礼。

  东宫皇后泣道:“封侯一定要救回太子啊!”封侯点头道:“下官誓死达成任务!”

  “事成后,本宫会奏请皇上厚赐汝!”

  “不敢!此乃下官之职责!”

  立听内侍喊道:“封侯听旨!皇上召见!”

  “遵旨!”

  封侯向皇后行过礼,便匆匆行去。

  他一入殿,便见皇上在殿内徘徊,他立即行礼!

  皇上忙道:“平身!爱卿可来啦!啊…”封条立即道出受袭之经过。

  皇上骇道:“此批叛徒居然狠毒呀!”

  “是的!所幸皇上平安矣!”

  “好险呀!爱卿后天可赴古北口赎人否?”

  “儿臣誓死达成任务!”

  “朕永铭爱卿之忠心!来人呀!”

  内侍立即下跪侯旨!

  “速召御医!”

  “遵旨!”

  皇上便吩咐封条上榻躺妥,他反而坐在榻沿啦!

  不久,三名御医匆匆抱药箱前来行礼啦!

  皇上一下旨,三人便一起检视封条之伤口。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上妥药及献出灵丹。

  封条便服丹运功着。

  皇上率三位御医入御书房间道:“封卿近能行动否?”

  “能!不宜拼斗!”

  “这…可有速成灵丹?”

  “有!不过…”

  “速奏!”

  “遵旨!皇上之保命金丹可使封侯在三内复原八成!”

  “好!即刻赐丹!”

  “遵旨!”

  皇上为救爱子,忍痛牺牲保命金丹啦!

  不久,封条已下三粒保命金丹啦!

  滚滚热立即使他汗下如雨!

  历朝以来,御医皆替每位皇上炼妥保命金丹备用,该丹乃是集三百种珍贵药材炼三年始成,其效甚为灵验。

  封条体中之参王灵气乍沾保命金丹,立即活力四啦!

  它们迅速汇合后,便运转于全身经脉,封条再度伐筋洗髓啦!全身之杂质已化为汗水排出。

  他的各处伤口内部开始弥合啦!

  伤口弥合过程之疼使封条紧张啦!

  他一直运功着。

  天亮时分,伤疼已逝,他方始入定!

  皇上先后来探过三次,他一见封条未醒,他—

  上朝便大发雷霆啦!

  皇上放话要严办失职人员啦!

  退朝后,大小官员总动员的忙碌着。

  十万火急的公文一传到各地,全国皆在找太子啦!

  午后时分,封条吐气醒转啦!

  立见皇上由榻前椅上起身道:“爱卿醒啦?”

  封条—见皇上腕累及双眼布血丝,立即下榻行礼道:“请父皇歇息!儿臣即刻赴古北口!”

  “汝可行动乎?”

  “可!”

  “朕感动之至!爱卿先用膳吧!”

  “遵旨!”

  皇上一离去,内侍便送入酒菜。

  封条便匆匆用膳。

  膳后,立见湘妃匆匆入内道:“汝赴古北口啦?”

  “是的!”

  “别逞强!听说汝伤势甚重哩!”

  “儿臣已无碍!”

  “好吧!沿途小心!吾研判对方不会立即人,汝宜有心理准备!”

  “是!儿臣该如何因应?”

  “按其指示行事!”

  “是!”不久,内务大臣送入一个信封道:“禀封侯,信封内之十张——百万两金票,若未见到太子,请勿出!”

  “当然!”

  封条收妥信封,立即离去。

  他为欺敌,便故意搭车离宫。

  皇上心急如焚,不但挑最佳的车夫御快马,同时旨谕沿途各衙清道放行,俾封条及早抵达古北口。

  车夫一出京城,便振鞭连连催骑。

  半个多时辰后,倏见两道人影由官道右侧林中闪出,车夫刚啊一声,那二人已扬掌疾劈向车厢。

  封条乍闻声,便劈破车顶掠起。

  轰轰声中,车厢已被劈碎。

  那二人立即扬掌疾劈向封条。

  此二人乃是四海帮之天罡手及地煞客,他们一-直隐在八大胡同之喜逢暗中观察大内的行动。

  他们在昨夜乍听封条负重伤之后,他们改变主意啦!

  他们决心宰封条以扬名立万啦!

  他们研判封条会赴往古北口,所以,他们一大早便在此林中,他们方才一出手,便将封条连人带车击破。

  此时乍见封条掠出,他们立即猛攻。

  封条提气再度掠上,再翻掠落地面。

  天罡手二人却紧追而至的猛攻着。

  封条提足功力施展白云身法不久,终于稳住战况,立听他大喝一声的翻掌疾劈狠扫着。

  他那十指更咻咻连鸣的出指力。

  倏听一声闷哼,地煞客已经仆倒。

  天罡手刚骇,封条已疾攻向他。

  一声惨叫后,天罡手已吐血飞出。

  封条掠前接住他,迅即制住道。

  他又制住地煞客,便挟他们入林。

  他不客气的先以“逆血搜魂”招待天罡手啦!

  身负重伤的天罡手疼得死去活来及吐血连连啦!

  地煞客骇得眼皮连跳啦!

  封条见状,便继续施展杀儆猴计的修理天罡手,不久,天罡手已经惨叫的道:“招…我招!”

  封条立即解开天罡手的道。

  天罡手呻道:“人…在…喜逢…

  地煞客喝道:“住口!”

  封条哼道:“很好!你在皮啦!”

  他不但以“逆血搜魂”招待地煞客,而且先震伤内腑啦!

  地煞客惨叫连连啦!

  天罡手脸色惨白的道:“人在秋娟手中!”

  “当真?”

  “不错!”

  “汝等为何如此做?”

  “牵制汝!啊…”只见他全身连抖,便吐血连连!

  封条按住他的“命门”及注入功力道:“说清楚!”

  “帮…主…占…嘉定…攻天…天下…啊!”鲜血连连,他已气若游丝。

  封条一见血内含碎,便知他已死定啦!

  他一掌震死他,便解开地煞客的道。

  却见地煞客呸—声,便吐出碎舌。

  封条迅即偏头。

  地煞含糊一笑,立即毙命!

  倏听:“参见封侯!”

  封条乍见六名大内高手,使喜道:“免礼!”

  他立即吩咐他们秘密送尸体返大内。

  他口气,便掠向京城。

  此时的皇上正在殿内吼道:“反啦!劫匪竟敢威胁朕!”

  原来,仇天以飞鸽送一封信入京城后,便被大内高手截剑,皇上在方才乍见那封信之内容,便火冒万丈。

  因为,仇天以太子之性命胁迫皇上将西南地工我赐给他治理,此外,皇上须止各派及群英堡之进犯。

  皇上何尝遇上此种事,当然怒吼连连啦!

  群臣不敢吭声啦!

  皇上吼道:“众卿可有良策?”

  没人敢上奏啦!

  皇上又催良久,不由拍案大骂不已!

  良久之后,皇上方始愤怒离去。

  群臣心惊胆颤的离去啦!

  不久,大内高手又截到一支信鸽及字条,便送入大内。

  不久,皇上一拆字条,立见“明辰前若未见覆音,准备收尸!”

  皇上怒急攻心,便啊一声。

  皇上立即捂心靠在椅上连着。

  现场一阵慌乱啦!

  湘妃一奔到现场,立即喝道:“御医!”

  内侍及官员们边奔出殿边连喊御医啦!

  不久,三名御医已奔入殿!

  他们一会诊,立即喂入三粒灵丹。

  不久,皇上吐口气,便悠悠醒来。

  湘妃含泪道:“皇上珍重龙体呀!”

  “唉!朕该如何下决定呢?”

  “封侯必可力挽危局!”

  “他…他已出关,四海帮朕明早即覆音呀!”

  湘妃叹道:“怎会发生这一连串大事呢?”

  皇上倏地道:“尔等退下!”

  众人立即快步离去。

  皇上附耳向湘妃道:“朕废太子,如何?”

  湘妃道:“滋事体大,宜和东宫…”

  立见东宫皇后快步入殿行礼道:“参见皇上!”

  “平身!皇后怎来啦?”

  “臣妾惊闻皇上龙体违和,特来探视!”

  “唉!皇后瞧瞧吧?”

  东宫皇后立即拿起案上字条注视着。

  她立即含泪道:“皇上!废太子吧!”

  说着,她已下跪哭泣!

  皇上悚容道:“皇后当真下此决心?”

  “是的!若容歹徒得逞,太子后何颜登基呢?‘,倏听喊叫声道:”封侯回来啦!“

  皇上怔道:“他不是出关吗?怎会返宫呢?”

  皇上立即喝道:“宣!”

  内侍立即喊道:“皇上有旨!宣封侯晋见!”

  “遵旨!”

  封侯立即快步入殿行礼!

  皇上问道:“爱卿怎会进宫呢?”

  “启奏父皇,臣于途中遭二名歹徒袭击,儿臣擒彼二人后,由他们口中确定太子目前在京城!”

  皇上喜道:“太子在何处?”

  皇后急道:“快说呀!”

  封条道:“八大胡同喜逢!”

  “啊!”皇上及皇后皆怔住啦!

  湘妃点头道:“高明!”

  封条道:“请皇上准儿臣即刻救太子!”

  “准!速去!”

  “遵旨!”

  封条立即快步离去。

  皇后破啼为笑啦!

  皇上含笑道:“朕启铭皇后方才之言!”

  湘妃含笑道:“皇后忠心吾朝矣!”

  皇后眉开眼笑啦!

  且说封条一离殿,便先入客殿换妥干净的衣服及靴子和戴妥面具,不久,他已直接掠出宫啦!

  他一见到赵提督,便询问喜逢及秋娟。

  赵提督召来三人,封条终于知道喜逢的位置,他更明白秋娟乃是喜逢的当家红牌女!

  于是,他从容访啦!

  他一入八大胡同,便见大批军士正在搜索各家院,一名军士更是下令他离去,他只好绕向他处。

  良久之后,他终于找到喜逢,却见大批军士正好列队离去,他只好暂时靠在墙角歇息等候着。

  不久,他—一到喜逢门口,便见奴陪笑道:“大爷可真会挑时候,请!”

  他抛出一锭银子,便从容跟入。

  奴喝么喝道:“姑娘们见客啦!”

  嗲声之中,阵阵香风带出七名马子啦!

  封条含笑道:“秋娟在否?”

  奴笑道:“大爷慕名而来呀?”

  “正是!”“大爷稍坐!”

  说着,他已含笑离去。

  封条一入座,二位马仔便端茗送点心啦!

  大内最近猛搜人,搞得八大胡同各家院门可罗雀及注意一落干丈,封条前来捧场,当然受啦!

  不久,奴含笑前来道:“大爷!请!”

  封条便从容跟去。

  不久,封条踏入一个华丽房间,便见一名秀丽少女行礼道:“奴家秋娟恭大爷!大爷金安!”

  封条忖道:“名也只是此种水准矣!”

  他立即上前扣住她的左肩道:“太子在何处?”

  “啊!你…说什么?”

  奴一见不对劲,便转身溜啦!

  封条一挥左手,便出指力制倒他。

  封条右手一使劲,少女便惨叫求饶!

  “太子在何处?”

  “不…知道?”

  “汝尚嘴硬…”

  倏听轧轧细响,悬画之壁上已缓缓移动。

  封条立即提掌护

  不久,壁上已出现一条通道,一缕脆甜声音更自内飘来道:“阁下必是封侯吧?”封条不由—怔!

  立听“阁下若是封侯,请进!”

  “汝是淮?”

  “秋娟!”

  “她呢?”

  “吾之奴婢,放了她吧?”

  “太子在汝手上乎?”

  “听着!”

  果听太子叫道:“封侯速救本宫!”

  封条热血沸腾啦!

  他口气,便制昏少女。

  他又制昏奴,便关妥门窗。

  不久,他走到通道口,便向下瞧去。

  立见一条木梯延伸到地下,地下则甚明亮。

  他便提功于双掌及小心步下。

  他刚走完第六阶,顶上已是轧轧连响,他直觉的抬头一瞧,却见通道口已自动缓缓的合上啦!

  他尚未回头,立听咻咻细响,他疾扬双掌,迅即壁碎毒针。

  他立即掠向地面。

  立见前方乃是一个宽敞的房间,房内不但家俱皆全,壁上更嵌着二粒明珠,难怪会明亮如白昼。

  果真太子僵坐在椅上。

  太子身旁则站着一位明眸贝齿,肌肤雪白的宫装女子却见她正以匕尖抵在太子的右颊上哩!

  太子颤声道:“汝不是已答应留本宫一命吗?”

  女子含笑道:“区区—刺,要不了命的,封侯,是吗?”

  封条沉声道:“放了太子!吾让汝全身而退!”

  “格格!少卖人情!”

  “彼二人已丧命,汝该知进退!”

  “哼!该死的家伙竟敢擅自行动,死有余辜!”

  说着,她倏地一匕戮入太子的右臂。

  太子立即惨叫一声。

  封侯握拳道:“你疯啦?”

  “格格!封侯!卸下面具!”

  封条便卸下面具。

  “格格!果真俊美绝伦!难怪冷傲逾霜的九公主会委身相随,我秋娟为何没有这个命呢?”

  说着,她又一匕刺上太子的左臂。

  太子又惨叫一声啦!

  封条沉喝道:“汝何为?”

  “格格!陪我玩一次吧!”

  太子怔得忘了叫疼啦!

  封条皱眉道:“胡言语!”

  “格格!我除了给三王爷开苞外,并未再给任何男人沾过,汝也不是在室男,陪我一次,又何妨!”

  说着,她已扬匕刺向太子的心口。

  太子尖叫道:“救命呀!”

  封条急喝道:“住手!”

  秋娟止匕道:“你答应啦?”

  “这…”太子急道:“速答应,本宫会奏请父皇厚赐汝!”

  “格格!听见没有?”

  封条咬牙点头啦!秋娟得意的格格连笑啦!
上一章   虎过山冈   下一章 ( → )
江湖傻小子飞天猫霹雳先锋凌峰射雕猪哥打通关鸭霸头双峰奇谭浊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骄娃
松柏生创作的未删节版《虎过山冈》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小说,本站提供虎过山冈未删节免费全文阅读,虎过山冈最新章节第十五章枭雄惨截子孙带尽在独资小说网。虎过山冈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虎过山冈》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