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柏生创作的未删节《虎过山冈》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作品
独资小说网
独资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独资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虎过山冈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19  时间:2019-9-9  字数:12001 
上一章   第十六章 天理昭昭报应达    下一章 ( → )
  封条被迫点头之后,便低头而立。

  秋娟得意连笑不久,倏地将一粒黑丸入太子的口中,立见太子惨叫一声,便全身连抖着。

  封条急道:“汝怎可反悔?”

  秋娟自桌上取出一个小瓷瓶,便倒出三粒药丸入太子的口中,立见他一阵汗,便不再惨叫啦!

  “格格!太子,不疼了吧?”

  “是…是的!封候,依她吧!”

  “格格!封侯,听见没有,宽衣吧!”

  “不!先替太子止血!”

  “格格!放心,他壮得很,一半天内死不了啦!宽衣吧!”

  “不行!”

  秋娟倏扬匕,便刺入太子的左臂。

  太子惨叫道:“依…她…”

  封条只好走到榻前宽衣啦!

  秋娟制昏太子,便含笑欣赏着。

  不久,封条咬牙掉内啦!

  “格格!人帅,炮更帅,汝得天独厚矣!”

  “住口!少拖时间。”

  “格格!听着,此桌上的八瓶药中除此瓶药可暂解其毒外,另有一瓶真正解药。”说着,她立即摔破小瓷瓶。

  “你…”“格格!汝若暗算我,汝有七分之一机会替他解毒,不过,汝若用错药,他立即毒攻毒暴毙。”

  封条皱眉道:“你要怎样才肯出解药?”

  “让我,我就依汝!”

  “你…”她格格一笑,立即宽衣。

  不久,一具玲珑体已经出现啦!

  秋娟自抚下体道:“狗王爷上月以五万两黄金替我开苞后,每月给我五千两黄金,不准我再接客。

  “他未曾再沾过我,他替我开苞时也是虎头蛇尾,所以,我尚干净,汝可以放心的快活吧!”

  说着,她已上榻躺妥。

  封条一上榻,便搂她及硬顶入内。

  “唔!太狠了吧!我疼,汝也不好玩哩!”

  封条却疾顶狠着。

  秋娟笑道:“汝真的宰掉天罡手及地煞客啦?”

  “不错,汝也在世不久!”

  “格格!能与大名鼎鼎的封候快活,虽死无怨!”

  封条冷冷一哼,继续轰炸着。

  “喔!汝可别虎头蛇尾,否则,太子必没命!”

  “放心!我会叫你求饶!”

  “格格!求之不得!”

  封条埋头苦干啦!

  “封侯,汝可知此事全是四海帮所主导!”

  “我会灭四海帮!”

  “不可能!”

  “为什么?”

  “四海帮已经以太子皇上准四海帮治理西蒙地区及限制各派进犯四海帮,汝派不上用场啦!”

  “皇上不会答应此事!”

  “走着瞧吧!”

  封条连顶盏茶时间后,她已摇道:“妙哉!加油!”

  封条照轰不误啦!

  她加速合啦!

  她言秽语连连啦!

  往,秋娟得叫好连连啦!

  “何瓶是解药?”

  “用力!别停呀!”

  封条猛轰不已啦!

  没多久,她汗下如雨啦!

  她颤抖的呻啦!

  “何瓶是解药?”

  “好…妙呀!”

  “何瓶是解药?”

  倏听砰一声,放在锦榻对面的衣柜倏开,一名少女已疾来两蓬毒针,封条立即咬牙劈出左掌。

  呼一声,他已劈飞大半的毒针。

  却见秋娟惨啊一声。

  封条乍见秋娟的脸上挨针,立即问道:“何瓶是解药?”

  “鹤…鹤…”

  她一偏头,立即气绝。

  倏见人影一闪,那名少女已掠向太子。

  封条疾扬左掌,便出五缕指力。

  啊声之中,少女已吐血坠地。

  封条匆匆下榻,便朝她行去。

  却见她扬掌便自碎天灵而亡。

  封条怔了一下,急望向桌面之七个瓷瓶。

  不久,他发现一瓶上刻着松鹤延年图,他不由大喜。

  他匆匆穿妥衣,便收妥那个瓷瓶。

  他一见太子的三个伤口尚在溢血,立即取丹替太子止血。

  良久之后,他方始取布包妥太子的伤口。

  他稍忖,便把那六个瓷瓶一并收妥。

  他挟起太子,便掠向木梯。

  他稍忖,便扬掌朝上劈去。

  轰一声,通道口乍破,他立即注视有否机关埋伏。

  不久,他向上一掠,便掠入那间房。

  却见少女及奴已不见,房门亦敞开。

  他匆匆出房,便见四周一片寂静。

  不久,他已由外门离去啦!

  他刚走到街角,便见大批军士正在巡视,他不愿多费舌,只见他迅速向后转,便掠向前方。

  他刚掠过一条街,便听见右街角传来唤声道:“站住!”

  他喝句:“是我!”便掠向前方。

  沿途之人乍见是封侯,便纷纷拱手行礼。

  封侯喝道:“速查四海帮余孽!”

  “是!”封条掠上半空,便疾掠而去。

  他一见夜已深,便掠入大内。

  立见三名大内高手来道:“参见封侯!”

  “提防四海帮余孽来犯。”

  “是!”封条直接掠向内殿啦!

  不久,他遥见内殿灯火通明,便收招行去。

  立见侍衙们欣然行礼道:“参见封侯!”

  “免礼!小心戒备!”

  “是!”不久,封条已瞧见皇上及二位皇后和湘妃坐于殿上,他一挟太子入殿,东宫皇后立即欣然起身道:“谢谢封侯!”

  “不敢当!速召御医。”

  “怎么回事!”

  皇上喝道:“宣御医!”

  “遵命!”

  封条立即道:“太子遭歹徒下毒,儿臣不敢确定何瓶是解药。”说着,他已扶太子靠坐在太师椅上。

  他将七个瓷瓶放上桌,便指向那瓶刻有松鹤延龄之瓶道:“此瓶可能是解药,儿臣不敢妄试!”

  东宫皇后啊道:“太子受伤哩!”

  封条心儿暗疼道:“我受辱哩!”

  他立即点头道:“是的!儿臣已上药,碍不了事!”

  “谢谢封侯,皇上,封侯立此奇功,宜厚赐呀!”

  皇上含笑点头道:“朕自有主张,爱卿伤势无碍吧?”

  “托父皇洪福,无碍!”

  “爱卿拼伤涉险救回太子,朕永铭于心矣!”

  “儿臣理该效劳!”

  立见三名御医又抱药箱匆匆奔来啦!

  他们三人皆已年过六旬,连来之“紧急集合”

  可真狠他们一顿,他们却不敢埋怨半句哩!

  “叩见皇上!”

  “平身!速听封侯吩咐!”

  “遵旨!”

  三人一近前,封条便低语着。

  一名御医立即替太子切脉。

  另三人检试每瓶药。

  不久,一名御医愁容道:“启奏皇上,太子染奇毒!”

  皇上紧张道:“速会诊!”

  “遵旨!”

  东宫皇后的双眼又泛红啦!

  她紧张的手心泌汗啦!

  三名御医细商良久,终于一致认定刻有松鹤延龄瓶内之药乃是解药,皇上立即吩咐他们下药。

  太子便接连服下六粒绿丸。

  丸一入腹,太子的腹中便咕噜连响。

  封条内行的立即抱太子离去。

  不久,太子在内室排出大批腥黑物,便长叹一声醒来,封条忙低声道:“恭喜太子小请净体!”

  “啊!秋娟呢?”

  “请太子勿再提此事,她已死!”

  太子望向四周,不由喜道:“本宫已返宫啦?”

  “正是!皇上尚在殿内侯太子!”

  说着,他便步出房外。

  太子乍见盆内之黑腥,不由大骇!

  他便匆匆洗净下体。

  不久,他一整装,便步出房门。

  封条便陪他入殿。

  太子一入殿,东宫皇后便喜极而泣道:“皇儿!”

  太子心一酸,双目亦泛红。

  他立即跪向皇上道:“儿臣不肖…”

  皇上含笑道:“非皇儿之过,平身!”

  “儿臣另有一事启奏,封侯…”

  封条摇头一叹,便步出殿外。

  太子立即默默向二位皇后及湘妃行礼。

  皇上怔道:“皇儿为何止奏?”

  “儿臣待会再面奏!”

  “好吧!尔等下去歇息吧!”

  殿内众人立即离去。

  太子立即低声叙述封条受辱之经过。

  皇上听得激动连连啦!

  皇上一想起连来之惊慌,更感激封条啦!

  皇上立即道:“朕自有主张!”

  说着,他已起身。

  太子便陪皇上离去。

  封条一返客殿,便猛洗自己的下体。

  他难过极啦!

  良久之后,他一上榻,便倒头入眠。

  皇上一返龙寝,却坐在桌旁沉思不已哩!

  皇上一直思考到早朝,方始上朝。

  文武百官虽知封侯已救回太子,仍紧张上朝着。

  皇上平和的道:“太子已返殿,各衙停止搜人,朕体恤各衙连来之辛劳,特务赐金六千两,即发放。”

  “遵旨!”

  “众卿各赐金一千两。”

  “谢皇上厚赐!”

  “提督府、侍卫营、大内高手及御林军,每人赐金二十两。”

  “谢皇上厚赐!”

  “退朝!”

  “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一离去,文武百官不由松口气。

  超级台风终于消逝啦!

  相关官吏忙着行文及发放赐金啦!

  皇上却召来东宫皇后及八公主道:“封侯此次居功甚伟,朕厚赐,却碍于朝律,无法再封官矣!”

  皇后道:“赐金吧!”

  皇上摇头道:“俗矣!皇后及琴儿去和太子叙叙吧!”

  “遵旨!”

  二人立即行礼离去。

  不久,她们已获悉御医郑在替太子换药,她们便在可内等候,八公主低声道:“母后,父皇今有异往常哩!”

  皇后点头道:“是的!皇上这阵子受太多的打击啦!”

  “父皇方才为何只宣孩儿及母后呢?”

  “吾也不明白!”

  二人便默默品茗!

  不久,御医一入厅,便向她们行礼。

  皇后含笑道:“辛苦矣!”

  御医便谦谢离去。

  皇后便牵八公主入内。

  太子立即起身道:“参见母后!”

  “平身!伤势如何?”

  “托母后洪福,虽失血,却未伤及筋骨。”

  “好险!好生调养吧!”

  “遵旨!”

  “皇上方才宣吾二人询及如何赏封侯,吾曾告以赏金,皇上却嫌俗及谕吾二人来与汝一叙,怎么回事?”

  太子明白啦!

  他便道出秋娟伤他及以他封条舍身之经过。

  八公主低头啦!

  皇后恍悟啦!

  太子道:“母后,父皇宣汝及八皇妹,分明以赐婚封他为驸马…”

  八公主全身一震,娇颜倏红啦!

  哇!那位姑娘不爱帅哥呢?皇后点头道:“正是!琴儿,汝宜承父皇之意行事!”

  八公主轻轻点头,粉颈也红透啦!

  皇后道:“汝二人宜守此秘密!’’“遵旨!”

  不久,皇后携八公主又会见皇上,皇后便主动提亲。

  皇上含笑道:“琴儿允否?”

  八公主点头啦!

  皇上含笑道:“朕欣慰之至!”

  皇后道:“此项大事正可为大内冲喜也!”

  “是呀!哈哈!”

  “此事可由湘妃作媒,以示尊重她!”

  “准!皇后先见见她吧!”

  “遵旨!”

  她们母女欣然离去啦!

  皇上也宽心上榻歇息啦!

  不久,湘妃已获喜讯,便欣然同意作媒。

  她送走皇后母女,便去见封侯。

  封条乍听湘妃前来,便收功出

  湘妃含笑道:“伤势稍愈吧?”

  “是的!”

  “皇上赐婚八公主,汝已是驸马。”

  “啊!不可!”

  封条摇头啦!

  湘妃怔道:“此乃天大的福份,接受吧!”

  “不可!请代为婉辞!”

  “这…汝为何推拒此亲事呢?”

  “恕难奉告,请代为婉辞!”

  “汝再考虑吧!”

  说着,她立即离去。

  封条送走她,便返房收拾衣物。

  不久,他一出殿,便直接破空掠去。

  湘妃会见东宫皇后,便道出封条拒婚之事。

  皇后再三考虑后,便道出封条被迫受辱之经过。

  “原来如此,他一定不愿污辱八公主。”

  “他太多心啦!咱们去见他吧尸倏见内侍匆匆的前来报告封条掠空离宫之事,二女互视一眼,立即匆匆的去见皇上啦!

  皇上乍听此讯,反而笑道:“不出朕所料!好男儿!”

  皇后道:“皇上有何安排?”

  “简单!诏告天下并送琴儿至群英堡!”

  湘妃含笑点头啦!

  皇后也答应啦!

  不久,皇上召来大臣吩咐着!

  不出一个时辰,京城已先公告皇上赐八公主与封条成亲,另将武昌周围百里内全部赐给封条这个驸马!

  丐帮弟子惊喜的以飞鸽先送出此讯。

  大批快马纷纷将公文赶送回各衙啦!

  午后时分,封柳已瞧见飞函喜讯,他不由大喜的传阅着。

  曹金城呵呵笑道:“本堡该易名为驸马府啦!”

  众人欣然附和啦!

  不久,八公主和古家姐妹获悉此事,她们不由大喜!

  封柳道:“条儿必会陪八公主返堡,出征之事暂缓吧!”

  曹金城含笑道:“好!吾去告诉各派掌门人!”

  他立即欣然离去。

  原来,北方及华中各派陆续会合群英堡之后,各派因封条在大内,便联合推举曹金城指挥大局。

  不久,他入三处副堡道出此项大喜及延后出征之事。

  各派欣然同意啦!

  封柳则与霍天兄弟商量接收方圆百里之事啦!

  口口口口口口黄昏时分,自大内不告而别的封条一返回群英堡大门,立见鞭炮声大作,他怔然一瞧,便见四大堡门皆在放鞭炮。

  堡门前的二名青年立即行礼道:“恭贺堡主!”

  “谢谢!”

  他暗怔的入堡啦!

  他遥见堡中大厅坐不少人,便略整衣衫。

  不久,他——到厅前,厅内诸人便起身道喜。

  他头雾水的拱手致谢着。

  不久,他一入座,封柳便递来那张字条。

  封条瞧得皱眉忖道:“皇上怎会如此做呢?我该怎么办?”

  立见侍女端茗前来申贺。

  他点头致意,便放下字条。

  封柳含笑道:“太子已安然返宫吧?”

  “是的!”

  “很好!汝提前返堡,或可出征矣!”

  曹金城道:“八公主已出宫,十内便可抵此哩!”

  封条道:“先出征吧!九公主会接待她。”

  他一时难接受此亲事,因而作此建议。

  群豪当然同意啦!

  封柳正道:“四海帮在灭青城及峨嵋二派后,已强占嘉定城,吾打算由条儿先赴嘉定,吾人再出发。”

  封条讶道:“青城二派已灭?”

  “是的!四海帮在汝入宫时,夜袭二派得逞!”

  “可恶!”

  “大内已诏告汝之喜讯,四海帮必研判汝会护送八公主返堡,汝正可施展袭击,不过,切忌孤军深入。”

  “是!”“本堡高手已有六百人潜伏于嘉定四周,各派亦派二十人在监视四海帮,汝一动手,他们必会掩护!”

  “是!”“汝今夜启程,用膳吧!”

  “是!”众人便入共厅用膳。

  膳后,封条便陪三返房。

  三女立即含笑申贺。

  封条不愿多言,便含笑致谢。

  他又抱过二子,便服丹运功。

  皇上的保命金丹虽然已经使他的伤口痊愈,他为了对付四海帮以及赶路,便专心的运功着。

  子初时分,封柳一入房,封条便收功起身。

  封柳正道:“奇袭旨在重创敌首要人物,勿贪功躁进。”

  “是!”“各派在三内可赶达,汝把握时间吧!”

  “是”

  “一路顺风!”

  “谢谢爹!”

  封条口气,便离去。

  不久,他已沿三峡峡壁飞掠着。

  不出一个时辰,他已赶上先行出发的群豪,他略致意,便掠空而过,不久,他已飞掠于黑夜中。

  天未亮,他便已近嘉定城,立见二名菜贩由林中出,封条的右耳更飘入传音道:“属下刘山参见堡主!”

  他欣然朝林内一指,便先掠入林。

  那二人迅即跟入。

  不久,封条低声问道:“情况如何?”

  “四海帮已控制全城,准进不准出!”

  “汝等以莱贩身分入城?”

  “是的!城内已建立妥六处据点。”

  “很好!各派今夜已启程,三内必可集结完毕,汝等通知大家接应,吾先混入城中吧!”

  “是!”二人便迅速互换服装。

  不久,封条又挑莱跟另一人沿官道前进啦!

  他们一近城门,便见八名一身黑衣的劲装的四海帮弟子正在检查二部马车,车旁则站着旅客。

  此外,另有一批赶集的小贩排队等候着。

  他们便上前排队等候。

  不久,三车一放行,那八人便前来检查筐内之货。

  没多久,封条二人已跟那批人入城啦!

  沿途之中,时见四海帮弟子在走动,封条跟那人走过三条街,便将莱挑入嘉定酒楼的后门。

  他们直接挑菜入厨后,便见一名中年人在门口招手。

  他们——行去,中年人便带他们入一房内。

  他们迅速下衣靴,便换上酒楼的服装。

  不久,中年人带二人入房,便穿走封条二人的衣靴。

  不久,那二人挑着空筐离去啦!

  封条刚坐不久,便见三名堡内高手前来行礼。

  封条含笑道:“各派昨夜已由武昌启程来此,三内必可集结完毕,吾扑杀枭恶,可有良策厂立听一人低声道:“四海帮之四大堂主每夜均到嘉定客栈喝酒,嘉宾楼便在对街,颇方便堡主行动。”

  “好!仇天出来过吗?”

  “是的!他潜住在府衙内。”

  “先宰此四名堂主吧!”

  “堡主需助手否?”

  “免!吾得手后,会迳赴府衙宰仇天。”

  “府衙距此三里余远,沿南走,便可瞧见。”

  “行!”

  “请堡主用膳吧!”

  “谢啦!”

  不久,酒菜一送入,封条便欣然取用。

  膳后,他便上榻歇息。

  黄昏时分,四海帮的四大堂主果真结伴到嘉宾楼报到,八名俏妞立即耍嗲的投怀送抱,乐得他们哈哈连笑。

  他们便将银票入俏妞的双间。

  不久,他们已各搂二妞入席!

  俏妞们边倒酒边陪他们划拳助兴啦!

  不久,他们开始玩“摸摸拳”啦!

  男女双方一划拳,输者便必须去一件衣物,俏妞们存心多领赏银,便频频放水的输拳啦!

  不久,八妞已经一丝不挂啦!

  四位堂主续划拳,他们每胜一拳,便可摸俏妞的任何部位,诸妞耍嗲嗲的笑及连叫“不玩啦!”

  他们便搂吻着她们。

  他们的杀人双手猛摸体啦!

  封条在此时另换衣的结伴逛街状的行近嘉宾楼,立见门前的四位壮汉瞪向他,他便故意低头离。

  四名壮汉暗暗一笑,便回头望向大厅的青光。

  封条倏扬双手,十记指力已疾而出。

  卜响中,四粒首级已经血啦!

  封条未待他们倒下,便已掠入。

  他刚掠到厅口,四大堂主已各掷来一妞啦!

  封条暗骂于心,便向侧一闪。

  立见二位堂主联袂扑来。

  封条振臂疾劈,那二人便向外一闪。

  轰轰声中,门破桌碎矣!

  另外二位堂主立即扑来。

  封条闪身大开杀戒啦!

  立听一位堂主喝道:“汝是封侯?”

  “标准答案!”

  四记掌力迅即震退那四人。

  封条便全力攻向右侧之堂主。

  轰一声,那位堂主已吐血飞出。

  另三人便怒吼的扑来。

  大门口迅即掠入十二名四海帮弟子。

  封条猛劈六掌,便又震退他们。

  封条迅即攻向居中之人。

  掌指攻之下,对方的印堂开花啦!

  另三人立即骇退。

  只见他们边退边吼道:“上!”

  那十二人一时犹豫不决啦!

  封条便趁隙猛攻向一名堂主。

  不出三式,那人又报销啦!

  最后一名堂主转身掠逃啦!

  封条掠身疾退,双掌已疾劈不已。

  砰一声,那人已吐血飞出。

  封条遥加一掌,便劈碎那人之首级。

  他如此迅速的宰掉四名堂主,立即震住附近的数百名四海帮弟子,他懒得浪费力气,便掠向南方。

  他一踏上民宅,便遥见宏伟的府衙。

  此时府衙四周已站四海帮高手,封条见状,立即站在原处喝道:“仇天,吾封条前来超渡汝,出来啦!”

  仇天却不吭半句哩!

  大批人却喊杀的扑来哩!

  封条一想起他们屠杀青城及峨嵋二派,便火冒万丈,只见他长啸一声,便掠向人群,双掌更是疾劈不已!

  四海帮弟子刚出暗器,便被震回啦!

  如山之掌力及暗器立即便三十余人惨叫倒地。

  封条一落地,便不停的劈向四周。

  白云身法使他的双掌幻成百余支掌的不停劈向四周,轰轰声音便和惨叫声合奏着。

  血纷飞。

  刹那间,便有三百余人惨死啦!

  其余之人纷退。

  封条立即劈攻向府衙正门。

  倏见八人联手面劈来,封条便全力劈去。

  硬碰硬之下,那八人已吐血飞出。

  他们的双掌更是血淋淋啦!

  封条吼句杀,便猛劈不已!

  封条的骇人功力及气势立即震破众人之胆,人人争相退逃之际,不少人反而摔倒哩!

  封条似路机般劈死他们啦!

  不久,他已冲入府衙大门啦!

  却见大劈暗器由厅内及两侧窗内来,封条倏地向后一掠,便去追杀左侧街上之四海帮弟子。

  那批人骇呼而逃啦!

  封条狠心的沿途追啦!

  不久,他已绕府衙一圈,他至少又宰掉六百人啦!

  他立即哈哈笑道:“仇天,吾明夜再来超渡汝。”

  说着,他已掠向北方。

  他掠过三条街后,便折向右街。

  不久,他又劈杀府衙右侧人群啦!

  他趁掠墙而入啦!

  他未待衙内之人发暗器,便破墙而入。

  果见十余人正在骇退,他便猛劈过去。

  轰轰声中,血纷飞着。

  不久,六名壮汉联袂扑来,两侧房内也有六人破壁攻出,封条彪悍的疾劈出如山的掌力啦!

  惨叫声中,三人先挂啦!

  掌力撞之中,另三人负伤退入房内啦!

  封条的内力源源透掌而出,迅即又超渡三人啦!

  另三人立即破房而逃啦!

  封条紧追入房的劈扫着。

  不久,那三人也赶赴地府报到啦!

  封条稍忖,便由原路退出。

  不久,他已见右前方有一批人,他便掠前劈杀着。

  那批人又骇呼而逃啦!

  封条担心另有埋伏,便连连长打。

  轰轰声中,他又超渡八人啦!

  他吐口气,便掠墙而出。

  不久,他只要遇上黑衣人,便沿途劈扫着。

  他至少又宰二百人,方始出城。

  他入林服丹运功着。

  半个时辰后,他又掠城而入啦!

  正在巡夜之四海帮弟子骇呼而逃啦!

  封条不客气的沿途追杀着。

  不久,他杀入府衙,立即掠向人群猛劈着。

  这批人正在研商对策,那知,封条会去而复返,他们匆匆应战之下,立即带来了大量的伤亡。

  封条似猛虎入羊群般厮杀着。

  不到盏茶时间,他已宰掉三百名高手,封条一见其余之人早已散逃,他立即沿南街一路掠去。

  他沿途又宰二百余人,方始出城。

  他一入林不久,便见五百余人来道:“参见堡主尸他一见是堡内高手及各派联军,便含笑道:“你们到啦!”

  “是的!方才截杀二百余人!”

  “很好!我再杀一阵,掩护你们入城p巴旷“是!”不久,封条一掠入南门,便在附近劈杀着。

  他刚宰三十余人,其余之人便已逃逸。

  他沿途追杀而去啦!

  群豪一入城,便由接应人员带走啦!

  封条威风八面的绕杀一圈,方始出城。

  不久,他已在树上服丹运功啦!

  天亮之后,他一近城,便见城门紧闭,城墙垛上站着大批百姓,四海帮弟子则以兵刃架在百姓的颈上。

  封条恨恨而退啦!

  不久,他绕过另三个城门,便发现四海帮弟子皆以百姓做靶啦!

  他立即返林等候着。
上一章   虎过山冈   下一章 ( → )
江湖傻小子飞天猫霹雳先锋凌峰射雕猪哥打通关鸭霸头双峰奇谭浊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骄娃
松柏生创作的未删节版《虎过山冈》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小说,本站提供虎过山冈未删节免费全文阅读,虎过山冈最新章节第十六章天理昭昭报应达尽在独资小说网。虎过山冈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虎过山冈》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