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柏生创作的未删节《猪哥打通关》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作品
独资小说网
独资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独资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猪哥打通关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14  时间:2019-9-9  字数:13101 
上一章   第十五章 淫妇开始报仇啦    下一章 ( → )
  哇!天大的喜事!南宫虹六女统统有喜啦!

  铁仁乐歪啦!

  据丐帮昆明分舵郑耀华分舵主表示徐家堡的确有三、四百人一直住在该处,为首之人正是月星三君。

  可见卤蛋没有骗他们。

  所以,翌上午,铁仁穿上劲装,戴上一付中年人面具,配着花花大少的那把宝剑踏出了北门。

  他刚接近林沿,右耳便听见传音道:“阿仁,进来吧!”

  他一入林,便瞧见一位矮胖中年人在远处朝他招手。

  他一掠近,便听对方低声道:“沿山路走,如何?”

  “好呀!”

  两人便弹身掠去。

  两人沿山疾掠到晌午时分,只见卤蛋拾起石粒弹向一只大鹰,只见血光一,大鹰便脑袋开花坠下。

  他上前接住它,便掠向山下。

  不久,他熟练的剖腹除去内脏,立即架柴烘烤着。

  “阿仁,若没意外,咱们可于明晚抵达目标哩!”

  “快的哩!”

  卤蛋递来鹰腿道:“吃吧!”

  “谢啦!卤蛋,咱两人对付得了那些人吗?”

  “我另外约了一批人,不过,请你别过问他们的来历。”

  “我可以知道你的来历吧?”

  “我就是卤蛋,卤蛋就是我!”

  “卤蛋乃是外号,本名呢?”

  “鲁丹呀!你忘记啦?”

  “你就是因为鲁丹之名,才有卤蛋之外号呀?”

  “是呀!我这付身材就似卤蛋般圆冬冬,我的命运亦似卤蛋般越卤越硬,越香,越可口哩!”

  “卤蛋,我记得你会向我说过,你若做出对不起我之事情,我必须原谅你,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阿仁,我若害你,你会恨我吗?”

  “哇!不可能啦!”

  “天有不测之风云,世事变化多端,不一定喔!”

  “不可能!你永远不可能害我!”

  “你如此肯定!”

  “不错!你即使砍我一刀,我仍然相信你另有用意,而且必然是为我着想,因为,你不可能害我!”

  卤蛋深深瞧了铁仁一眼,笑道:“哈哈!阿仁,你真的是我的‘死忠兼换帖’的好兄弟,很好!”“哈哈!卤蛋,你会逗人哩!你害我方才紧张了一下!”

  “哈哈!吃吧!香哩!”

  说着,他撕下支翅,便递给铁仁。

  铁仁便欣然取用着。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熄去柴火,立即继续掠去。

  他们刚掠过两座山,便见三百余名紫衣人在围攻一百余名黑衣人,他们立即停在远处瞧着!

  “卤蛋,他们是谁呀?”

  “紫衣人便是神风帮之人,黑衣人便是血狼帮之人。”

  “谁是好人呢?”

  “狗咬狗,皆是坏蛋!”

  “要不要宰掉他们?”

  “算啦!这种小角色不值得咱们出手,走!”

  二人一弹身,便疾掠而去。

  不久,他们已由那批人之上空掠过,再继续掠去。

  他们一直飞掠到黄昏时分,方始进入小镇甸客栈中,卤蛋递出一锭银子,便引来热情的侍候。

  他们愉快的沐浴后,方始用膳。

  膳后,他们便各自回房歇息。

  子丑之,远处传来拚斗声及惨叫声。

  卤蛋道:“去瞧瞧吧!”

  两人掠前一瞧,便瞧见五百余名紫衣人正在围杀一百五十余名灰衣人,惨叫声大部分皆出自灰衣人。

  铁仁忖道:“妈的,神风帮果然到处大吃小哩!”

  立听卤蛋道:“夜不错!赶一程吧!”

  两人便又掠向山上。

  没多久,两人已经飞掠于群峰之中。

  黎明时分,他们进入一家小客栈用过膳,立即返房歇息。

  晌午时分,他们用过膳,便又掠向山上。

  没多久,他们又瞧见三百余名紫衣人在围杀八、九十名蓝衣人,他们匆匆一瞥,便继续掠向山上。

  黄昏时分,他们已经接近徐州,却听杀声震天,他们上前一瞧,便瞧见一千余名紫衣人正在围杀五百余人。

  这五百余人包括二百余名丐帮弟子及三百余名青衣人,铁仁乍见丐帮弟子被攻,他忍耐不住的剑疾掠而入。

  寒虹一闪,便有三名紫衣人被斩,卤蛋双目寒芒一闪,立见他掠到左侧三十余丈外,立即掠上枝桠间。

  就在这短暂时间,铁仁便又宰了十五人,卤蛋立即取出一枚竹笛悠悠吹出‘二长一短’之笛音。

  立听一名紫衣老者喝道:“走!”

  紫衣人立即结队撤!

  铁仁却疾扑过去,只见他的左掌疾拍,右剑疾挥,现场立即轰隆连响,血光以及惨叫不已!

  紫衣老老喝句:“走!”立即率先掠去。

  其余之紫衣人纷纷散去。

  铁仁却不甘心的挥剑追杀出三里余远,他一见附近已经没有紫衣人,他方始收剑骂道:“宰不光的王八蛋!”

  立见一名中年叫化掠来行礼道:“铭谢施援!”

  “小卡司!”

  “敢问尊驾名讳!”

  “算了!小卡司!告辞!”

  他匆匆一瞥,便瞥见卤蛋在左前方远处招手,他立即掠去。

  没多久,他们两人已经进入徐州城。

  他们先在房间沐浴及用膳,方始出来逛街。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经走近城郊之徐家堡,却见灯火通明及笑声及喊声连连,显然堡中之人正在召行乐哩!

  由于堡外及堡墙上皆有人在巡视,他们便停在远处林中,立听卤蛋低声道:“他们未曾如此公然喧闹,必然有事。”

  “要不要去瞧瞧?”

  “你在此等候,我去瞧瞧!”

  说着,他已掠向林中深处。

  铁仁便掠上枝桠间运功。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只见卤蛋掠到铁仁的身旁低声道:“今天是月星三君中,君之七十大寿,他们召行乐。”

  “妈的!何不让那老鬼的生日及忌同一天呢?”

  “很好!子时超渡他们!先歇会吧!”

  说着,他便掠到邻树调息。

  亥未时分,卤蛋已轻飘飘跃落地上,铁仁便跟着掠下。

  卤蛋朝四周一瞧,便低声道:“走吧!”

  两人便朝前掠去。

  不久,他们已发现两人边走边聊道:“嘿嘿!小贵妃实在够!”

  “我那个小妞也是透了,死我啦!”

  “不过,我仍然觉得她们比不上大美人!”

  “当然!大美人的部一摇,便让人全身发酥哩!”

  “可惜!她好久没来啦!”

  “听说她正在练功,咱们今后更啦!”

  “是呀!我好想念她喔!”

  “是呀!”

  两人说至此,卤蛋已经迅速弹出两枚细针及掠去。

  ‘卜!卜!’二声,细针已入他们的左颈,他们刚张口一颤,卤蛋已经分别捏住他们的颈项及向外一扭。

  ‘卡!卡!’二声,那两人头项一断,立即嗝

  铁仁暗悚道:“哇!好快的身法!好狠!”

  卤蛋放下尸体,立即朝堡墙上人弹出一支细针及掠去。

  ‘卜!’一声,那人刚中针,立即被卤蛋制住!

  卤蛋便在堡墙轻轻招手。

  铁仁一弹身,便掠落他的身边。

  只见四名大汉在宽广的广场巡视着,远处堡墙墙角另有一人靠坐在那儿打盹,卤蛋立即掠前解决他。

  卤蛋向远处堡外略一张望,立即指向堡内之四人及先行扑去。

  铁仁立即跟着掠入。

  “啊!有警呀!”

  竹哨声立即刺耳连响着。

  铁仁尚未掠落地面,便疾劈出六掌。

  ‘砰!’一声,那人已经吐血飞出。

  另外一人正在大骇,铁仁已经剑扑去。

  那人一见铁仁的闪电身法,立即逃向大厅道:“快来人呀!”

  铁仁全力掠去,立即疾削出一剑。

  剑尖刚吐出七尺余长的寒虹,那人便已经被削成两段。

  立见十余人自窗中疾掠而出,铁仁不吭半声的立即左掌连劈及不停的挥剑疾削猛砍着。

  那十余人刚扑来不久,便联袂赴地府报到。

  不过,另有八十余人已经各持兵刃围攻向铁仁,铁仁大喝一声:“杀!”立即掌剑齐施的大开杀戒。

  卤蛋却是保留实力的在三十余人中采取守势。

  人影连闪,没多久,二、三百人已经层层包围扑攻向铁仁,另外的八十余人则重重包围住卤蛋。

  三位魁梧老者则端坐在厅前督战。

  另有八名中年人则凝立于他们之两侧。

  铁仁仗着天罗步法及充沛的功力左掌右剑疾攻一个多时辰,那二、三百人便已经只剩下九十余人啦!

  卤蛋的四周却仍然有三十余人哩!

  又过了盏茶时间,铁仁的身旁只剩下三十余人啦!

  卤蛋的四周则尚有二十一人哩!

  倏听居中老者喝道:“住手!”

  那五十余人如逢大赦的立即退开!

  铁仁却继续扑杀着。

  刹那间,他便又宰了五人。

  三道人影疾闪,三名老者已经联袂扑来,只见他们齐声怒吼句:“死吧!”便各劈出二道掌力。

  铁仁一收身,便疾退出三十余丈。

  ‘轰隆’声中,土石纷飞。

  地上已经出现一个三丈余径圆之深坑!

  铁仁暗悚道:“哇!有够厉害!我必须施展‘鬼哭神嚎’啦!”

  三名老老一落地,立听居中老者喝道:“你是谁?”

  卤蛋掠到铁仁身边道:“君,你可敢答二句话?”

  “你是谁?”

  “无名氏!”

  “鼠辈!你们今死定啦!”

  “君,飘香罗刹在何处?”

  君怔道:“不知道!”

  “香姐在何处?”

  “不知道!”

  “你们既然跟她暗袭南宫世家,为何不知她之去向?”

  “胡说!老夫三人岂会做那种事?”

  “哼!你们是否被大美人在此地待命!”

  “胡说!”

  “哼!方才已有两人招供,你们身为前辈,为何不敢承认!”

  “天龙八部!像掉他!”

  立见那八名中年人应是疾掠而来。

  卤蛋自出一把软剑,立即掠去。

  立听君喝道:“你是谁?你为何有这种七星缅剑?”

  立听月君道:“你是邓?”

  卤蛋不吭半声的立即攻向一名中年人。

  中年人稍退,立即有三名中年人挥剑攻来。

  卤蛋喝道:“上!”立即振剑疾攻。

  铁仁振剑行来道:“你们三人同一作忌吧!”

  星君不屑一哼,立即扑来。

  铁仁早已聚足功力,他一见对方扑近,立即全力攻出‘鬼哭神嚎’,立见寒虹织成为上千道剑光。

  刺耳的啸声大作。

  君骇呼句:“退!”立即扑来!

  月君喝句:“老三!”亦疾扑而来。

  啊一声惨叫,便见血纷飞!

  星君那魁梧身体已经消失了!

  数千块碎迅速的溅而出。

  君厉啸一声,挥开碎,立即掠来。

  铁仁口气,再度全力攻出‘鬼哭神嚎’。

  月君双掌一合,疾推来如山的掌力。

  君双手握拳,亦疾捣来两记如山的力道。

  那三道掌力乍碰上寒虹,立即迅速的被绞散!

  君及月君骇啊一声,立即退。

  君倏觉双掌一疼,双掌已被绞碎,他刚惨叫一声,双臂及全身立即迅速的被绞碎着。

  月君虽然没有首当其冲,左腿亦被绞碎,剧疼及剧骇之下,他踉跄一下,立即以右腿弹而起。

  铁仁一弹身,立即追去。

  月君刚掠近厅口,便已被铁仁拦住!

  “你…不…不要!”

  铁仁喝道:“香姐在何处?”

  “不…不知道!”

  “是香姐毁了南宫、司徒世家吧?”

  “是!…是的!不过,我没参加!”

  “香姐目前在何处?”

  “我真的不知道!她已经三个多月不见啦!”

  “你们全是被她及收买吗?”

  “是…是的!我知错了!”

  “自尽吧!”

  “我…我…愿以财物赎命!”

  说着,他已伸入怀中。

  立听卤蛋喝道:“小心有诈!”

  铁仁一想有理,立即疾攻出‘鬼哭神嚎’。

  月君吓得立即滚向地面。

  ‘啊!’一声,他的右腿及部完全被剑光绞碎,他一落地,却拚品的以双肘在地上朝外爬行着。

  鲜血疾

  肠脏疾而出!

  只听他惨叫一声,立即在地上搐及惨叫着。

  铁仁瞧得怵目惊心,立即望向卤蛋。

  卤蛋刚宰掉二名中年人,正在和六名中年人厮拚,只见他的那把软剑幻出红、蓝光芒,诡谲的闪动不已!

  ‘啊!’一声,一名中年人立即又捂心倒地。

  铁仁暗道:“哇!好招式!”

  倏听卤蛋喝道:“上!”

  铁仁立即扑向远处那四十余人。

  那四十余人吓得立即分散逃去。

  却见堡墙上掠下一百余名黑衣蒙面人,他们一落地,立即挥剑合攻向那四十余人,铁仁只好退到一旁。

  卤蛋疾挥软剑,鬼魅的飘闪着。

  不出盏茶时间,他已摆平八人,道:“走!”

  铁仁一见那四十余人只剩下十一人,他立即跟着掠去。

  没多久,他们已掠入林中,立听卤蛋问道:“阿仁,你怎会施展如此可怕的招式?是不是南宫源所授?是何招名?”

  “它名叫鬼哭神嚎,正是南宫爷爷生前所授。”

  “你可否再施展几遍?”

  “好呀!”

  铁仁立即专心施展三遍。

  卤蛋双目连闪,立即沉思。

  铁仁收剑,道:“卤蛋,咱们该走啦!”

  “你先回去吧!我尚需和那批人打个招呼!”“你何时再来找我?”

  “不一定!你走吧!”

  铁仁立即疾掠而去。

  卤蛋振剑练习‘鬼哭神嚎’一阵子,方始收剑忖道:“我的功力不足以施展此招,阿仁实在大可怕啦!”

  铁仁离开卤蛋之后,沿途先后瞧见四批紫衣人在围攻别人,他二话不说的立即上前扑杀紫衣人。

  他先后杀了五百余名紫衣人,方始在第四天上午掠返五华山,他嘘了一口气,立即由林中穿掠,以免惊动别人。

  不出盏茶时间,他已掠近含烟庄,他一见附近没入,立即卸下面具及宝剑,再直接飞掠入院中。

  立听司徒唤句:“仁哥!”及掠出凉亭。

  “啊!妹,别跑!”

  她一听他如此关心她,立即羞喜止步。

  立见盖梅诸女欣喜的自厅中步出。

  铁仁欣然牵着司徒去。

  盖梅道:“瞧你衣之血,你杀了不少人吧?”

  “八、九百人!”

  “啊!当真?”

  “入内再说吧!我先去更衣!”

  司徒立即陪他返房道:“仁哥,顺便沐浴,泡泡温泉吧!”

  “好呀!”

  她立即替他洗头及洗背部。

  “妹,家中没事吧?”

  “没什么大事!却已经处理妥啦!”

  “你…你们确定有喜吧?”

  “嗯!慧姐害喜得很,不过,服药之后,已经好多了!”

  “苦了她啦!”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返厅,司徒诗立即送来水果道:“仁哥,请!”

  “谢谢!大家一起来吧!”

  盖梅道:“仁哥,先谈谈辉煌战果吧!”

  铁仁便依序叙述着。

  南宫虹感激的道:“仁哥,谢谢你替我们复仇。”

  “小卡司!可惜,香姐没在场!”

  盖梅问道:“卤蛋呢?”

  “他留在徐家堡!对了!月星那三位老鬼在卤蛋取出一把软剑时,曾经提过‘七星软剑’及邓哩!”

  南宫昭神色一变,道:“七星煞君!”

  南宫虹道:“不错!听说七星煞君又矮又胖哩!”

  铁仁问道:“七星煞君?听这万儿,不是好人哩!”

  南宫虹道:“不错!七星煞君邓因为身材之故,只要被他知道是谁在批评他,他一定会杀死对方。”

  南宫昭道:“可是,听说他在十五、六年前因为黑吃黑而被月星三君杀成重伤而坠崖而亡,怎会仍在人间呢?”

  “妹!他可能绝处逢生,另逢奇遇!”

  “有此可能!若真如此,仁哥,咱们得提防!”

  铁仁苦笑道:“可是,他一直很照顾我呀!”

  盖梅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些!”

  “好吧!”

  南宫昭问道:“亡哥,他有否向你询问那招式之来历?”

  “有呀!他还吩咐我施展三遍给他看哩!”

  诸女立即神色一变!

  南宫虹道:“仁哥,他在偷学你的招式啦!”

  “这…无妨!他不一定学得了,因为,爷爷生前常说,此招若无充沛内力的配合,即使记住招式,也无法施展。”

  “可是,他可以设法破解呀!”

  “这…他会和我为敌吗?”

  “不一定!咱们不能疏忽!”

  “这…会吗?”

  盖梅点头道:“大有可能!因为,他可能会判断你知道他的来历啦!若再有其他事,他一定会翻脸。”

  “这…我…”

  “仁哥,那是以后的事,目前别太忧心,咱们只需要防他即可。”

  “有理!”

  “仁哥,小雀她们十二人决定在十二月初一成亲啦!”

  “哇!真赞!办热闹些!”

  “爹也是如此打算,可是,她们却希望在土地庙宴客哩!”

  “好呀!顺便让那些邻居大加菜一番!”

  “那些邻居昨天来请你同意让他们尽些心力哩!”

  “他们要干什么?”

  “他们要提供宴客之、鸭、鱼、菜哩!”

  “你们意下如何?”

  “我们已经同意啦!不过,他们也答应到咱们的布店去领布啦!”

  “哇!你要送他们新衣呀?”

  “是的!”

  “很好!很好!”没多久,小雀入内道:“恭请主人及诸位夫人用膳!”

  铁仁道:“小雀,你来得正好!小龙他们学得如何啦?”

  “他们很用心!已能胜任工作!”

  “很好!你们十二人从明天起到高升客栈去学学,我打算在你们成亲之后,将高升客栈交给你们经营!”

  ‘叭!’一声,小雀下跪道:“谢谢主人及各位夫人的厚赐!”

  “起来!别客气!吃饭啦!”

  他立即和诸女入厅用膳。

  膳后,他们一返厅,小雀及阿福十二人立即下跪道谢,铁仁含笑道:“起来!你们好好干!我们就很高兴!”

  “是!”小雀她们又道过谢,方始退去。

  农历十一月十七乃是‘阿弥陀佛’佛诞纪念,铁仁及盖献石却在大厅中既紧张又欣喜的坐着!

  因为,盖梅即将临盆啦!

  午时一到,立听一阵嘹亮‘哇…’婴啼声!

  盖献石喜道:“生啦!生啦!”

  两人不由欣然起来。

  立见小雀快步入厅道:“恭喜员外!恭喜主人,是公子!”

  盖献石哈哈笑道:“很好!很好!”铁仁问道:“夫人平安吧!”

  “平安!可能尚有一位公子或千金哩!”

  “哇!真的呀?”

  立听一阵嘹亮‘哇…’婴啼声!

  盖献石兴奋的立即奔去。

  铁仁立即跟去。

  他们尚未走到房外,便见南宫虹来道:“双龙抱珠!”

  盖献石呵呵笑道:“太好啦!双喜临门呀!”

  铁仁乐道:“梅妹平安吧?”

  南宫虹喜道:“平安!平安!”

  立见盖氏笑嘻嘻出来道:“员外!梅儿生了两个胖小子,又白又胖!又俊!眼睛更漂亮!太好啦!”

  “真的呀?我进去瞧瞧!”

  “别急!她们正在净身哩!到厅中歇会吧!”

  “好!哈哈!阿仁,恭喜啦!”

  “谢谢!爹!娘!你们挑一子回去吧!”

  “哈哈!谢啦!满月再说吧!”

  众人便入厅就座!

  没多久,两位三旬左右的清秀娘各抱一子入厅,盖献石及铁仁欣喜的各抱一个娃娃瞧个不停!

  良久之后,娘方始抱走娃娃!

  铁仁跟入房中,立见司徒慧诸女含笑陪坐在房中,铁仁上前握着盖梅的柔荑道:“梅妹,辛苦啦!”

  “仁哥,他们俊哩!”

  “是呀!太好啦!”

  “仁哥,该替他们命名吧?”

  “请爹命名吧!满月后、让大嫂抱走一子吧!”

  “仁哥,谢谢你!”

  “别客气,母子平安!太好啦!”

  他们叙良久,立见阿福入内道:“主人,小龙他们的爹娘前来道贺!”

  “哇!快请他们入厅!”

  “是!”“梅妹,你歇会儿,我去见见他们!”

  说着,他已含笑入厅。

  立见四十余人欣然步上厅口,两笼大更是‘咯!’叫不已,铁仁前道:“太让你们破费啦!谢谢!”

  “恭贺仁大爷添二位公子!”

  “谢谢!请坐!”

  众人立即欣然入座。

  十位侍女立即送入香茗。

  铁仁笑道:“小珠,你们陪家人聊聊吧!”

  “是!”众人叙半个多时辰,方始离去。

  盖献石夫妇一直留到晚膳之后,方始欣然离去。

  含烟庄中添加婴啼声,更是生机蓬

  翌一大早,嘹亮的啼声,更令众人大喜!

  天刚亮,盖献石夫妇便和其媳朱玉花前来逗娃儿。

  不久,各家店面负责人率人一起来道贺。

  没多久,城中之仕绅亦前来道贺。

  巳中时分,土地庙旁那群人亦结队前来道贺,铁仁除了接待他们之外临别时,亦各送他们一包包的红蛋。

  欢乐时光消逝得特别快,十二月初一终于抵达了,含烟庄内外早已张灯结彩,布置得喜气洋洋啦!

  巳中时分,阿福诸人陪着六顶花轿跟着一顶喜娘轿前往土地庙,坐在喜娘娇中之人赫然是铁仁。

  小龙等十对少年男女更是并排前行,他们沿途燃放着鞭炮,没多久,他们已经接近土地庙。

  立见那一、二万人扶老携幼站在路旁接,他们不但皆穿上新衣,而且脸上漾着建康的笑容,不由令铁仁暗喜!

  他在庙门前下轿之后,立见鞭炮声连响!

  广扬中除了排妥桌椅外,亦搭妥戏台,土地庙更是张灯结彩及悬挂仕绅们赠送之喜幛!

  盖献石夫妇及三百余名仕绅更是在庙前接着。

  铁仁打过招呼,立即吩咐阿福他们各自牵出新娘子。

  不久,铁仁已率六对新人入殿,盖献石夫妇便和阿福他们的双亲坐上主婚人及证婚人大位。

  铁仁焚香拜过,立即道:“吉时到!江爷爷,开始吧!”

  江爷爷立即欣然吩咐阿福十二人依俗行礼!

  不久,一串鞭炮声代表拜堂圆完成。

  铁仁喊道:“坐!大家坐呀!”

  贺客们立即欣喜入座。

  铁仁酒楼中之人员立即开始送上佳肴!

  突听戏台上传出一阵锣鼓声,立见六位三、四旬之人在台上敲锣打鼓,阿东却正经八百的到台前行礼。

  铁仁不由一怔!

  立听阿东道:“员外!仁大爷!各位乡亲,我是阿东,很高兴能有机会在此地向各位请安。”

  “今天是阿福他们的大喜日子,大家决定自演自唱好好的庆贺一下,如果好看!大家多鼓掌,如果不好看,大家多吃菜!”

  众人不由哄然大笑!

  阿东又道:“阿福他们今能够一起成亲,大家能够坐在此地,完全是仁大爷所赐,请仁大爷上台,好不好?”

  众人立即热烈鼓掌。

  铁仁一弹身,便掠上台,道:“各位乡亲!我实在想不到阿东他们会举办如此有意义的活动,谢谢!”

  “今是阿福他们六对佳人大喜之,我除了祝福之外,我打算利用这个机会说几句心中之话。”

  “俗语说:‘行行出状元’,又说:‘只要有恒心,铁杵磨成针’,希望大家努力工作,若有需要我帮忙之处,随时来找我。”

  “今之佳肴,大部分是乡亲们自己饲养及种植,大家可要努力吃,你们吃得越多,阿福他们后赚得越多,谢谢大家!”

  众人立即哄然鼓掌。

  铁仁一下台,阿东果真开始介绍节目。

  一批批之人立即上台又唱又跳着!

  台下之人亦频频鼓掌。

  不久、铁仁带着六对新人站在庙前道:“各位乡亲,请斟酒,六对新人就在此一起向大家敬酒啦!”

  “干杯!”

  “干杯!”

  众人欣然干杯之后,阿东立即喊道:“阿福,你们十二人准备上台来‘夫唱妇随’,一对对的上来吧!”

  众人立即哄然叫好!

  铁仁含笑道:“好阿东!好点子!阿福,你们准备一下吧!”

  “是!”没多久,阿福及小雀先行上台,众人立即鼓掌。

  阿福道:“谢谢员外!谢谢主人!谢谢你们把高升客栈赐给我们十二人,我们一定会以努力报答你们!”

  众人这才知道此事,不由大为佩服仁大爷。

  阿福及小雀果真合唱一首歌!

  另外五对新人亦先后上台唱歌!

  不久,阿东道:“各位乡亲!阿东要告诉你们一件天大的秘密,咱们的仁大爷不但样样好,歌声更是一级!”

  众人会意的立即鼓掌。

  铁仁微微一笑,道:“小雀,你替我伴奏‘花月诗’吧!”

  “是!”铁仁先行上台道:“阿东是我的好友,所以,他最‘照顾’我,我就为各位唱一首‘花月诗’,献丑!”

  小雀立即上台琴伴奏。

  铁仁便专心唱着‘花月诗’!

  一曲既罢,众人便喝采鼓掌着。

  阿东喊道:“再来一曲,好不好?”

  “好…好呀!”

  铁仁笑道:“阿东,你太照顾我了吧?”

  “不敢!不敢!请!”

  “好!阿东,咱们合唱‘马虎歌’吧!”

  “哈哈!好呀!来!”

  两人立即合唱道:“兄弟在下敝人我,兄台阁下老大哥;听你之言颇有理,可是,我们不敢说;虽然可能没问题,难保绝对不会错!既是如此想必对,的确好像差不多;大概或者也许是,不过恐怕不见得;所以在下总以为,到底还是没把握;希望各位再研究,最好大家多斟酌;总之等以后再谈,请问你意下如何?”

  众人乐得猛鼓掌。

  铁仁笑道:“阿东,我可以下台了吧?”

  “各位,仁大爷可以下台了吗?大家舍得吗?”

  众人立即喊道:“再来一个!”

  “仁大爷,无三不成礼,再来一个吧!”

  “哇!阿东,你真罩呀!”

  “仁大爷多包涵!”

  “好吧!我就表演一个小手法吧!请大家瞧向殿内那对红烛吧!”说着,他暗聚功力,便朝它们一

  立见它们似长翅般缓缓飞来!

  最难得是,烛焰仍在燃烧着!

  众人立即瞧得目瞪口呆!

  不久,铁仁双手托着红烛道:“祝六对新人早生贵子!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祝土地庙香火旺盛!”

  众人立即哄然鼓掌!

  铁仁含笑道:“阿东,此台永远留着!每月初二及十六晚上,你找大家上来唱唱跳跳,大家也可以轻松一下!”

  “好呀!”

  “凡是上台表演者,都可以摸彩,我每次提供二十个奖,大奖是二十两银子,最小奖是一两银子!”

  “好呀!谢谢仁大爷!”

  众人立即哄然叫好!

  铁仁道:“阿东,按时来领彩品及安排吧!”

  “是!谢谢仁大爷!”

  铁仁便在众人喝彩声中掠入殿中。

  他放妥双烛,方始返座!

  黄昏时分,众人方始欣然离去。

  铁仁则入殿恭敬拜拜!

  他又和江爷爷夫妇聊了一阵子,方始出殿。

  立见阿东诸人又过来聊着。

  良久之后,铁仁方始返家。
上一章   猪哥打通关   下一章 ( → )
鸭霸头双峰奇谭浊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骄娃棍王巴大亨双龙抱群英争雄逍遥神剑手王对王
松柏生创作的未删节版《猪哥打通关》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小说,本站提供猪哥打通关未删节免费全文阅读,猪哥打通关最新章节第十五章妇开始报仇啦尽在独资小说网。猪哥打通关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猪哥打通关》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