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柏生创作的未删节《江湖傻小子》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作品
独资小说网
独资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独资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江湖傻小子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18  时间:2019-9-9  字数:15807 
上一章   第十八章 神蛛咬死大棵呆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万世帝君疼得滚“汞”经之处,立即皮开现,那殷红细一碰到地面或桌椅,更令他疼痛不已!

  侯亮沉着脸,瞪着他那付惨状。

  柯石却瞧得直冒寒气:“妈的!想不到这玩意儿如此的厉害!”

  侯亮似乎恨意未消,只听他声道:“姓金的!丐帮死去的弟兄们要和你算一算总帐啦!”

  说完,匕首在万世帝君的双臂及背后各挑开一个血,各自倒入了一滴“汞”

  万世帝君心知越滚越疼,只有以颤抖来忍受这份非人力所能忍受的痛楚。

  他的一身功夫已被侯亮破去,自颈部以下的表皮已经全部去,那殷红的不住的颤抖着!

  可见,他正在遭受多大的痛楚。

  可惜,他哑被制,否则,一定可以听到他的哀号的!

  侯亮斟了一杯酒,饮干之后,笑问道:“小石,你没有见过如此精彩的表演吧,你要不要问什么口供?”

  柯石摇摇头苦笑道:“算啦!只要让老魔有开口的机会,他非咬舌自尽不可,还是送他归吧!”

  “送他归?好呀!不过,必须先送他一道菜,免得他做个饿死鬼!妈的!究竟是‘盐水鸭’还是‘蚂蚁上树’呢?”

  “花子哥哥,这多麻烦!还要下厨做菜!干脆一指点死他算啦!”

  侯亮心知他尚悟不出自己的话意,当下笑道:“哈哈!不麻烦,你在此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说着,含笑离去。

  万世帝君却知道那两道菜的意思,只见他的眼中透出哀求的神情,希望柯石能够给他一个痛快!

  柯石苦笑道:“老魔!恕我无能为力,只怪你作恶多端,终遭恶报!”

  只见侯亮端着一个大碗,边走边笑道:“小石,就请他吃‘盐水鸭’吧!”

  柯石瞧着碗中的清水惑然不知其意。

  侯亮将一部分清水倒在万世帝君的腹部,立即看见他的全身肌一直颤抖、收缩,脸孔巳经扭曲了!

  侯亮边在别处倒着清水边笑道:“小石,这碗盐水够他受的啦!希望他能够到最后一滴!”

  柯石至此恍悟“盐水鸭”之意,不由神色一凛。

  侯亮声笑道:“小石,可惜,一时抓不到蚂蚁,否则,只要在他的身上涂些蜂,你就可以见识‘蚂蚁上树’啦!”

  柯石听得身子一阵颤抖!

  大恐怖了!

  他只觉一阵反胃呕。

  侯亮笑道:“小子,你可能一时无法适应这种血淋淋的场面,还是进去和秀秀她们聊聊吧!”

  柯石苦笑道:“花子哥哥差不多啦!”

  “不!我要他尽全身鲜血而亡,否则,无法对死于他手中之人代!”

  柯石叹了一口气,朝屋后离去。

  凝神一听,只听后院传来一阵吱吱喳喳的谈话声,心知必是秀秀三人在谈论自己,便朝后院行去。

  陡听一声欢呼:“石哥哥来了!”

  咦?怎么会是绛裳少女的声音?

  柯石推门一看,只见除了秀秀三人之外,金玉娇及她那师妹皆在场,五人清一的蓝衫,不由令柯石一怔!

  秀秀笑道:“石弟弟,来,坐下吧!很奇怪吧!我们怎么清一的蓝衫呢?这是仙妹的主意,她说这是‘夫装’!”

  说完,羞涩的一笑。

  其她四女却格格低笑不已。

  柯石面对五女,颇有难以招架之感,立即岔开话题问道:“你们怎么会凑在一起的?还有仙妹,请问你贵姓呀?”

  秀秀笑道:“瞧你多迷糊,已经跟人家‘那个’了,居然还不知道人家姓啥名啥?仙妹,不要告诉他!”

  苏小仙笑嘻嘻的摇摇头道:“秀姐,请恕我违命,石哥是为了救我,才和我‘那个’的,我不能不听他的话!”

  说完,将自己的姓名说了一遍。

  柯石搂过她,香了一下她的右颊,笑道:“仙妹真乖!”

  苏小仙羞红着脸挣脱他的右臂,跑了开去。

  秀秀四人不由嘻嘻直笑。

  柯石却一把搂过秀秀,笑道:“秀姐,看样子你是‘司令官’啦!她们一定全听你的,小别胜新婚,你说怎么办?”

  秀秀佯作挣扎,奈何柯石紧紧搂住她,何况她也不想离开,突听柯石之言,羞答答的道:“石弟弟,你方才不是受了伤?”

  柯石一脯,朗声道:“我受伤?爱说笑!我这个样子像受伤吗?好!长幼有序,就由你开始吧!”

  说着,一把抱起秀秀走向榻去。

  秀秀刚惊呼一声,檀口已被柯石封住了。

  两人迅速的滚上榻去。

  丽丽及娟娟笑嘻嘻的为二人卸去布靴。

  柯石边吻着秀秀,边要为她宽衣。

  丽丽娇笑道:“石弟弟,你忙你的,我帮你办这件事吧!”

  说着,和娟娟开始为二人宽衣。

  柯石心知她们五人一定很了,才会表现得如此的自然,当下开始爱抚着秀秀。

  秀秀当着另外四人办这种事,免不了会羞答答的,只见她凤目紧闭,任由柯石去蠢动,不敢有所反应。

  柯石会意的道:“娟姐,丽姐,麻烦你们将那阵式传授给娇妹和仙妹,咱们六人是歼魔的主力哩!”

  丽丽笑道:“对呀!咱们既然要易容成‘太行六鬼’,总要有几把刷子、娇妹,我教你!娟姐,仙妹交给你啦!”

  四人立即捉对低声交谈起来。

  柯石低声笑道:“秀姐,我这招‘声东击西’不错吧!这下子你没有顾忌,可以随心所了吧!”

  说完,一下身,了进去。

  秀秀轻“唔”了一声,蹙眉道:“石弟弟,你那‘话儿’太大啦!轻点!”

  柯石使出“霸王戏凤”、“八浅二深,右往左返”开始活动着。

  秀秀逐渐的能够适应了,亦开始合着。

  柯石柔声道:“秀姐,此次歼魔,敌势甚强,我想利用今夜各灌输给你们五人一些功力…”

  秀秀急忙道:“石弟弟!你受得了吗?”

  柯石笑道:“没问题!你也知道我不但承受了海光大师的一身功力,更巧食‘千年参王’及获得婆子的‘元’,碍不了事的!”

  “石弟弟,谢谢你!”

  “哈哈!强将手下无弱兵,强夫之下无弱!我恨不得你们皆是武林顶尖高手,可以省去我的牵挂!”

  说着,改用“力扛泰山”开始紧密攻击。

  秀秀只觉的石弟弟每顶一下,自己的身子便轻一分、轻松、舒的感觉便多了一分,不由自主的哼出声来。

  柯石笑道:“秀姐,忍着点,你今天可不能身哩!”

  秀秀红着脸,低声道:“可是,我…”

  柯石朝丽丽四人笑道:“你们谁上来接班?”

  丽丽朝金玉娇笑道:“娇妹,你自己再思考一下,若有不懂之处就问娟娟吧!”说着,已光了身子,爬上榻。

  柯石轻轻的搂过她,探手一摸她的下身,发现已是一片泽国,立即翻身上马,一,直达底部。

  丽丽轻轻的呼了一口气,竭力分开自己的下身。

  柯石仍以“霸王戏凤”轻轻的着。

  他知道除了秀秀以外,其余四人皆是刚开过一次苞,偏偏他的“话儿”又逐渐“增长”着,所以,他小心翼翼的驾驶着。

  口中,更轻言细语的和她倾诉着别后相思之情。

  丽丽听得芳心大受感动,加上心中那股爱意,迅即化为实际的行动,只见她不住的耸动身子合着。

  柯石轻吻她一下,再度使出“力扛泰山”长着…

  连轰不到一百下,丽丽便已紧张的叫娟娟快来接班了。

  柯石就用这套策略先后将秀秀、丽丽、娟娟及金玉娇“摆平”乖乖的躺在榻前准备接受柯石的“注输功”

  苏小仙不愧是婆子的“关门弟子”不但花招多而且“耐战”那“话儿”更是时松时紧,令柯石爽快不已!

  柯石豪兴大发,不住的冲锋着…

  终于,在一阵子颤抖之后,石门水库开始“洪”了!

  苏小仙施出“”字诀了一阵子之后,立即轻轻的一推柯石。

  柯石却微微一笑,又多送了一点功力给她,因为他知道在五女之中,就以苏小仙的功力比较弱。

  好似蜜蜂探花一般,柯石含笑一一送给五女一份功力之后,六人立即盘坐在地开始调息。

  ︽︽  ︽︽  ︽︽  ︽︽

  翌上午辰中时分。

  柯石协助侯亮将万世帝君的尸体化为尸水,清理妥后,柯石笑道:“花子哥哥,这下子可以出了一点气吧!”

  “哈哈!痛快!痛快!”

  “哼!你痛快!我可不痛快!‘大棵呆仔’杀害了花老哥,我还没有找他算帐,岂有痛快之理。”

  侯亮指着厅中那五位姑娘低声道:“小石,别胡扯!瞧秀秀五人神采飞扬的模样,小别胜新婚的滋味不错吧!”

  柯石俊颜一红,含笑不语!

  二人重入厅中,柯石含笑道:“花子哥哥,各位美丽的姑娘,咱们就准备收拾‘大棵呆仔’吧!”

  侯亮诧道:“喔!金世伟会来京呀?”

  柯石笑道:“他们父子此次上京,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盗取秋若水的元,有关详情请你询问秀秀吧!”

  “目前,我必须回府去和秋若水研究一下如何拦阻‘大棵呆仔’,因为咱们之中只有她知道对方的内幕!”

  侯亮急忙道:“慢着!小石,你别忘了替花子哥哥以及丐帮弟兄们争取一分尽心力的机会喔!”

  柯石笑道:“安啦!少不了你们的!不过.行动要隐密一点,别打草惊蛇!”

  “哈哈!老花子又不是‘菜鸟’岂会做这种糗事!走!快走!老花子也要开始忙了!”

  柯石朝五女凝视一眼,柔声道:“我走啦!晚上再来瞧你们!”

  五女只觉鼻头一酸,咽声道:“多保重!”

  侯亮笑道:“好啦!好啦!别这样子儿女情长的,令人家羡慕死了!”

  ︽︽  ︽︽  ︽︽  ︽︽

  柯石一踏入胡大将军府大门,立见小竹及小梅欢呼道:“石…邱爷,你回来啦!可把人急死了!”

  小梅早巳一溜烟的跑进厅去报告了。

  柯石随着小竹踏入大厅,却见胡大将军夫妇、秋若水、胡无垢早已含笑了上来,慌忙朝众人一揖作礼。

  胡大将军朗声道:“贤婿,辛苦你了!坐下来休息一下!”

  柯石摇摇头道:“爹,帆弟的情况怎样了?”

  胡大将军闻言,不由神色一沉。

  秋若水接道:“石儿,帆儿的接合情况还算顺利,不过,却被万世帝君暗中下毒,遍试灵药,皆无效!”

  柯石神色大骇,失声叫道:“有这种事?让我瞧瞧!”

  柯石走近榻前一瞧,只见胡义帆脸色泛黑,昏不醒,略一把脉,不由沉声道:“好狠的老魔!”

  胡夫人关心的道:“有没有救?”

  柯石望向秋若水问道:“阿姨,有没有试过以气毒?”

  秋若水摇头道:“石儿,帆儿方动过手术,不宜用此法!”

  “这…这下子可麻烦了!”

  胡夫人见状,不由低声暗泣着。

  胡无垢柔声道:“娘!你放心,哥吉人天相,一定可以绝处逢生的!”

  “绝处逢生”?柯石的目光不由瞧向胡义帆的下身,入眼之处,那纱布已被血迹渗成暗红色,他不由大声叫道:“有啦!”

  众人不由齐皆注视着他。

  柯石取过桌上之茶杯,以指甲划破自己的左腕,立即接了二杯的鲜血。

  秋若水会意的道:“垢儿,扶起帆儿,我来喂血!”

  胡无垢轻轻的扶着胡义帆,秋若水扳开他的牙关,口含鲜血,凑上双渡入他的口中,再渡入他的腹中。

  一杯热血方入腹,胡义帆已经呻出声了。

  胡大将军夫妇欣喜得热泪盈眶,身子亦颤抖着。

  秋若水柔声道:“帆儿,把药喝了吧!”

  胡义帆不知是血,依言喝光了那杯血之后,睁开双目无力的瞧了现场一眼,道:“爹!娘!你们为什么全在此地?”

  胡大将军拭去眼角之泪水,咽声道:“帆儿,你已昏半天多,所幸石儿以他自己的血救醒了你!”

  柯石早已止住血,只听他说道:“帆弟,金老魔暗中下毒坑你,所幸我曾经食过‘千年参王’,方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

  “石哥,谢谢你!”

  “哈哈!自己人还这么客气干嘛!你的身子还虚得很,多休息一下吧!”接着朝众人一挥手,立即重回厅中。

  胡大将军夫妇恭恭敬敬的朝柯石道:“石儿!多亏你的相助,否则,胡家真的要绝后了!”

  柯石慌忙道:“爹!娘!你们别这样子,我可承受不起呀!对了!衣义呢?”

  胡无垢凄然道:“死了!自杀而死的!”

  “怎么会呢?”

  胡无垢叹道:“石哥,你们三人离去之后,我不忍他被制太久的道,便试探的解开了他的道。”

  那知,他立即拿起桌上那柄薄刃戮进他的口,临死之前只说了一句:“请夫人放心!而已!”

  说着,胡夫人母女及秋若水不住掉下泪来。

  柯石心知衣义必是因为被万世帝君迫瞧见了秋若水的体,为了保全她的名节,因此才会自尽!

  他不住叹道:“爹!怪不得你能统帅百万雄师,区区一个卫士竟能如此忠心,咱们应该厚葬他!”

  胡大将军正容道:“爹今天上朝之时,已向圣上禀报衣义为捉拿刺客不幸殉职之事,圣上已追封他为二品带刀侍卫,并厚恤其遗眷!”

  “帆儿将来成亲生子之后,爹一定会遵照若水的诺言,择一名孙子继承衣家的香火,并将衣家之人接来府中住。”

  胡夫人叹道:“唉!咱们胡家实在欠太多人的人情啦!真不知怎么报答?”

  秋若水正道:“大姐!只要你依照向神尼及大师所言之事项去做,绝对错不了的!”

  “我不会忘记此事的—老爷及我不但终此一生广为行善,帆儿亦会遵循的!”

  柯石正道:“爹!娘!善有善报,愿你们两位老人家福寿绵延,长命百岁!”

  胡大将军哈哈大笑道:“好!好!该庆贺一下,夫人,可以开饭了吧?我腹内的酒虫已经在作怪了哩!”

  “垢儿,你去看一下她们准备好了没有?记得吩咐备酒!”

  柯石急忙叫道:“慢点!我有个建议,是不是可以延到今晚再好好的喝几杯,因为,我下午还有事待办?”

  “喔!好!好!就拿一坛来吧!”

  ︽︽  ︽︽  ︽︽  ︽︽

  未初时分。

  白塔寺前出现了三个布衣汉子,他们正是经过易容的秋若水、胡无垢及柯石。

  知客僧将他们三人入之后,秋若水立即笑道:“烦请师父禀报住持说胡大将军派人来向他请教一些事情!”

  知客僧肃然起敬的告退而去。

  柯石却趁机仔细的打量四处之摆设,只听他叹道:“好个尘世净土!”

  秋若水轻声道:“石儿,等一下见到神尼及大师之时,可要庄重一点,万一神尼投‘反对票’,你和垢儿之婚事可就麻烦了!”

  柯石咋舌道:“有这么严重呀!”

  胡无垢笑道:“阿姨,你别唬石哥了,你难道忘了师父在三年前送我的那首偈句吗?师父早就了解石哥了!”

  秋若水佯作失望的道:“唉!真是‘女大不中留’呀!”

  “阿姨,人家是实话实说,你怎么怪起人家了呢?”

  倏听天山神尼那慈祥苍劲的声音道:“垢儿!是谁在怪你啦?”

  声音未歇,天山神尼及海因大师已含笑走了出来。

  胡无垢唤声:“师父!”柯石唤声:“大师!”之后,双双跪伏在地。

  二老笑呵呵的令二人起来之后,只听天山神尼慈声道:“你们是来商量如何拦截金世伟之事吧?”

  柯石暗骇:“好厉害!果真是未卜先知!”

  秋若水却恭声道:“是的!请神尼指点!”

  天山神尼倏然叹道:“恶有恶报,时候将到!金世伟即将会发现万世帝君断绝失踪之事,将会尽起精锐来犯!”

  “大将军府有卫士守卫,又是京机重地,只要先捉拿‘老上海’之有关人员,必可安然无恙!”

  “白塔寺乃是他们必来之地,因为,他们要挟持夫人为人质,不过,有贫尼在此,谅他们来得归不得!”

  “你们打算以‘太行六鬼’之身份敌,十分可行,不过,金世伟心计甚深,你们必须妥为因应突发之事端。”

  秋若水早已成竹在,她心知天山神尼虽有未卜先知之能,但若是她不说,则也勉强不得。

  因此,她请示道:“神尼,晚辈原本打算化妆成万世帝君欺敌,既然金世伟已然起疑,恐会巧成拙,不知有否它法?”

  天山神尼浅笑道:“女施主好高明的问法,你不妨佯作被擒,届时换少林的‘绿玉佛杖’!”

  海因大师骇然道:“神尼,敝寺的弟子会来此吗?”

  天山神尼颔首道:“少林十八罗汉目前已在赶路,已在来此的途中了!”

  “神尼,那此次老衲就无法效力了!”

  “非也!此次尚须借重大师甚多!你不妨与垢儿及丐帮之人战一部份来敌,俟十八罗汉现身时再隐入林内。”

  “神尼,可是那支绿玉佛杖…”

  “放心!目前它在贵派代掌门的手中,只要绿玉佛杖重入你手,大事已定矣!”说完,朝柯石笑道:“施主可还记得‘神蛛’?”

  柯石恭敬的道:“晚辈不敢忘记神蛛对晚辈之恩,可惜!它已失踪了!”

  “非也!它终跟在金世伟的四周,可惜,金世伟前佩有一面古玉,刚好就制它,所以它只能潜伏不动!”

  柯石颔首道:“晚辈懂了,只要取走那面古玉,神蛛自可接近金世伟了!”

  “不错!不过,金世伟的武功与你相去不远,又身着金缕衣,你最近耗损不少功力,光凭武功可能取不了那面古玉!”

  众人不由陷入苦思!

  半晌之后,秋若水突然问道:“神尼,晚辈是不是可以用万世帝君的身份索取那面古玉疗伤?”

  天山神尼宣声佛号之后,含笑不语!

  秋若水心知自己的对策可行,含笑问道:“不知神尼有否其它指示?”

  天山神尼笑道:“没有,事了之后,贫尼自会前往大将军府叨扰一杯喜酒!”

  秋若水瞧着害羞的一对璧人,恭敬的道:“晚辈代表大将军府的全体人员恭请神尼早光临,晚辈告辞了!”

  ︽︽  ︽︽  ︽︽  ︽︽

  柯石带着秋若水及胡无垢走向侯亮及秀秀诸人隐匿之处,相距尚有里余远,即已被二名中年化子挡住去路。

  柯石站住身子,朗声笑道:“二位大哥,在下是柯石,特来问候贵帮侯老帮主,烦你们代为转报。”

  只见右方那名中年花子沉声道:“阁下与老帮主是何关系?”

  “他唤我为‘小石’,我唤他为‘花子哥哥’…”

  中年花子喜道:“错不了啦!柯师叔请随我来!”

  说着转身先行离去。

  柯石喃喃念道:“柯师叔,怎么回事?”

  秋若水轻声道:“此人一定是侯老帮主之师侄,他已走远了,咱们快跟下去吧!别让人家久等啦!”

  一踏入大门,只见侯亮正率领十余名中年叫花子朝秀秀五人攻击,不过,看样子已屈于下风!

  柯石止住那名中年化子之通报,含笑看着。

  只见秀秀五人仗着阵式,面对着十余名手持打狗捧的丐帮高手之攻击,不但已占于上风,更步步紧着!

  柯石低声道:“阿姨!垢妹,咱们加上一脚,好不好?”

  秋若水瞧了胡无垢一眼,含笑点头。

  柯石长啸一声,朗笑道:“花子哥哥,咱们助你们一臂之力,秀姐,你们五人留神点啦!”

  说着,三道人影已疾扑向阵中。

  侯亮笑道:“小石,快来帮忙,我就不信打不垮这个怪阵!”

  柯石存心一试阵式之威力,因此,一上阵立即以八成功力连连劈出二、三十道如山的掌劲!

  秋若水亦以八成功力紧紧进着!

  只有胡无垢心中另有打算,因此,只是象征的攻击着。

  群丐心知阵式玄奥无比,因此,毫不客气的攻着!

  秀秀五人陡觉压力一紧,慌忙提高功力迅速攻击及补位。

  金玉娇及苏小仙方才初学乍练,即将丐帮高手攻得居于下风,难免有些得意,此时被柯石一揽局,不由一阵慌乱。

  不过,阵式的确不凡,迅即稳定下来。

  柯石瞧得暗暗赞许,不过,为了应付金世伟及其手下,他不得不专挑那丝毫之空隙猛施突击!

  尤其,对于金玉娇及苏小仙,他更是不客气的攻击着!

  阵式毕竟不凡,加上五女功力陡增不少,稍之后,立即又发挥威力。

  柯石长啸一声,提聚十成功力,专挑漏隙猛攻!

  秀秀亦长啸一声,喝道:“五湖四海!”

  四女应道:“任我遨游!”

  五人提聚全身功力,纤掌齐挥,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柯石诸人纷纷被震出丈外,阵式稍分即合,围住了柯石。

  柯石佯呼道:“救命呀!我投降啦!”

  秀秀忍住笑,喝道:“一龙五凤!”

  柯石朗笑道:“天下无敌!花子哥哥,阿姨,你们小心啦!”

  秋若水含笑低声道:“垢儿,全力地为!”

  侯亮亦吼道:“弟兄们!拼啦!”

  人影纵跃,掌劲似山!

  倏听柯石喝道:“一元复始!”

  五女齐声喝道:“五凤朝阳!”

  只听“轰…”声连响,飞沙走石,声势吓人!

  侯亮这方诸人被震飞出丈外,落地之后犹自息不已!

  柯石六人却含笑峙立不动!

  只听柯石低声道:“秀姐!咱们成功啦!”

  秀秀含笑低声问道:“石哥哥!那二人是谁呀!武高好骇人喔!”

  “哈哈!一个是秋阿姨,一个是天山神尼之徒,胡大将军之女胡无垢姑娘,咱们恢复原貌吧!”

  秋若水一见柯石六人已经恢复原貌,朝胡无垢一使眼色,立即也恢复原貌。

  六个少女立即对视着。

  柯石未曾向秀秀五人提过自己与胡无垢之“亲关系”因此,表面上笑嘻嘻的,心中却紧张得要死!

  侯亮心里有数,朝群丐打个手式,立即率同他们走出门外。

  胡无垢莲步轻迈,行至相距三尺远处,止住步子,脆声道:“胡无垢见过五位姐姐,你们安好!”说着,朝她们福了一福。

  秀秀五人乍见胡无指那高贵的气质,人的丰采,不由立生敬爱之意,此时见状,纷纷回礼道:“XXX见过胡姐姐!”

  胡无垢脆声道:“五位姐姐的合击之术,的确天下无敌!”

  秀秀亦脆声道:“姐姐夸奖啦!这全靠石弟弟主阵之功,我们五人岂敢居功,倒是姐姐那‘兰花拂手’妙无比哩!”

  胡无垢朝柯石道:“石哥,可否替我介绍一下?”

  柯石轻笑一声,替双方引见一番。

  胡无垢朝金玉娇及苏小仙一礼,歉然道:“娇姐,仙姐,小妹代家兄为先前冒犯之事向你们致歉!”

  金玉娇及苏小仙一见胡无垢对柯石那份亲热劲儿,原本就有些妒意,此时一听她竟是那只“狼”之妹,心中更觉不快!

  不过,仍然维持风度的表示事过境迁,不提也罢!

  胡无垢娇颜一红,倏然不语!

  秋若水一见情况不妙,立即上前笑道:“五位姑娘,金世伟可能于后天来京,据悉,他已猜知老魔必然发生了意外。”

  “届时,他不但会尽出精锐,而且可能会动用少林寺的‘十八罗汉阵’,因此,咱们必须好好的策划一下。”

  “方才试过你们的合击之阵,使我信心大增,不过,为了万全起见,咱们还是必须仔细的研究一番!”

  秀秀深明大义,神色一凛道:“这一战乃是正之生死决斗,咱们的人手有限,只能同心协力一拼了,阿姨、胡姐姐,请入内商谈吧!”

  入内坐定之后,秋若水朝金玉娇及苏小仙道:“二位师妹,我离开师门之时,你们尚未入门,因此,咱们一直没有见过面。”

  “我奉师父之命听凭万世帝君的指挥,不但混入了胡大将军府,更蓄意教坏胡义帆,以便掌握胡大将军,掩护万世帝君之称霸武林的计划。”

  “以先前江湖大势瞧来,万世帝君父子不出三个月必可称霸武林,师姐及师父进而可控制金氏父子称霸武林。”

  “可是,自古以来,不胜正,上天安排了石儿降世,他的遭遇以及成就,不用我再提了!”

  “不过,金世伟不但武功不逊于石儿,更身着金缕衣,不惧掌力及刀剑暗器,手下又是高手如云,咱们的处境甚为恶劣。”

  “何况,当今武林大多落入金世伟的控制,咱们除了丐帮的援手之外,毫无外援,我先把作战计划提出来吧!”

  接着,将天山神尼指示之策略说了出来。

  秀秀五人颔首不语。

  秋若水续道:“胡大将军今天原本请我及垢儿邀你们入府,他和夫人要向你们致歉,目前时间宝贵,我想等到事了之后再来邀请你们吧!”

  秀秀心知秋若水已经瞧出金玉娇及苏小仙之不快,才有此语,立即笑道:“阿姨,你放心,事了之后,我们一定会登门拜访的!”

  秋若水安慰的笑道:“石儿,你先留在此地研究阵式吧!我和垢儿先回去啦!帆儿的伤,今晚还要麻烦你!”

  秀秀忙道:“阿姨、胡姐姐,用过晚饭再走吧!”

  “谢啦!改天吧!我们走啦!”

  送走秋若水及胡无垢,六人重又就座,只听秀秀柔声问道:“石弟弟,那个胡义帆究竟是受了什么伤呀?”

  柯石正愁没有话题,立即道:“当初我在一怒之下将他的整副子孙带完全挖掉,打算让他血光而死!”

  “后来改变主意,带着他混入胡大将军府中,昨天万世帝君大展医术,取下另外一名卫士之子孙带装在他的身上。”

  “想不到老魔却暗中下毒,经我治疗,目前虽已稳定,不过,今晚仍须再治疗一次!若非胡义帆已有悔改之意,我才不理他哩!”

  苏小仙倏然问道:“石哥,那只狼真的有悔改之心啦?”

  柯石为了大局,硬着头皮说道:“当然啦!你想一想,我化成‘邱高’,虽然外表瞒得了人,可是府中之人、事及规定,我完全‘莫宰羊’呀!”

  “若非胡义帆经此重伤大澈大悟,我早就被秋阿姨发现了,以她的武功及心计,我还有命吗?”

  苏小仙喃喃的道:“那…我方才的态度太过份啦!”

  金玉娇亦低下了头。

  柯石索瞒到底,只听他道:“我索实话实说啦!昨天能够消灭万世帝君及其手下,胡姑娘出了不少的力。”

  “可是,她因为胡义帆之事,不敢前来见你们,所以独自离去,今乃是受胡大将军命令才鼓起勇气来此的,好啦!不提这些了!”

  秀秀却问道:“石弟弟,我看胡姑娘已非处子之身,是不是和你在一起的?”

  柯石只觉内心一震,只得硬着头皮道:“不错!她是在发现秋阿姨的身份以及我和秋阿姨在一起,才牺牲自己的身子,求我放过她的家人!”

  “我要补充的是,当时,我是和胡大将军拼酒过度,喝醉了!”

  秀秀五人不由听得神色耸动,感动万分!对于柯石是不是真的醉酒,到不去计较了!

  因为,以胡无垢那端庄高贵的气质,若是被柯石强暴,绝对不会苟活在世的,场中立即一片沉默!

  柯石趁机回想方才自己之言是否有漏

  陡听苏小仙叫道:“石哥,你快点回去吧!替我向垢姐道歉!我!我实在大小心眼啦!我…呜…呜…”

  柯石松了一口气,轻轻的搂过苏小仙柔声道:“仙妹,别难过,垢妹不会放在心里头的!”

  秀秀亦柔声道:“石弟弟,你先回去吧!大伙儿心情都很,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柯石歉然道:“各位,真对不起!是我惹的错!”

  苏小仙呜咽的道:“石哥,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在酒楼中制了你的道,绝对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

  秀秀挥挥手示意柯石离去。

  柯石无奈的转过身子,黯然离去!

  ︽︽  ︽︽  ︽︽  ︽︽

  柯石一踏进胡大将军府大厅,秋若水立即拉着他走向后院,同时问道:“石儿,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柯石苦笑一下,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秋若水松口气,道:“还好!总算没事了,进去安慰垢儿吧!她独自在房饮泣哩!记住,多哄些好听的话!”

  柯石会意的颔颔首,迳自穿过花阵。

  朝小竹及小梅默默的打过招呼后,柯石敲一下门,柔声唤道:“垢妹!”

  胡无垢慌忙擦去泪水,咽声道:“石哥,门没锁,请进!”

  说着,强装出笑容接他。

  柯石唤声垢妹,一把抱住她,爱怜的道:“垢妹,是我不好,害你受委屈啦!”

  胡无垢强忍住泪水,道:“不!石哥!此事与你无关,我害你夹在中间难以为人,是我的错!”

  柯石低下头,爱怜的轻吻了她一下,道:“垢妹!仙妹要我代她向你道歉!”

  胡无垢讶异的道:“怎么可能呢?”

  柯石柔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叹道:“垢妹,原谅我的说谎!”

  胡无垢激动的搂住柯石,道:“喔!石哥!你如此的袒护我!叫我如何承受得起呢?石哥,我…”

  说着、说着,眼泪竟滴了下来!

  柯石柔声道:“垢妹,没事了吧?准备用膳吧!”

  “我…我的双目是不是有点浮肿?”

  “嗯!梨花带泪,倍增一分情!”

  “贫嘴!等等,让我上点妆吧!”

  ︽︽  ︽︽  ︽︽  ︽︽

  黎明时分,京城六里外一座被烧去大半之密林内。

  “唉!”一声,一只信鸽飞入林中。

  不久,只听一个苍劲的声音道:“小石,‘点子’已经在三里远处了!”倏见自林内出六道黑影。

  落地之后,前一后五的瞧着住京城的路上一动也不动!

  他们正是由柯石及秀秀五人易容而成的“太行六鬼”只见他们手持长剑,神色冷肃的立着!

  倏听“的的的”的马蹄声!

  好快的马!

  只见三道黑影自远处来,前头健骑上之人敢情已经发现了柯石六人,只见他手一扬,立闻一阵马嘶!

  三匹健骑长嘶一声,硬生生的停在柯石六人二丈余远处!

  三个中年大汉迅捷跃下马,掠过身子,喝道:“参见六位护法!”

  柯石冷峻的道:“免礼!少君来啦?”

  “是的!”

  一阵蹄声,车轮声传来,不久,一辆华丽的双骑马车停了下来,四周计有八骑护卫着!

  柯石六人长跪在地,朗声道:“参见少君!”

  车帘后传来冷峻的声音道:“免礼!”

  “谢少君!”

  “有没有帝王的消息?”

  柯石恭声道:“禀少君,帝王就在此林中消失!”

  “哼!你们还活着干嘛!”

  柯石六人忙跪伏在地,只听柯石道:“少君饶命!事发之时,属下奉帝王之命捉拿臭要饭的及其手下!”

  “捉到了没有?”

  “没有!尽毙其手下,却被一名神秘客救走了臭要饭的!”

  “哼!你们办的好事!拿下!”

  “是!”十一道人影似隼鹰般疾扑向跪伏在地之柯石六人。

  寒光倏闪,立闻六声惨叫,立有六人中剑倒地!

  其余五人长剑出鞘,迅即展开斗!

  车帘一掀,两道人影疾扑向斗场!

  秀秀一瞧急呼:“雪山双魅,小心毒掌!”

  柯石朗笑一声,喝道:“单匹马!”

  五女立即应道:“纵横天下!”

  阵式一动,立闻那五名大汉之惨叫声!

  雪山双魅怒喝一声:“叛徒找死!”四道冰冷的狂飙已罩向秀秀及娟娟!

  阵式一转,那四道狂飙立即消失于无形,同时围住了雪山双魅。

  蹄声暴响,立即冲来了十八匹健骑!马上壮汉各持长疾冲向斗场。

  柯石喝道:“浩瀚长江!”

  五女立即散开身子,同时喝道:“怒斩狂涛!”

  马匹的嘶声,人的惨叫声相继传出!

  远处一批批的黑衣大汉源源不绝的冲了过来,柯石六人掌剑齐使,依着方位在敌军之中迅疾冲杀。

  胡无垢、海因大师、侯亮及二十余名丐帮高手分别战来敌。

  海因大师连喧佛号,少林百步神拳及弹指神功连连施展,刹那间即已毁了八人得金世伟跃出了马车。

  胡无垢宝剑在手,佛门降魔剑法及兰花拂手齐施,亦已毁去五人。

  金世伟厉啸一声,迳扑向丐帮高手中。

  只见他出手似电,掌力劲疾,立即劈翻了三名丐帮高手。

  侯亮、海因大师及胡无垢慌忙扑了过去,展开围剿…

  柯石六人战三十余名黑衣大汉,虽有雪山双魅之牵制,依然占了上风,不过一时也难以取胜。

  海因大师三人联手战金世伟,由于对手有宝衫护身不惧掌力及刀剑,一时也胜不了金世伟!

  金世伟怒啸连连,招尽出,得三人全力以赴!

  半个时辰之后,柯石六人已经解决了二十余人,仅剩雪山双魅及六名大汉在苦撑着,六人立即加紧攻击。

  陡闻一声雄浑的佛号:“阿弥陀佛”自远处传来,柯石心知要糟,长啸一声,离开阵式直扑向金世伟。

  海光大师则趁机疾入林中。

  果见十八名中年和尚在一名手持绿玉佛杖和尚之引导下,疾扑向现场。

  金世伟厉吼一声:“杀!”那十八名和尚略一犹豫,立即围住了秀秀五人及雪山双魅。

  陡听林内一声暴喝:“住手!”

  只见两名中年叫花挟着万世帝君疾向现场。

  金世伟唤声:“爹!”就扑过去。

  柯石劈出一道掌力挡住他,喝道:“站住!”

  金世伟硬生生的刹住身子,狞声道:“说出条件吧!”

  柯石淡淡的道:“绿玉佛杖!”

  “这…”金世伟正在考虑之际,秋若水急道:“伟儿!快!玉佩…”

  金世伟神色一凛,喝道:“拿杖来!”

  那中年和尚慌忙跑了过来。

  金世伟接过绿玉拂杖,振腕掷向空中,喝道:“放人!”

  秋若水踉跄的奔向金世伟,口中直道:“伟儿!玉佩…”说着,摔倒在地,边挣扎,爬起,边道:“玉…玉佩!”

  金世伟顺手扯下玉佩,掷了过去,同时疾劈向柯石。

  秋若水接住玉佩之后,弹起身子疾入林中。

  金世伟心知中计,怒吼一声:“大胆!”正追杀之际,倏见马车上出一道绿光,柯石急忙一掌劈向金世伟。

  “轰”的一声,金世伟身子尚未落地,惨叫一声后,摔在地上。

  柯石化为原状,朗笑道:“大棵呆仔,还记得和你打架的那个又黑又小的人吧?”

  金世伟怒吼一声:“你…”之后,倏然气绝!只见神蛛伏在他的后头正在血。

  海光大师接住空中之绿玉佛杖掠了过来,宣声佛号:“多亏这只神蛛!”

  柯石一见雪山双魅诸人被秀秀五人及罗汉阵夹攻相继伏诛之后,松口气道:“好险!总算天下太平了!”

  海因大师朝柯石一揖之后,恭声道:“小施主,多谢你挽救了少林之浩劫…”

  侯亮笑道:“大师,别急!先把这支绿玉佛杖交给十八罗汉护送回去,先去客串男方主婚人之后再走!”

  “老衲…”

  “小石艺出少林,你是合法的男方主婚人,走!走!”说着,拉着他朝京城驰去。

  柯石及秀秀诸人相视一笑,亦踏步行去。

  ——全书完——
上一章   江湖傻小子   下一章 ( 没有了 )
飞天猫霹雳先锋凌峰射雕猪哥打通关鸭霸头双峰奇谭浊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骄娃棍王巴大亨
松柏生创作的未删节版《江湖傻小子》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小说,本站提供江湖傻小子未删节免费全文阅读,江湖傻小子最新章节第十八章神蛛咬死大棵呆尽在独资小说网。江湖傻小子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江湖傻小子》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