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柏生创作的未删节《霹雳先锋》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作品
独资小说网
独资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独资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霹雳先锋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16  时间:2019-9-9  字数:14503 
上一章   第十一章 云游天下播善种    下一章 ( → )
  戌初时分,赵德已陪王侍郎四人分搭三车直接入堡,王侍郎诸人一见内外皆有一批人,不由紧张!

  不久,三车已在阶前停妥。

  五人便一起沿阶而上。

  赵天赐立即出厅来。

  赵德立即眨眼道:“出去巡堡!”

  赵天赐便应是离去。

  赵德便率他们进入地室。

  不久,他引亮地室烛火,王侍郎诸人乍见到木箱,王侍郎亢喜的率子女便上前瞧着王夫人便故意低头站在赵德身旁。

  不久,他们只拾十包银票。

  王侍郎掠回赵德身前沉声道:“其余银票呢?”

  赵德从容道:“近有警,已暂移别处!”

  “这…行!汝明再送九千万两金票入庄吧!”

  说着,他已拉走王夫人。

  赵德急道:“留人!吾一定会送金入庄!”

  “口说无凭!明一并取解药吧!”

  “这…”“放心!吾不会动尊夫人!”

  “希望你言而有信!”

  “放心!送吾出堡吧!”

  赵德只好在前带路。

  不久,王侍郎五人已拎十包银票上车。

  赵德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去。

  他不由忧心爱之安危。

  他忍不住一叹!

  那知,没多久,颜已和爱子掠桥而入,赵德不由又喜又忧心因为,他以为爱子宰人救母啦!

  不过,他仍然含笑去。

  却见颜之服装不同,赵德不由一征!

  颜立即道:“先饮珠水吧!”

  赵德便跟她入房。

  不久,二人已喝六碗珠水。

  一阵腹疼之后,他们便开始毒。

  然后,他们各自沐浴着。

  浴后,颜便向老公道出王夫人之身世及阴谋。

  赵德征道:“会有此事?”

  “嗯!全靠大爷救我返堡!”

  “好险!全靠大爷思虑周全及安排妥当哩!”

  “是呀!他已跟踪他们!”

  “该好好的谢谢大爷!”

  “是呀!若非他,咱们决无如今呀!”

  “是的!”

  二人忍不住紧搂着!

  又过半个时辰,青衫客一返堡,便含笑入厅,赵德夫妇便上前行礼道:“多谢大爷!”

  “小事!他们已入宫!”

  “太好啦!他们即使有意外,也扯不上在下啦!”

  “正是!天意也!”

  “是呀!他不敢逾子时才入宫!”

  青衫客含笑道:“汝二人已化毒?”

  “是的!”

  “汝二人能渡此劫,乃有后福!”

  “全仗大爷之助呀!”

  “小事!歇息吧!下半夜或许有事!”

  “大爷可知妹与王夫人是…”

  “吾已在窗外听全!真出人意料之外!”

  “是呀!但愿今夜可以除去他们!”

  “他们必在今夜遭报应!”

  青衫客便含笑离厅。

  赵德夫妇一返房,便互搂而眠。

  历劫余生,使他们更加的恩爱。

  赵天赐则仍在大厅行功着。

  且说王侍郎五人一返侍郎府,便一起进入书房,不久,他们追不及待的打开包袱及拿出银票。

  他们一见包的银票,不由大喜!

  他们忍不住各抓起三大把银票!

  他们乐透啦!

  条听王玉芬啊一声,便松手晃身。

  碎一声,她一倒地便未再动弹。

  王夫人刚变,立觉心口一颤。

  她啊叫一声,便眼前一黑!

  她的二个宝贝儿子亦啊叫倒地!

  她刚仆倒,便不甘心的侈嗦着。

  全身倏寒,她已了结一生!

  王侍郎正取出瓷瓶取解药,立即仆倒,瓷瓶落地乍破,药丸便掉落地上。

  王侍郎便抖着手抓起一丸!

  当他送丸近口时,便了结残生!

  他不甘心的瞪着双眼!

  不久,二名军士已闻声入内。

  他们乍见现场,不由骇征!

  他们乍见地银票,不由贪心一炽!

  他们便上前各抓起二把银票。

  他们匆匆的离去。

  砰砰声中,他们已摔在门后。

  他们只嗯一声,便了结一生。

  子初时分,二名军士前来接班,终于发现书房中之情景,他们乍见到银票,亦大生贪念他们也不看清楚现场,便去取银票。

  不久,他们也被毒死。

  此时,大批黑道人物已疾冲杀向宫门。

  竹哨声及惨叫声立鸣人便疾冲入宫中!

  这是金国之第二次犯宫,这回,他们利用朝廷消灭四五帮及忠义帮发起黑道人物之怒

  他们更以黄金相

  他们更邀黑道人物入宫劫宝!

  所以,此次一共有二万余人犯宫。

  他们早已在七前接近开封,他们一直散住城外五十余里之各地,他们只派使者入城互相连络。

  他们便在此时同时赶到。

  他们一入宫,便如水般涌去。

  沿途之侍卫及军士纷被杀死!

  闻声而来之侍卫及军士亦纷被杀死!

  留守宫中之一万名山海关步军便匆匆战。

  一万名御林军也战。

  数千名侍卫也战。

  杀声震天!

  惨叫连连!

  呼天喊地声大作!

  皇族纷纷惊奔向九龙殿!

  文武百官亦纷纷逃向九龙殿!

  大批侍卫及军士亦列守于九龙殿四周。

  皇上急得似热锅上之蚂蚁。

  终于,有人提及赵德。

  皇上顿似在汪洋中遇上灯塔般欣喜!

  他便派人赶赴赵家堡求援。

  不久,二名侍卫便匆匆离去。

  二人便边掠边呐喊求援。

  当他们一近赵家堡,立被不少人围问着。

  他们便匆匆报告着。

  不久,他们已奔入堡求援。

  赵天赐立即先腾空掠去。

  青衫客喝道:“留下五百人!”

  赵德便吩咐五百名弟子留下。

  他便吩咐众人速召集同伴入宫。

  他已匆匆率走一批人。

  青衫客先赶到大相国寺,便匆匆求援。

  大扬大师便先率十人跟去。

  他匆匆召集诸僧驰援着。

  且说赵天赐掠入宫,便又看见处处拚斗及惨叫声,他便直接掠向上回救驾之处。

  果见九龙殿四周,杀声震天。

  殿中更是杀声及惨叫声响着。

  赵天赐便直接掠入殿中。

  立见二百余人正在殿内砍杀着。

  地上至少已有数百具尸体。

  他便吼句住手及上前弹指力。

  砰砰二声,二人已后脑血仆倒。

  立见八人扑杀而来。

  赵天赐一劈掌,便超渡他们。

  立见其余之人加速砍杀殿中之人。

  赵天赐急忙连连弹出指力。

  那批人仗势他不敢劈掌,反而杀入人群。

  皇族及宫吏因而加速伤亡。

  赵天赐拿起一剑,便边砍边弹指力。

  他一直忙了良久,方始宰光这批人。

  不过,一千余名皇族及官吏已经陪葬。

  不久,后殿已传来“救驾”之喊声,赵天赐急忙掠去,立见近百人已在砍杀侍卫及皇族赵天赐便上前指剑加的砍人。

  情急之下,他只攻不守。

  他先后挨了三剑,他未叫半声,皇族们却掩眼惊呼,他反而加速超渡此三人。

  又过不久,他已超渡这批人。

  立见又百近百人扑来。

  他一收剑,便劈出双掌。

  轰声之中,这批人已搭上死亡列车。

  皇上惊喜道:“神勇也!”

  立见又有一批人冲入。

  赵天赐便又上前超渡他们。

  皇上喜道:“壮士是谁?”

  “赵天赐!”

  “汝是赵德之子?”

  “正是!”赵天赐乍见又有一批人冲来,立即又扑去。

  不久,他又超渡这批人。

  他便朝前掠去。

  皇上急道:“赵天赐!速来护驾!”

  皇上身边之人也拚命的喊着。

  赵天赐又劈杀三百余人,方始返回。

  皇上便紧拉着他。

  不久,众人已纷纷聚集。

  赵天赐一听四周杀声大作,立即道:“我先出去杀退那些人,否则,那些人一入内,我便分身乏术。”

  说着,他已挣脱手及掠去。

  众人不由骇呼着。

  赵天赐却置之不理的出殿及投入战场。

  他便进入黑道人物群中劈杀不已!

  他似秋风扫落叶般宰人。

  不久,他已赶到别处宰人。

  此时,青衫客已与众僧在场抵抗,赵德则率八十余人正在远处围杀二十余人,另有二十六个战场。

  此二十六个战场皆由侍卫及军士在苦撑着。

  杀声更是昂扬。

  惨叫声更是惨烈!

  血水已染红宫中之每条沟。

  不少路面皆已堆尸如山。

  又过不久,百姓便一批批的冲入宫中。

  十余万人一加入战场,便扭转那二十六处危局。

  他们内外夹攻之下,黑道人物加速伤亡。

  赵德诸人一获援,便加速杀敌。

  此时的九龙殿四周已被赵天赐劈出胜局。

  诸僧及青衫客们已率军士及侍卫围杀残敌。

  赵天赐亦挥剑指宰人。

  又过盏茶时间,九龙殿已先宰光黑道人物。

  青衫客便率众赶赴别处援助。

  赵天赐早已协助老爸宰敌啦!

  又过不到半个时辰,黑道人物已被全灭!

  青衫客便吩咐先救伤者。

  他更先出宫打算入药铺召集人手及药物。

  其实,不用他吩咐,大批大夫及药物早已备妥,因为,上回之厚赏已经使大家‘热心’的各就各位啦!

  众人便在里外救治伤者。

  百姓及诸僧便纷纷抬出伤者。

  赵天赐却早已赶返堡中。

  他一见堡中风平静,不由松口气。

  颜便询问详情。

  赵天赐便匆匆报告着。

  不久,颜放心啦!

  她便吩咐他入房沐浴更衣。

  她不由庆幸又渡过一劫。

  她更骇凛辽金二国之狠残酷。

  她直觉的远走高飞。

  可是,她又不放心皇宫遇袭。

  她矛盾啦!

  此时,赵德已被召到皇上面前,皇上几近巴结的嘉许他率众救驾,他便谦辞行礼着。

  皇上便问道:“赵天赐是汝子?”

  “正是!”“勇士也!朕需此侍卫!”

  “不敢!小犬不懂事!”

  “汝一并入仕吧?”

  “不敢!草民不配!”

  “客气矣!汝考虑吧?”

  “恕草民急于出宫善后,告辞!”

  说着,他已先叩头。

  不久,他已匆匆离去。

  皇上不由伤脑筋啦!

  他知道赵德必然尚在记恨呀!形势比人强,皇上非低头不可!

  因为,皇上原本以为增加一万名边军及侍卫,便可以高枕无忧,那知,今夜仍然险些挨宰。

  皇上急需赵天赐之保护。

  皇上在思忖良策啦!

  幸存的官吏早已奉旨指挥善后着。

  他们一直忙到天亮,仍在搬尸及扫地,因为,此役使二万名军士只剩下七十人,侍卫则只剩下八百余人。

  皇族更是死伤惨重。

  官吏亦折损过半。

  宫女及殡妃亦死伤惨重!

  幸存之人便似行尸走般搬尸扫地。

  每人之三魂七魄已去掉过半啦!

  大相国寺诸僧则有七人死亡及十二人负伤,赵天赐一大早便送三百万两银票给大扬大师,他派堡中之五百人迅速的送银票给伤亡的百姓,他大方的完全比照上回方式办理!

  他再率一户户的安慰着。

  翌上午,李巡抚在民宅中找到赵德,便邀他入宫,赵德却以慰问死伤人员作挡箭牌李巡抚只好连劝着。

  赵德仍然坚持着。

  良久之后,李巡抚只好离去。

  当天下午,李巡抚便又前来邀请。

  赵德仍然婉拒。

  翌上午,李巡抚送来二个红包道:“御赐汝二十万两白银,另赐二十万两烦汝慰问死伤人。”

  赵德道:“在下心领!请大人直接慰问吧!”

  “这…”李巡抚不由暗恨!

  可是,他敢怒不敢言呀!

  他便似跟虫般边跟边劝着。

  赵德却一直婉拒着。

  李巡抚只好返宫缴旨!

  当天下午,他便与三十名官吏一起前来慰问死伤人员,赵德见状,不由心中有数的暗喜着。

  他仍陪逐户慰问着。

  经此一来,死伤人员反而发财啦!

  翌上午,开封城各衙公告,皇上赐准民间酿售补酒,以及开封赵记银庄恢复存借款生意。

  城民便纷纷向赵德报喜!

  赵德却含笑不语!

  他知道朝廷此举意在令赵天赐入宫保护皇上。

  他岂肯以钱害儿子失去自由呢?

  所以,他不作任何表示!

  这天下午,他已完成慰问工作,便直接返堡。

  立见李巡抚已在堡厅等候。

  他便入厅行礼着。

  李巡抚便又邀他入宫。

  赵德仍然婉拒着。

  李巡抚又劝良久,方始离去。

  他快气歪啦!

  因为,文武百官死亡过半,他大有机会升官,偏偏卡在赵德不肯入宫,他却又莫可奈何,他怎能不气呢?

  不久,青衫客一入厅,便含笑入座。

  赵德苦笑道:“在下先到成都避避吧!”

  “也好!让天赐陪汝二人出游吧!”

  “好!”“今夜就易容离城吧!”

  “好!”赵德夫妇便入内整理行李。

  黄昏时分,他们便陪青衫客用膳。

  膳后,他们便易容由后门离去。

  他们欣然掠向远方。

  青衫客便含笑返房歇息。

  翌上午,李巡抚一到堡门,立即喝道:“赵德接旨!”

  说着,他已取出圣旨。

  青衫客从容上前道:“赵德一家三口已离堡。”

  “啊!当真?”

  “不错!大人若不信,请搜堡!”

  “他们去何处?何时返堡?”

  “他们云游天下,归期不详!”

  “这…汝不是在开玩笑吧?”

  “没此必要吧!”

  李巡抚只好上轿离去。

  青衫客便含笑入厅品茗。

  又过三,便有八名酒客入堡买酒。

  青衫客便派人陪他们入内运酒。

  半个时辰后,他已出售二万坛酒。

  又过十天,所有的存酒已售光。

  他另回收三百余万两借款。

  他便悠哉的天天品茗着。

  这天,少林寺掌门人大无大师率三位长老来访,青衫客便他们入殿,立见侍女送上香茗。

  五人便先品茗。

  不久,大无大师问道:“银庄复业否?”

  “堡主出游,无意复业!”

  “也好!天下已现荣景,借钱之人不多矣!”

  “是的!请贵寺仍代管财物吧!”

  “行!”

  “天赐已成年,请贵寺多留意合适的对象!”

  “行!”

  “赵家不宜再单传,请多觅几位女子!”

  “行!”

  青衫客问道:“黑道势力尚余多少?”

  “五成左右!施主有意消灭乎?”

  “不急!先了结此地吧!”

  “上策!敝寺随时候召!”

  “谢谢大师!”

  “施主与小施主先前之济贫,多已见效,不少贫户已合力做出基业,施主功德无量矣!”

  “不敢当!此乃不义之财也!”

  “客气矣!”

  一顿,大无大师道:“若无外族唆使黑道作,天下之荣景必可扩大,委实令人觉得可惜矣!”

  “的确!今后之重点工作在于如何消灭金国人员,贵寺之俗家弟子或许可以执行此工作!”

  “请施主指点!”

  “化明为暗,长期跟监!”

  青衫客便继续道出具体作法。

  大无大师听得连连点头附和着。

  良久之后,大无大师正道:“贫僧会及早进行此事!”

  “谢谢大师!”

  “不敢当!敝派久盼能为苍生效劳矣!”

  “功德无量矣!”

  “不敢当!”

  青衫客吁口气道:“本朝立朝以来,一直重文轻武,始会造成目前之窘状,虽振作,却又阻力重重。

  因此,吾先在天下遍助贫民,希望能够安定民心,以免为异族所趁,成败与否,只能伸诸天意矣!”

  大无大师正道:“施主具大智能,尚祈开示!”

  青衫客道:“请贵派先在福建及两广择一处设立分寺,广招弟子授武,俾为后天下预留一份力量!”

  “施主研判天下将一分为二乎?”

  “正是!而且以长江天险区隔南北!”

  四僧不由听得一凛!

  青衫客道:“吾劝赵堡主存银于贵寺,意在推动此一工作,盼各位大师能够排除万难为吾朝预留一线生机!”

  四僧立即肃然点头。

  “请大师放手运用存银吧!”

  “是!”五人便进一步密商着。

  良久之后,四僧方始离去。

  青衫客遥望窗外远处,喃喃自语道:“希望来得及!”

  他不由吁口长气!    长安,如今的西安,它与开封一样大加建设一番。

  所以,它如今之规模不亚于开封。

  它的最大特色在于建筑物及道路之感。

  赵德一家三口如今正在逛长安。

  他们昔日连夜离开开封之后,便易容南下。    “拉风”过,隋唐等朝代皆在长安建朝立都,而且井字兴建,而且格局开阔,令人产生一股昂扬亢奋一直南下。

  赵天赐是双亲之最佳向导。

  他陪双亲畅览名胜。

  他安排双亲品?各地口味及特产。

  他更陪双亲深入贫户探视。

  赵德夫妇这才知道爱子协助如此多人,又积如此多的功德,所以,他们几乎天天春风面的渡

  赵天赐比双亲乐因为,他验证“人本善”这句古谚,他更知道贫民们已经彼此互助互利的逐渐离贫叫困的生活。

  他也遇见合作失败的贫民。

  他再度济助及鼓励他们再尝试一次。

  赵德夫妇也在旁替贫户打气着。

  因为,他们此次自堡中各携出九十余万两金票,他们决心妥加运用,反正他们在少林寺尚存私房钱,另有一批借款可回收。

  所以,他们大方的资助贫户。

  他们在长安逛三天之后,便发现贫户们皆已经可以自立,因为,长安一向充商机,只要有资金及人力,便会有成就。

  所以,他们所到之处,皆充感激及欣喜。

  赵德夫妇亦更欣喜!

  他们又在长安畅游半个月,方始离去。

  赵天赐便陪双亲到西北地区畅览及探视贫户。

  他们纷纷获得惊喜的答案。

  因为,贫民们集资勤加畜牧牛、羊、马之后,由于风调雨顺以及水草充沛,畜牲皆迅速的成长。

  畜牲们更繁殖一批新生代。

  所以,贫户们忙得起劲的。

  赵天赐三人便欣慰的离去。

  这天下午,他们终于进入成都地区,赵天赐便按照青衫客之指示陪双亲先畅览成都之名胜古迹。

  然后,他们在城内买一座庄院及雇妥下人。

  因为,他看见知足又诚挚的笑容。

  因为,他看见爱子被人群争相邀宴及殷留之景。

  因为,他看见爱子被贵州人立长生牌位祈福。

  他深受震撼。

  颜更天天感动的掉泪。

  所以,他们投资二十万两协助贵州大小山区的贫民完全串连成完整的生产、运送以及销售管道。

  他们更全程参与着。

  他们更发现贫户们多已能自立自足。

  他们又济助创业失败之贫户们。

  然后,他们进入云贵地区。

  在赵德的印象之中,云贵地区是一个贫穷落后得鸟不拉屎地区,可是,他在贵州逛十天后,便扭转此观念。

  因为,他看见大批物产由人车驮下山出售。

  因为,他看见大批人在雨后便修铺道路。

  一个月余之后,贵州人之收入已经增加十余倍。

  因为,中间之剥削已经全部消除。

  贵州贫民乐歪啦!

  赵德三人也大喜!

  他们已获得一件最珍贵之产销经验啦!

  贵州贫民终于闯出一片天空啦!

  从此,他们不受贵州及外地商人之剥削及打啦!

  赵德三人如获至宝般欣喜,于是,他们挥别贵州贫户。

  他们信心十足的进入云南地区。

  他们一接触云贵界之云南贫户,便发现这批人的情况强过贵州贫民,而且他们已在彼此串连。

  因为,贵州贫民早已在十天前,便向他们道出这个妙方。

  这是贫民彼此间之自然合作。

  因为,他们已受过奚辱、欺凌以及剥削呀!

  所以,他们一有好处,便互通声息。

  赵德三人适时提供资金及全盘整合之下,便似火上加油般蔓延以及形成一股浩大又绵绵不绝之气势。

  最明显的是,受雇于商人之人立即投效贫民。

  因为,他们宁可少赚钱,也要赚得尊严及自在。

  何况,贫民们既不吝啬又尊重他们似恩人呀!

  整个云南商界为之大震撼整个商场重新洗牌啦!

  赵德三人借刀使刀,便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他们便欣慰的离开云南地区。

  他们便沿广西、广东及福建推动此措施。

  最大的受惠者是沿海之渔民及贫民,因为,他们利用赵德三人所助之资金又买新船,而且扩大捕鱼及售鱼。

  他们早已知道被剥削,他们当然要自主。

  他们自行捕鱼及售鱼之后,他们至少增加三成的收入,鱼价反而便宜两成,所以,他们及消费者皆大乐。

  原先之商人当然不悦又火大啦!

  不但如此,各行各业皆有类似情事。

  原先之既得利益人员怎能不焦急及愤怒呢?

  他们岂甘失去此种利益呢?

  所以,他们开始动用官方力量施

  部分不肖官吏早已官商勾结,他们如今一收到好处,便调派官军以及衙役对贫民之生意进行各种检查。

  尤其渔船在进出港时,更备受刁难。

  贫民及渔民当然心中有数啦!

  所以,他们逆来顺受着。

  赵德获讯之后,不由大表意外!

  他料不到会造成如此尖锐的对立局面!

  他被迫以真面目会见商人协商和平共处之道,由于商人们多向赵德借过钱又钦佩他的为人,大家欣然配合。

  不过,富户们却不买赵德的帐。

  可是,富户们耍威不久,便乖若绵羊。

  因为,各衙吏已出现杀富户们之威风。

  各衙吏为何如此上路呢?

  因为,他们早已接获朝廷密旨急于寻找赵德父子呀!

  各衙吏当然做人情给赵德啦!

  不但如此,他们还拜访及巴结赵德。

  赵德趁机请他们化解此事。

  各衙役当然乐意配合。

  他们纷纷向朝廷邀功。

  他们更函请各衙吏配合此事。

  各衙吏接函之后,便奉若圣旨的即刻办理。

  赵德与商人协商妥后,便派子赴各地通知贫民配合。

  协商内容以贫民恢复供应货品为主,对贫民而言,反而可以获得固定的客户,贫民当然乐意配合。

  双方更统一价格及瓜分生意对象。

  赵天赐便飞掠至各地传达此事。

  不出十天,他已办妥此事。

  贫富双方便相安无事。

  贫民不由更景仰赵德父子。

  富户及商人亦更敬畏赵德父子。

  沿海各衙吏便轮紧迫盯人的跟着赵德三人。

  赵德三人遂成为东南沿海之大恩人,不过,赵德却暗暗伤脑筋,因为,他知道诸吏如此巴结他,必然已向朝廷上奏,而且正在候朝廷之指示。

  他担心朝廷又派大官前来劝进呀!

  赵德曾经打算落跑。

  可是,他担心自己之落跑会引起反效果,甚至诸吏又打贫户,如今的他可说是陷入进两难的局面。

  他又考虑良久,便与爱商量。

  颜阿沙力的主张面对现实的婉拒入宫。

  赵德遂拿定主意。

  于是,他们在福州参观少林分寺之施工情形。

  赵天赐更恭敬的向指挥现场之大信大师行礼请安。

  大信大师乃是少林罗汉堂住持,他虽然是掌门人大无大师之么师弟,他的罗汉掌招及剑招皆是绝顶。

  他已奉命出任南少林住持。

  足见少林寺对成立南少林之重视。

  赵德一见面,便捐助三百万两黄金。

  他更与大信大师详谈着。

  翌起,他在福州城内外鼓励贫户青少年入寺。

  不出三天,便有二千余名报名。

  大信大师经过体能、智力及面谈测试之后,只录用六百余人。

  闻讯而来之福建青少年便一批批的前来报名。

  按着两广地区也有不少人前来报名。

  三个月余之后,大信大师已挑妥五千余名青少年。

  这批人便边协助建寺边接受戒律及练武奠基。

  他们每月更可各领到一两白银,别看不起这一两白银,他可使一家八口维持二个月的生计,很多人每月还赚不到一两银子哩!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报名人数仍然络绎不绝。

  不出半年,又有一万余人合格入寺。

  大无大师便按计画在广东及广西开始建寺,而且平均安置这一万七十余名后之生力军,达摩及戒律二堂住持亦各坐镇两广。

  他们边建寺边传授武功及戒律。

  为维持此三寺之长期开销,三寺皆各买良田放租,此外,三寺也各在银庄存妥三百万两白银以收取利钱。

  嵩山少林寺亦派出六百名僧长驻此三寺督导着。

  他们已打破出家人之清静苦修方式。

  他们积极入世暗中为朝廷培植生力军。

  两广及福建之武风便盛。

  后岳飞及韩世忠,梁红玉之军士中,便有不少人出自此三支队伍,他们虽然无力回天,却也支撑大宋一段时期。

  且说赵德三人瞧过福州南少林建寺工作之后,他们便在福建地区到处鼓励青少年参加这种既可强身又可安家之工作。

  福州知府田刚便天天陪着他们。

  田知府忍不住询问少林寺为何如此做,赵德便道出自己在开封所训练之护堡青年,多已入宫担任侍卫,田知府便趁机大拍特拍着马

  当天晚上,他便在客栈内缮妥函。

  翌上午,一名军士便赴福建巡抚府送函。

  福建巡抚获悉内容,便上奏赞扬赵德为国储军。

  这天下午,赵德一家三口与田知府搭车由二十名骑军护送至龙溪县城北方十余里时,倏见两旁林中掠出大批人。

  骑军急喝停!

  车夫亦紧急刹车。

  因为,这批人不但多达数百人,而且人人以黑巾蒙面及身穿劲装,手中不是持刀便是掩剑,而且皆已经出鞘。

  田知府不由大骇。

  赵德夫妇也一阵紧张。

  赵天赐却已掠落前方。

  立见蒙面人围住车队四周。

  赵天赐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他的喝声既宏亮又中气十足,不少蒙面人为之互视着。

  却见一名魁梧蒙面人踏前三大步,喝道:“汝便是赵天赐?”

  “不错!有何指教?”

  “令尊在车上吧?”

  “不错!”

  立见赵德直接掠落爱子身旁。

  他注视对方道:“吾便是赵德!有何指教?”

  魁梧蒙面人道:“世人皆知,汝售补酒及赚利钱致富,对吧?”

  “对!”

  “这种钱,汝花得安心乎!”

  “有何不妥?”

  “汝所售之补酒皆壮,汝可知多少女子因而受辱?”

  “决无此事!一来此酒只壮,不会,二者未闻此案例!”

  “哼!汝只知享福,怎知有多少女子受辱及吃苦,须知,男人饮壮酒,必会,若无又无钱,乃会恃强施暴。”

  “不可能!若无钱,怎买得起补酒呢?”

  “差矣!不少人偷盗补酒!”

  “会有此事?”

  “不错!足见汝造多少孽!”

  立听田知府在车内喝道:“口胡言!”

  魁梧中年人喝道:“狗官!汝平贪污榨百姓,如今巴结这种铜臭之辈,汝还不速下车授首!”

  说着,他已挥剑虚空一砍。

  田知府一变,便不再吭声。

  赵德喝道:“你们休藉故生非,你们还不是要杀人劫财!”

  魁梧中年人嘿嘿笑道:“够干脆!难怪汝会成功!不错!献出汝三人身上所有之财物,吾准汝等平安离去。”

  倏听车后远处传来一声:“放肆!”喝声!

  立见一位俊逸中年人率一位秀丽妇人,以及一名英青年及明蚌贝齿清秀少女一起由车后掠来。

  赵德父子回头一望,便心生好感!

  魁梧蒙面人却喝道:“姓温的!汝不想活啦?”

  此俊逸中年人正是广西朔温家庄庄主温永汉,妇人是其,那对青年男女便是个的子女温远扬及温翠英。

  俗语说:“桂林山水甲天下,朔山水甲桂林”足见朔山水之美,江湖人更皆知道朔有位“铁掌”温永汉。

  温永汉艺出家学,又逢奇遇,使他掌力浑厚刚猛,罕有人“消受”得了,因此,他不但获铁掌之誉,更宏扬家门。

  朔首富沈百能更把唯一掌珠沉雁铃嫁给他。

  温永汉如虎添翼的不可一世!

  沈雁铃不但出身富户,更貌美如花,她与老公育有一对子女,可说是男俊女美,人见人夸,人见人爱!

  温翠英刚十四岁,便有红媒登门订亲。

  温永汉夫妇当然不允。

  温翠英一年比一年美,红媒也川不息。

  温家庄之门槛已不知被踩踢坏几次啦!

  温永汉夫妇仍不允。

  温翠英更不肯点头。

  因为,男方多是庸俗贪金好呀!

  即使有些人品不错,仍不符温家之标准。

  如今,温翠英也过十八姑娘一朵花之芳龄,她更加的人,温家也更富裕,所以,媒娘们走得更劲啦!

  他们如今怎会出现在此地呢?

  难道他们出来回避红娘之纠乎?

  非也!他们为赵德一家三口而来也!
上一章   霹雳先锋   下一章 ( → )
凌峰射雕猪哥打通关鸭霸头双峰奇谭浊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骄娃棍王巴大亨双龙抱群英争雄
松柏生创作的未删节版《霹雳先锋》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小说,本站提供霹雳先锋未删节免费全文阅读,霹雳先锋最新章节第十一章云游天下播善种尽在独资小说网。霹雳先锋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霹雳先锋》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